射雕英雄传

第九十回  午夜寻仇

金庸2018-12-21 11:20:26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只听她道:“瑛姑,我先谢谢你的救命之恩。”瑛姑森然道:“我指点你来求医,志在害人,并非为了救你,又何必谢我?”黄蓉叹道:“世间恩仇之际,原也难明。我爹爹在桃花岛上将老顽童周伯通关了一十五年,终也救不活我妈妈的性命。”

瑛姑听她提到“周伯通”三字,身子一震,厉声道:“你妈与周伯通有什么干系?”黄蓉何等聪明,一听她的语气,即知她怀疑周伯通与自己母亲有甚情爱纠缠,致被父亲关在桃花岛上,看来虽然事隔十余年,她对老顽童并未忘情,否则怎么凭空会吃起这份干醋来?当下垂首凄然而道:“我妈是被老顽童累死的。”瑛姑更是怀疑,灯光下见黄蓉肌肤胜雪,眉目如画,自己当年容颜最盛之时,也远不及她美貌,她妈妈若与她相像,难保周伯通见了不动心,不禁蹙眉沉思。

黄蓉道:“你别胡思乱想,我妈妈是天人一般,那周伯通顽劣如牛,除了有眼无珠之人,再也不会对他垂青。”瑛姑听她当面责骂自己,但心中疑团打破,反而欣慰,脸上却仍是冷冷的不动声色,说道:“既有人爱蠢笨如猪的郭靖,自也有人喜欢顽劣如牛之人。你妈妈又怎样被老顽童害死了?”黄蓉愠道:“你骂我师哥,我不跟你说话啦。”说著拂袖转身,佯作动怒。

瑛姑忙道:“好啦,我以后不说就是。”黄蓉停步回头,道:“那老顽童也不是存心害死我妈,可是我妈不幸谢世,却是从他身上而起。我爹爹一怒之下,将他关在桃花岛上,可是关到后来,心中却也悔了。怨有头,债有主,是谁害死你心爱之人,你该走遍天涯海角,找他报仇,迁怒旁人,又有何用?”这几句话犹如当头棒喝,把瑛姑说得呆在当地,做声不得。

黄蓉又道:“我爹爹早已将老顽童放了……”瑛姑一惊,道:“那么不用我去救他啦?”原来瑛姑当年离开大理之后,即去找寻周伯通的踪迹,起初几年打探不到消息,后来才无意中从黑风双煞口里,得知他被黄药师监在桃花岛上,只是为了什么原因,却打探不出。当日周伯通在大理不顾她而去,甚是决绝,心知若非有重大变故,势难重圆,当时一听周伯通被禁,不由得又悲又喜,悲的是意中人身遭劫难,喜的这却是个机缘,若是自己将他救出,他岂能不念这番恩情?那知桃花岛上道路千回百转,别说救人,连自己也陷了三日三夜,险险饿死。脱身之后,这才隐居黑沼,潜心修习术数之学,这时听说周伯通已经获释,不禁茫然若失,甜酸苦辣各种滋味,一齐涌上心来。

黄蓉笑吟吟的道:“老顽童最肯听我的话,我说什么他从来不敢驳回。你若想见他,这就跟我下山。我替你们撮合良缘,就算是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如何?”这番话把瑛姑说得双颊晕红、怦然心动。

眼见这场仇杀就可转化为一椿喜事,黄蓉正自大感宽慰,忽听拍的一声,瑛姑双掌向向背后相互一击,脸上登似罩了一层严霜,厉声说道:“凭你这黄毛小ㄚ头,就能叫他听你的话?他干么要听你指使?为了你美貌了?我无恩于你,也不贪图你什么报答。快快让路,再迟片刻,莫怪我手下无情。”黄蓉笑道:“啊哟哟!你要杀我么?”瑛姑双眉竖起,冷冷的道:“杀了你又怎样?别人忌惮黄老邪,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。”黄蓉笑嘻嘻的道:“杀了我不打紧,谁给你解开那三道算题啊?”

