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八十八回  鸳鸯锦帕

金庸2018-12-21 11:18:17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四子弟和靖蓉一齐大惊,同时抢上扶起,只见一灯大师脸上肌肉抽动,似在极力忍痛。六人心中惶急,垂手侍立,不敢作声。过了一盏茶时分,一灯脸上微露笑容,向黄蓉道:“孩子,这九花玉露丸是你爹爹手制的么?”黄蓉道:“不是,是我师哥陆乘风依著爹爹的秘方制的。”一灯道:“你可曾听你爹爹说过,这丸药服得过多反为有害么?”黄蓉大吃一惊,心道:“难道这九花玉露丸有甚不妥?”忙道:“爹爹曾说服得越多越好,只是调制不易,他自己也不舍得多服。”

一灯低眉沉思半晌,摇头道:“你爹爹神机妙算,人所难测,我怎能猜想得透?难道是他要惩治你陆师兄,给了他一张假方?难道你陆师兄与你有仇,在一包丸药之中杂了几颗毒药?”众人听到“毒药”两字,一齐惊叫。那书生道:“师父,你中了毒?”一灯微笑道:“好得有你师叔在此,再厉害的毒药也害不死人。”四弟子脸色大变,向黄蓉骂道:“我师父好意相救,你胆敢用毒药害人?”四人团团将靖蓉围住,立时就要动手。

这事变起仓卒,郭靖茫然失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黄蓉听一灯问第一句话,即知是九花玉露丸出了祸端,瞬息之间,已将自归云庄受丸起始的一连串事件在心中查察了一遍,待得想到在黑沼茅屋之中,瑛姑曾拿那丸药到另一室中细看,隔了良久方才出来,心中登时雪亮,叫道:“伯伯,我知道啦,是瑛姑。”一灯道:“又是瑛姑?”黄蓉当下把黑沼茅屋中的情状说了一遍,并道:“她叮嘱我千万不可再服这丸药,自然是因为她已把毒丸混在其中。”那农夫厉声道:“哼,她待你真好,就害怕害死了你。”

黄蓉想到一灯已服毒丸,心中难过万分,再无心绪反唇相稽,只低声道:“倒不是怕害死我,只怕我服了毒丸,那就害不到伯伯了。”一灯只叹道:“孽障,孽障。”脸色随即转为慈和,对靖蓉二人道:“这是我命中该当遭劫,与你们俩全不相干,就是那瑛姑,也只是了却从前一段因果。你们去休息几天,好好下山去吧。我虽中毒,但我师弟是疗毒圣手,不用挂怀。”说著闭目而坐,再不言语。

靖蓉二人躬身下拜,只见一灯大师满脸笑容,轻轻挥手。两人不敢再留,慢慢转身出去。那小沙弥候在门外,领二人到后院一间小房休息。那小房中也是一无陈设,只放著两张竹榻,不久两个老和尚开进斋饭来,说道:“请用饭。”黄蓉挂念一灯身体,问道:“大师好些了么?”一个和尚尖声道:“小僧不知。”俯身行礼,退了出去。郭靖道:“听这两人说话,我还道是女人呢。”黄蓉道:“是太监,定是从前服侍皇爷的。”郭靖“啊”了一声,两人满腹心事,那里吃得下饭去。

两人各自沉思,禅院中一片幽静,万籁无声,偶然微风过处,吹得竹叶簌簌作声,过了良久,郭靖道:“蓉儿,一灯大师的武功可高得很哪。”黄蓉“嗯”了一声。郭靖又道:“咱们师父、你爹爹、周大哥、欧阳锋、裘千仞这五人武功再高,却也未必能胜过一灯大师。”黄蓉道:“你说这六人之中,谁能称得上武功天下第一?”郭靖沉吟半晌道:“我看各有各的独到造诣,实是难分高下。这一门功夫是这一位强些,那一门功夫又是那一位厉害了。”黄蓉道:“若说文武全才呢?”郭靖道:“那自然要推你爹爹啦。”黄蓉甚是得意,笑靥如花,忽然叹了口气道:“所以这就奇啦。”

郭靖忙问:“奇什么?”黄蓉道:“你想,大师这么高的本领,渔樵耕读四位弟子又都非泛泛之辈,他们何必这么战战兢兢的躲在这深山之中?为什么一听到有人来访,就如大祸临头般的害怕?天下六大高手之中,只有西毒与裘铁掌或许是他的对头,但这二人各负盛名,难道能不顾身份,联手来找他么?”郭靖道:“蓉儿,就算欧阳锋与裘千仞联手来寻仇,现下咱们也不怕。”黄蓉奇道:“怎么?”