那曰黄蓉在黑沼茅屋的沙地上写下三道算题,瑛姑苦思了半夜,丝毫不得头绪。她当初研习术数原是为了相救周伯通,岂知任何复杂奥妙的功夫,一经钻研,都要令人日以继夜、废寝忘食的欲罢不能,明知这些算题即令解答得出,与黄药师的学问仍是相去霄壤,对救人之事毫无裨益,但好奇之心使她殚尽竭虑,非解答明白,实是难以安心,这时听黄蓉一说,那三道算题又涌上心头,脸上不由得现出踌躇之色。

黄蓉道:“你不要杀我,我教了你吧。”从佛像前取下油灯,放在地下,取出一枚金针,在地下方砖上先将第一道“七曜九执天竺笔算”计了出来,只把瑛姑看得神驰目眩,暗暗赞叹。黄蓉接著又解明了那第二道“立方招兵支银给米题”,这道题目更是深奥。瑛姑待她写出最后一项答数,不由得叹道:“这中间果然机妙无穷。”她顿了一顿道:“这第三道题呢,说易是十分容易,说难却又难到了极处。今有物不知其数,三三数之剩二,五五数之剩三,七七数之剩二,问物几何?我知道这是二十三,不过那是硬凑出来的,要列一个每数皆可通用的算式,却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。”

黄蓉笑道:“这容易得紧。以三三数之,余数乘以七十;五五数之,余数乘二十一;七七数之,余数乘十五。三者相加,如不大于一百零五,即为答数;否则须减去一百零五或其倍数。”瑛姑在心中盘算了一遍,果然丝毫不错,低声记诵道:“三三数之,余数乘以七十;五五……”黄蓉道:“也不用这般硬记,我念一首诗给你听,那就容易记了:三人同行七十稀,五树梅花廿一枝,七子团圆正半月,余百零百便得知。”

瑛姑听到“三人同行”、“团圆半月”几个字,不禁触动心事,暗道:“莫非这ㄚ头早知我的阴私?三人同行是刺我一女事奉二男,团圆半月却讥我与他只有十余日的恩情?”她心有所讳,不免事事多疑,当下沉著声音道:“好啦,多谢你指点。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你再啰唆,我可容你不得啦?”

黄蓉笑道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死的是闻道之人啊,倒不曾听说是要弄死那传道之人的。”瑛姑一瞧那禅院情势,知道一灯大师必居后进,又见黄蓉跟自己不住纠缠,必有什么诡计,心想这ㄚ头年纪虽小,精灵古怪实不在乃父之下,莫要三十老娘倒绷婴儿,运粮船撞在阴沟里,当下更不打话,举步向内。

转过佛殿,只见前面黑沉沉的没一星灯火。她孤身犯险,不敢直闯,提高声音叫道:“段智兴,你到底见我不见?在这黑越越之处缩头藏尾,算得是什么大丈夫的行径?”

黄蓉跟在她的身后,接口笑道:“瑛姑,你嫌这里没灯么?大师就怕灯火太多,点出来吓坏了你,才教人熄了的。”瑛姑道:“哼,我是个命中要下地狱之人,还怕什么刀山油锅。”黄蓉拍手道:“那好极了,我正要跟你玩玩刀山的玩意。”从怀中取出火折,一晃亮了,俯身下去,点灯了地下一个火头。

原来自己足边就有油灯,这倒大出瑛姑意料之外,定晴一看,只见那不是什么油灯,只是一只瓦茶杯中放了小半杯清油,浸了一根棉芯。茶杯旁竖著一根削尖的竹签,约有一尺来长,一端插在土中,另一端向上挺立,十分锋锐。黄蓉足不停步,不住点去,片刻之间,地下宛如满天繁星,布满了灯火与竹签,每只茶杯之旁,必有一根尖棒。待得黄蓉点完,瑛姑早已数得明白,一共是一百一十三只茶杯、一百一十三根竹签,不禁大为狐疑:“若说这是梅花桩功夫,不是七十二根,就该是一百零八根,一百一十三根却是什么道理?排列得又零零落落,既非九宫八卦,又不是梅花五出。而且这竹签如此锋利,上面那里站得人?是了,她必是穿了铁底的鞋子。”心想:“她有备而作,在这上面我必斗她不过,且假作不知,过去便是。”当下大踏步走去,竹签布得密密麻麻,难以通行,她横脚踢去,登时踢倒了五六根,口中说道:“捣什么鬼?老娘没空陪孩子玩。”

黄蓉急叫:“咦,咦,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瑛姑毫不理会,继续踢去。黄蓉叫道:“好啊,你蛮不讲理,我可要熄灯啦。快用心瞧一遍,把竹签方位记住了。”瑛姑心中一惊:“他们早已记熟了方位,若是数人合力在此处攻我,黑暗里我可要丧生在竹签之上。快快离此险地!”一提气,加快脚步,踢得更急。黄蓉叫道:“不怕丑,胡赖!”竹棒起处,挡在瑛姑面前。

油灯映照下一条绿幽幽的棒影,从面前横掠而过,瑛姑那把这十几岁的女孩子放在心上,左掌直劈,一掌就想把竹棒震断。那知黄蓉这一棒用的是“打狗棒法”中的“封”字诀,棒法全是横使,并不攻击敌人身上要害,一条竹棒化成一片碧墙,挡在敌人面门,只要敌人不踏上一步,那就无碍,若施攻击,立受反打。瑛姑这一掌劈去,嗒的一声,手背上反被棒端戳了一下,急忙缩手,已感又疼又麻。

这一下虽非打中要害穴道,痛得却也甚是厉害,瑛姑本不把黄蓉的武功放在眼里,斗然间受了这一下,不禁又惊又怒。她吃了这个小亏,毫不急躁,反而沉住了气,先守门户,要瞧一瞧黄蓉武功的路子再说,心中暗想:“当年我见到黑风双煞,功夫果然甚是了得,但他们都是三四十岁的壮年,怎么这小小孩子也有如此造诣?必是黄药师把生平绝艺授了他这独生爱女。”

她那里知道“打狗棒法”是丐帮帮主的护法至宝,即令是黄药师亲至,一时之间也未必破解得了。就在她这只守不攻暗自沉吟之际,黄蓉竹棒仍是使开那“封”字诀,挡住瑛姑的进路,足下却不住移动走位,在竹签之间如穿花蛱蝶般飞舞来去,片刻之间,已把一百一十三盏油灯用足尖踢灭。妙的是只踢熄了火头,不但作灯的茶杯并未踏翻踢碎,连清油也溅出不多。

她足上用的是桃花岛的“扫叶腿法”,移步迅捷,落点奇准,但瑛姑已瞧出她功夫未臻上乘,远不如竹棒使得变化莫测,何况她伤势虽愈,元气未复,若是攻她下盘,数十招即可取胜,可是心中算计方定,那油灯已被踢得剩下七八盏,这几盏灯尽数留在东北角,在夜风中微微颤动,其余三隅已是漆黑一片。突然间黄蓉竹棒抢攻两招,瑛姑一怔,借著昏黄的灯光看准竹签空隙,退后一步。黄蓉竹棒在地下一撑,身子平平掠地而起,长袖拂去,七八盏油灯应手而灭。

瑛姑暗暗叫苦:“我虽已有取胜之法,可是在这竹签丛中,每踏一步都能给签子刺穿足背,那如何动手?”黑暗中只听黄蓉叫道:“你记住竹签方位了吧?咱们在这里拆三十招,只要你伤不了我,就让你入内见一灯大师如何?”瑛姑道:“竹签是你亲手所布,又不知在这里练了几日几夜,别人一瞬之间,焉能记得清这许多油灯的方位。”黄蓉年幼好胜,又自恃记心过人,笑道:“这有何难。你点著油灯,将竹签拔出来重行插过地位,你爱插在那里就插那儿,然后熄了灯再动手过招如何?”