郭靖脸上现出忸怩神色,颇感不好意思。黄蓉笑道:“咦!怎么难为情起来啦?”郭靖道:“一灯大师的功力决不在西毒之下,至少能打成平手,我瞧他的反手点穴法,似乎正是蛤蟆功的克星。”黄蓉道:“那么裘千仞呢?渔樵耕读四人不是他对手。”郭靖道:“那不错,在洞庭君山和铁掌峰上,我都曾和他接过一掌,若是打下去,一百招之内,许能和他拚成平手,但一过百招,那就未必挡得住。今日我见了一灯大师替你治伤的点穴手法……”黄蓉大喜,抢著说道:“你就学会了?就能胜过那该死的裘铁掌?”

郭靖道:“你知道我资质鲁钝,这点穴功夫精深无比,那能一天就学会了?不过虽只学得几手,我想要胜过裘铁掌是有所不能。但和他对耗一时三刻,那是一定能成的。”黄蓉叹道:“可惜你忘了一件事。”郭靖道:“什么?”黄蓉道:“一灯大师中了毒,不知何时能好?”郭靖默然,过了一阵,恨恨的道:“那瑛姑恁地歹毒?”他忽然想起一事叫道:“啊,不好!”

黄蓉被他吓了一跳,道:“什么?”郭靖道:“你曾答应瑛姑,伤愈之后陪她一年,这约守是不守?”黄蓉道:“你说呢?”郭靖道:“若不是得她指点,咱们定然”

(杨销注:原文如此,这里缺了一段)

找不到一灯大师,你的伤势那就难说得很……”黄蓉道:“什么难说得很?干脆就说我的小命儿一定保不住。你是大丈夫言出如山,必是要我守约的了。”她想到郭靖不肯背弃与华筝公主所订的婚约,不禁黯然垂头。

对于这种女儿家的心事,郭靖实是捉摸不到半点,黄蓉已在泫然欲泪,他却是浑然浑噩噩的不知不觉,只道:“她说你爹爹神机妙算,胜她百倍,就算你肯相授术数之学,终是难及你爹爹的皮毛,那么她干么还要你陪她一年?”黄蓉掩面不理。郭靖还未知觉,又问一句,黄蓉怒道:“你这傻瓜,什么也不懂?”

郭靖不知她何以忽然发怒,被她骂得摸不著头脑,只道:“蓉儿!我本来是傻瓜,所以求你跟我说啊。”黄蓉恶言出口,心中原已极为后悔,听他这么柔声说话,再也忍耐不住,伏在他的怀里,哭了出来。郭靖更是不解,只得轻轻拍著她的背脊安慰。黄蓉拉起他衣襟擦了眼泪,笑道:“靖哥哥,是我不好,下次我一定不骂你啦。”郭靖道:“我本来笨嘛,你说说有什么相干?”黄蓉道:“咳,你是好人,我是坏姑娘。我跟你说,那瑛姑和我爹爹有仇,本来想精研术数武功,到桃花岛找爹爹报仇,后来见术数不及我,武功不及你,知道报仇无望,于是想把我作为抵押,引爹来爹来救。这样反客为主,她就能布设毒计害他啦。”

郭靖恍然大悟,一拍大腿,道:“啊,一点儿也不错,这约是不能守的了。”黄蓉道:“怎么不守?当然要守。”郭靖奇道:“咦?”黄蓉道:“瑛姑这女人厉害得紧,瞧她在九花玉露丸中混杂毒丸,加害一灯大师的手段,就可想见其余。此女不除,将来终是我爹爹的大患。她要我相陪,那就陪她,现下有了提防,决不会再上她当,不管她有什么阴谋毒计,我总能一一识破。”郭靖道:“唉,那可如伴著一头老虎一般。”黄蓉正要回答,忽听前面禅房中传来数声惊呼。

两人对望一眼,凝神倾听,惊呼声却又停息。郭靖道:“不知大师身子怎地?”黄蓉摇了摇头。郭靖又道:“你吃点饭,躺下歇一阵。”黄蓉仍是摇头,忽道:“有人来啦。”