瑛姑心想:“这不是考较武功,却是考较记心来了。这机伶小鬼,聪明无比,我大仇未报,岂能拿性命来跟她赌赛记心。”灵机一动,已有计较,说道:“好,老娘就陪你玩玩。”取出火折晃亮,点燃油灯。黄蓉笑道:“你何必自称老娘?我瞧你花容玉貌,还胜过二八佳人,何怪当年段皇爷对你如此颠倒。”瑛姑正在拔著一根竹签挪移地位,听了此言,呆了一呆,冷笑道:“他对我颠倒?我入宫三年,他几时理睬过人家?”

黄蓉奇道:“咦,他不是教你武功了吗?”瑛姑道:“教武功就算理睬人家了?”黄蓉道:“啊,我知道啦。段皇爷要练先天功、一阳指,不能和你太要好啊。”瑛姑“哼”了一声道:“你懂什么?怎么他又生皇太子?”

黄蓉侧过了头,想了片刻,道:“那皇太子是从前生的,那时他还没练先天功、一阳指呢。”瑛姑“哼”了一声,不再言语,只是拔著竹签移动方位。黄蓉见她插一根,自己心中记一根,不敢有丝毫怠忽,须知这件事性命攸关,只要记错了数寸地位,待会动起手来,立时有竹尖穿脚之祸。

过了一会,黄蓉又道:“段皇爷不肯救你儿子,也是为了爱你啊。”瑛姑道:“为了爱我?”语意中充满怨毒。黄蓉道:“他是妒忌老顽童。若是不爱你,为什么要妒忌?”瑛姑从没想到段皇爷对自己居然有这番情意,不禁呆呆出神。黄蓉道:“我瞧你还是好好的回去吧。”瑛姑冷冷的道:“除非你有本事挡得住我。”黄蓉道:“好,既是定要比划,我只好舍命陪君子。只要你闯得过去,我决不再挡。若是闯不过呢?”瑛姑道:“以后我永不再上此山。要你陪我一年之约,也作罢论。”黄蓉拍手道:“妙极,要我在黑沼的烂泥塘里住上一年,也真难熬得紧。”

说话之间,瑛姑已将竹签插了五六十根,忽然踢灭油灯,道:“其余的不用换了。”黑暗中五指成抓,猛向黄蓉戳来。黄蓉记住方位,斜身窜出,左足不偏不倚,刚好落在两根竹签之间,竹棒抖出,点她左肩。那知瑛姑竟不回手,大踏步向前,只听格格一连串响声过去,数十根竹签全被她踏断,迳入后院去了。

黄蓉一怔,立时醒悟:“啊也,我上了她当。原来她换竹签时手上使劲,暗中将签条一一捏断了。”这一著竟没料到,不由得心中大悔。

瑛姑闯进后院,伸手推门,只见禅房内蒲团上居中坐著一个老僧,一根根银须垂到胸前,厚厚的僧衣直裹到面颊,正自低眉入定。渔樵耕读四大弟子和几名老和尚、小沙弥侍立两旁。那书生见她进来,走到老僧面前,合什说道:“师父,刘娘娘上山来访。”那老僧微微点了点头,却不说话。

禅房中只点著一盏油灯,各人面目都看不清楚。瑛姑早知段皇爷已经出家,却想不到十多年不见,一位雄才大略、英武豪迈的皇帝,竟成为如此衰颓的一个老僧,黄蓉的话隐约在耳边响起,不禁心中一软,握著刀柄的手慢慢松了开来。

一低头,只见那锦帕所制的婴儿肚兜正放在段皇爷蒲团之前,肚兜上却放著一枚玉环,正是当年皇爷赐给他的。瞬时之间,那入宫、学武、遇周、绝情、生子、丧儿的一幕幕往事都在眼前现了出来,到后来只见到爱儿一脸疼痛求助的神色,似在埋怨母亲竟不替他减却些微痛苦。她心一硬,提起匕首,劲鼓腕际,对准段皇爷胸口一刀,刺了进去,直没至柄。她知段皇爷武功了得,这一刀未必刺得他死,而且匕刃著肉之际,似乎有些异样,当下向里一夺,要拔出来再刺第二刀,那知匕首牢牢嵌在他肋骨之中,一拔竟没拔动。只听得四大弟子同声惊呼,一齐抢上。

瑛姑十余年来潜心苦修,这当胸一刺不知己练了几千几万遍。她明知段皇爷卫护周密,右手白刃挺出,左手早已舞成掌花,紧紧守住左右与后心三面,一夺未将匕首拔出,眼见情势危急,双足一点,跃向门口,回头一瞥,只见段皇爷左手抚胸,想是十分痛楚。她此时大仇已报,但想到段皇爷对已实在并非无情无义,长叹一声,转身出门。

只一转过身来,不禁一声惊呼,全身汗毛直竖,但见一个老僧合什当胸,站在门口。灯光正映在他的脸上,隆准方口,眼露慈光,虽然作了僧人装束,却明明白白是当年君临南诏的段皇爷。瑛姑如见鬼魅,一个念头如电光般在心中一闪:“适才定是杀错了人。”

眼光横扫,但见被自己刺了一刀的僧人慢慢站起身来,解去僧袍,左手在颏下一扯,将一把白胡子尽数拉了下来。瑛姑又是一声惊呼,原来这老僧是郭靖假装的。

须知这是黄蓉安排下的计谋。郭靖点了一灯大师的穴道,就是存心要代他受这一刀。他只怕那天竺僧人武功厉害,所以先出手攻他,岂知此人竟是丝毫不会武艺。当黄蓉在院子中与瑛姑布那油灯竹签之时,四弟子赶速给郭靖洗去了泥污,剃光头发。他颏下白须,也是剃了一灯的胡子黏上去的。四大弟子本觉这事戏弄师父,大大不敬,而且郭靖本身须得干冒大险,各人心中也感不安,可是为了救师父之命,除此实无别法,若是由四弟子中一人出来假扮,他们武功不及瑛姑,势必被她一刀刺死。当瑛姑一刀刺来之时,郭靖眼明手快,在僧袍中伸出两指,捏住了刃锋扁平的两侧。那知瑛姑这一刺狠辣异常,饶是郭靖指力强劲,终于刃尖还是入肉半寸,好在未伤肋骨,终无大碍。他若将软猬甲披在身上,原可挡得这一刀,只是瑛姑机伶过人,十九被她瞧出破绽,那么这个祸胎仍是去除不掉,此次一击不中,日后又会再来寻仇。

这“金蝉脱壳之计”眼见大功告成,那知一灯突然在此时出现,不但瑛姑吃惊,余人也是大出意料之外。原来一灯元气虽然大伤,武功究竟未失,郭靖又怕伤他身体,只点了他最不关紧要的穴道,被他在隔房潜运内功,缓缓解开了自身穴道,正在这紧急关头到了禅房门口。

瑛姑脸如死灰,自忖这番身陷重围,定然无幸。一灯却向郭靖道:“把匕首还她。”郭靖听他声音之中自有一番威严,不敢违拗,将匕首递了过去。瑛姑茫然接过,眼望一灯,心想他不知要用什么法子来折磨我,只见他缓缓解开僧袍,又揭开内衣,说道:“大家不许难为她,要好好让她下山。好啦,你来刺吧,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了。”

这几句话说得十分柔和,瑛姑听了却如雷轰电掣一般,呆了半晌,手一松,当的一声,匕首落在地下,双手掩面疾奔而出。只听她足步逐渐远去,终于杳无声息。

众人相互怔怔的瞧著,都是默不作声。突然间咕咚、咕咚两声,那渔人和农夫一俯一仰的跌倒在地。原来两人手指中毒,强自撑住,这时见师父无恙,心中一喜,再也支持不住。那书生叫道:“快请师叔!”

话犹未了,黄蓉已陪同那天竺僧人走了进来。他是疗毒的圣手,取出药来给二人服了,又将二人手指头割开,放出黑血,脸上神色严重,口中叽哩噜咕的说道:“阿马里,哈失吐,斯骨尔,其诺丹基。”

一灯懂得梵语,知道二人性命不妨,但中毒极深,须得医治两月,方能痊愈,此时郭靖已换下僧服,裹好胸前伤口,向一灯磕头谢罪,一灯忙伸手扶起,叹道:“你舍命救我,真是罪过罪过。”他转头向师弟说了几句梵语,简述郭靖的作为。那天竺僧人道:“斯里星,昂依纳得。”

郭靖一怔,这两句话他是会背的,当下依次背了下去,说道:“斯热确虚,哈虎文钵英……”当日周伯通教他背诵九阴真经,最后一篇全是这些古怪说话,郭靖不明其意,可是囫囵吞枣的在心中记得滚瓜烂熟,这时顺口接了下去。

一灯与那天竺僧人听他居然会说梵语,都是一惊,又听他所说的却是一篇习练上乘内功的秘诀,更是诧异。一灯问起原委,郭靖照实说了。一灯惊叹无已,说道:“达摩祖师原是天竺国人,他用汉字写了这部九阴真经,但经文的主旨总纲,却用梵文书写。这经若是落入与佛法无缘之人手中,总是难诣极峰。若是换作别人,这些咒语一般的长篇大论,他也不会记熟心中。”当下命四弟子与僧众退出禅房,将郭靖所背梵语,一一译成汉语,授了郭靖、黄蓉二人。

一灯大师的内功原已臻于化境,经他反覆一指点,黄蓉固然了若指掌,郭靖也已明白了十之六七,只要假以时日,定可全盘参悟。一灯又道:“我玄功有损,原须修习五年,方得复元,但依这达摩遗篇练去,只怕不用三月,就能有五年之功。”靖蓉二人听了更是欢喜。

二人在山上一连住了七日,一来是由一灯大师亲授一阳指、先天功与达摩遗篇上九阴神功的要旨,二来是提防瑛姑去而复来。到第八日上,两人正在禅寺外练功,忽听空中雕鸣啾急,那对白雕远远从东而至。

黄蓉拍手叫道:“金娃娃来啦。”只见双雕敛翼落下,神态甚是委顿,两人不由得一惊,但见雌雕左胸上插了一支短箭,雄雕脚上缚了一块青布,却无金娃娃的踪迹。黄蓉认得这青布是从父亲衫上撕下,那么双雕确是已去过桃花岛了。瞧这情形,雌雕居然被射中一箭,那么发箭之人武功必然甚是高强。

黄蓉推详半天,丝毫不得端倪,那双雕不会言语,虽然目睹桃花岛上情景,却也不能透露半点消息。两人挂念黄药师安危,当即辞别一灯大师下山。渔人与农夫卧床难起,那书生与樵子一直送到山脚,待二人找到小红马与血鸟,这才执手互道珍重而别。

回头熟路,景物依然,心境却已与入山时大不相同。黄蓉虽然挂念父亲,但想他机谋武功,当世无匹,一生纵横天下,从未失手受挫,纵遇强敌,即或不胜,也必足以自保,所以也不怎么担心。两人坐在小红马背上,谈谈说说,甚是畅快。黄蓉笑道:“咱俩相识以来,不知遇了多少危难,但每吃一次亏,多少总有点好处。像这次我挨了裘千仞那老家伙两掌,却换得了一阳指与九阴神功。”郭靖道:“我可宁愿一点儿武功也没有,只要你平平安安。”黄蓉心中甚是喜欢,笑道:“啊哟,要讨好人家,也不用吹这么大的气。你若是不会武功,早就给打死啦,别说欧阳锋、沙通天他们,就是铁掌帮的一名黑衣汉子,也一刀削了你的小脑袋。”郭靖道:“不管怎样,我可不能再让你受伤啦。上次在临安府自己受伤倒不怎样,这几天瞧著你挨痛受苦,唉,那当真不好过。”

黄蓉笑道:“哼,你这人没心肝的。”郭靖奇道:“怎么?”黄蓉道:“你宁可自己受伤,让我心里不好过。”郭靖无言可答,纵声长笑,足尖在小红马肋上轻轻一碰,那马电驰而出,四足犹似凌空一般。

中午时分,已到桃源县治。黄蓉元气究未恢复,骑了半天马,累得双颊潮红,呼吸顿促。桃源城中只一家像样的酒家,叫做“避秦酒楼”,原来用的是陶渊明“桃花源记”中的典故。两人入座叫了酒菜,郭靖向酒保道:“小二哥,我们要往汉口,相烦去河下叫一艘船,邀稍公来此处说话。”酒保道:“客官若是搭人同走,省钱得多,两个人单包一艘船化银子可不少。”黄蓉怒视了他一眼,拿出一锭五两的银子往桌上一抛,道:“够了么?”店小二忙陪笑道:“够了,够了。”转身下楼。

郭靖怕黄蓉伤势有变,不让她喝酒,自己也就陪她不饮,只吃饭菜。刚吃得半碗饭,那酒保陪了一个稍公上来,言明直放汉口,管饭不管菜,一共是四两六钱银子。黄蓉也不讲价,把那锭银子递给稍公。那梢公接了,行个礼道谢,指了指自己的口,嘶哑著嗓子“啊”了几声,原来是个哑巴。他东比西指的做了一阵手势,黄蓉点点头,也做了一阵手势。哑巴大喜,连连点头而去。

郭靖道:“你们两个说些什么?”黄蓉笑道:“他说等我们吃了饭马上开船。我叫他多买几只鸡、几斤肉,回头补钱给他。”郭靖叹道:“这哑梢公若是遇上我,可不知怎生处了。”

那酒楼的一味蜜蒸腊鱼做得甚是鲜美,郭靖吃了几块,想起了洪七公,道:“不知恩师现在何处,伤势如何,教人好生挂怀。”黄蓉正待回答,只听楼梯脚步声响,走上来两个道姑,都是身穿灰布道袍,用遮尘布帕蒙著口鼻,只露出了眼珠。

那两个道姑走到酒楼靠角里的一张桌边坐下,酒保过去招呼,一个道姑低低说了几句话,酒保吩咐下去,原来是两份素面。黄蓉见这两人身形好熟,但想不出曾在那里见过。郭靖见她留上了神,也向那两人望了一眼,只见一个道姑急忙转过头去,似乎她也正在打量著他。黄蓉低声笑道:“靖哥哥,那道姑动了凡心,说你英俊美貌呢。”郭靖道:“呸,别瞎说,出家人的玩笑也开得的。”黄蓉笑道:“你不信就算啦。”

说著两人吃完了饭,走向楼梯。黄蓉心中狐疑,又向那两个道姑一望,只见一个道姑将遮在脸上的布帕揭开一角,露出脸来。黄蓉一看之下,险些失声惊呼。那道姑摇一摇手,随即将帕子遮回脸上,低头吃面,这几下动作极快,连郭靖也丝毫不觉。

下楼后会了饭帐,那哑梢公已等在酒楼门口。黄蓉做了几下手势,意思说要去买些物事,稍待再行上船。那哑梢公点点头,向河下一艘乌篷大船指了一指。黄蓉会意,却见那梢公并不走开,于是与郭靖向东首走去,走到一个街角,在墙边一缩,不再前行,注视著酒楼门口。

过不多时,两个道姑也出了酒楼,向门口的红马双雕望了一眼,似在找寻靖蓉二人的踪迹,四下一瞥未见人影,当即迳向西行。黄蓉低声道:“对,正该如此。”一扯郭靖衣角,向东疾趋。郭靖莫名其妙,却不询问,只跟著她一股劲儿的走著。那桃源县城不大,片刻间出了东门,黄蓉折而南行,绕过南门后,又转向西。郭靖低声道:“咱们去跟踪那两个道姑吗?你可别跟我闹著玩。”黄蓉笑道:“什么闹著玩儿?这么天仙般的道姑,你不追那才是悔之晚矣。”郭靖急了,停步不走。道:“蓉儿,你再说这些话我要生气啦。”黄蓉道:“我才不怕呢,你倒生点儿气来瞧瞧。”

郭靖无奈,只得跟著又走,约摸走出五六里路,远远见那两个道姑坐在道旁一株槐树底下。两人一见靖蓉来到,站起身来,循著一条小路走向山坳。黄蓉拉著郭靖的手跟著走向小路,郭靖急道:“蓉儿,你再胡闹,我要抱你回去啦。”黄蓉道:“我当真走得累了,你一个人跟吧。”郭靖满脸关切之容,蹲低身子,道:“莫又累出事来,我背你回去。”

黄蓉格格一笑,道:“我去揭开她脸上手帕,给你瞧瞧。”加快脚步,向两个道姑奔去,那二人回转身子等她。黄蓉一把抱住那较高的道姑,揭开她脸上布帕。郭靖本来随后跟来,口中只叫:“蓉儿,莫胡闹!”突然见到道姑的脸,一惊停步,说不出话来,只见那道姑蛾眉深蹙,双目含泪,一副楚楚可怜的神色,原却是当日随杨康西行的穆念慈。

黄蓉抱著她的腰道:“穆姊姊,你怎么啦,杨康那小子又欺侮你了吗?”穆念慈垂首不语。郭靖走近来叫了声:“世妹。”穆念慈轻轻嗯了一声。黄蓉拉著穆念慈的手,走到小溪旁的一株垂柳下坐了,道:“姊姊,他怎样欺侮你?咱们找他算帐去。我和靖哥哥也给他作弄得苦,险险两条小命送在他手里。”

穆念慈不答她的问话,却向那道姑招手道:“妹子,你也过来。”黄蓉与郭靖忙著留神穆念慈,倒忘了旁边还有一人,这时回过头去,只见那道姑正出神望著郭靖。二人目光一触,那道姑将头转开,慢慢拉去脸上布帕,向郭靖盈盈拜了下去,轻声道:“恩公您好。”郭靖又是一惊,原来这道姑却是当日捉血鸟时所遇见的秦南琴,急忙作揖还礼,但见她鬓边戴了一朵白布扎成的小花,衣上滚了粗麻布的边,正是身服重孝,忙问:“你爷爷呢?他老人家好么?”南琴尚未回答,两道泪水先流了下来,不言可知,她爷爷已经死了。

穆念慈站起来拉了南琴的手,三个少女并肩坐在柳下。三个倒影映在清可见底的溪水之中,水面一瓣瓣的落花从倒影上缓缓流过。郭靖坐在离三人数尺外的一块石上,满腹狐疑: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?怎么都作了道姑打扮?在酒楼中怎么又不招呼?秦老汉不知如何死了?

黄蓉见了二人伤心的神色,也不再问,默默的握著每人一只手。过了好一阵,穆念慈才道:“妹子,郭世哥,你们雇的船是铁掌帮的,他们安排了鬼计,要阴谋加害。”靖蓉二人吃了一惊,齐声道:“那哑巴梢公的船?”穆念慈道:“正是。不过他不是哑巴。他是铁掌帮的高手,说话声音响亮得很,生怕一开口引起你们疑心,所以假装哑巴。”黄蓉暗暗心惊,道:“不是你说,我还当真瞧不出来。”郭靖飞身跃上柳树,四下一望,见除了田中二三农人之外,再无旁人,心想:“若非蓉儿大兜圈子,只怕铁掌帮定有人跟来。”

穆念慈叹了一口长气,缓缓的道:“我和那杨康的事,以前的你们都知道了。后来我运义父义母的灵柩南下,在临安牛家村冤家路窄,又遇上了他。”黄蓉接口道:“那回事我们也知道,还亲眼见他杀了欧阳公子。”穆念慈睁大了眼睛,难以相信。黄蓉当下将她与郭靖在密室养伤之事简略的说了一遍,又说到杨康如何冒充丐帮帮主、两人如何脱险等情。

这回子事经过曲折,说来话长,但黄蓉急于要知道穆念慈的经历,只扼要的提了一提,穆念慈切齿道:“此人作恶多端,必无好报,只恨我有眼无珠,命中有此劫难,竟会遇上了他。”黄蓉摸出手帕,轻轻替她拭去颊上泪水。穆念慈心中烦乱,过去种种纷至沓来,一时不知从何说起,定了定神,待心中渐渐宁定,才说出一番话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