果然听得几个人脚步响,从前院走来,一人气忿忿的道:“那小ㄚ头鬼计多端,先宰了她。”听声音正是那农夫。靖蓉二人吃了一惊,又听那樵子的声音道:“不可卤莽,先问问清楚。”那农夫道:“还问什么?这两个小贼必是师父的对头派来的。咱们宰一个留一个。要问,问那傻小子就成了。”说话之间,渔樵耕读四人已到了门外,他们堵住了出路,说话也不怕靖蓉二人听见。

郭靖更不迟疑,一招“亢龙有悔”,向后壁击去,只听轰隆一声响喨,半堵土墙登时推倒。他俯身背起黄蓉,从半截断墙上跃了出去,人在空中,那农夫出手如风,倏来抓他左腿。黄蓉左手轻挥,往农夫掌背“阳池穴”上拂去,这是她家传的“兰花拂穴手”,虽不及一灯大师反手点穴功夫的厉害,但这一拂轻灵飘逸,认穴奇准,却也是非同小可。

眼见她手指如电而至,那农夫吃了一惊,急忙回手相格,虽然穴道未被拂中,但就这么慢得一慢,郭靖已负著黄蓉跃出后墙。他只奔出数步,叫一声苦,原来禅院后面,尽是一人来高的荆棘,密密麻麻,倒刺横生,实是无路可走,回过头来,却见渔樵耕读四人一字排开,拦在身前。郭靖朗声道:“一灯大师命我们下山,各位亲耳所闻,却为何违命拦阻?”

那渔人瞪目而视,声如雷震,说道:“我师慈悲为怀,甘愿舍命相救,你……”靖蓉二人惊道:“怎地舍命相救?”那渔人与农夫同时“呸”的一声,那书生冷笑道:“姑娘之伤是我师舍命相救,难道你们当真不知?”靖蓉齐道:“实是不知,乞道其详。”那书生见二人脸色诚恳,不似作伪,向樵子望了一眼,樵子点了点头,书生道:“姑娘身上受了极厉害的内伤,须用一阳指先天功打通奇经八脉各大穴道,方能疗伤救命。自从全真教主王重阳仙游,当今唯我师身有一阳指先天功。但用这功夫替人疗伤,本人却是元气大伤,在五年内武功全失。”黄蓉“啊”了一声,心中既感且愧。

那书生又道:“五年之中,每日每夜均须勤修苦练,只要稍有差错,不但武功难复,而且轻则残废,重则丧命。我师如此待你,你怎能丧尽天良,恩将仇报?”黄蓉挣下地来,朝著一灯大师所居的禅房拜了四拜,呜咽道:“伯伯活命之恩,实不知深厚如此。”

渔樵耕读见她下拜,脸色稍见和缓。那渔人问道:“你爹爹差你来算计我师,是否你自己也不知道?”黄蓉怒道:“我爹爹怎能差我来算计伯伯?我爹爹是何等样人,岂能做这卑鄙龌龊的勾当?”那渔人作了一揖道:“倘若姑娘不是令尊所遣,在下言语冒犯,伏乞恕罪。”黄蓉道:“哼,这话但教我爹爹听见了,就算你是一灯大师的高徒,总也有点儿苦头吃。”

那渔人一哂,道:“令尊号称东邪,咱们想西毒做得出的事,令尊也能做得出,现下看来,只怕这个念头转错了。”黄蓉道:“我爹爹怎能和西毒相比?欧阳锋那老贼干了什么啦?”那书生道:“好,咱们把一切摊开来说个清楚。回房再说。”

当下六人回入禅房,分别坐下。渔樵耕读四人所坐地位,若有意无意的各自挡住了门窗通路,黄蓉知道是防备自己逃逸,只微微一笑,也不说破。那书生道:“九阴真经的事你们知道么?”黄蓉道:“那知道啊,难道一灯大师与这部真经又有什么干系了?”那书生道:“华山首次论剑,是为争夺真经,全真教主武功天下第一,真经终于归他,那是大家心悦诚服的,原无话说。那次华山论剑,各逞奇能,重阳真人对我师的先天功极为佩服,第二年就和他师弟到大理来拜访我师,互相切磋功夫。”

黄蓉接口道:“他师弟?是老顽童周伯通?”那书生道:“是啊,姑娘年纪虽小,识得人却多。”黄蓉道:“你不用赞我。”那书生道:“周师叔为人确是很滑稽的,但我可不知他叫作老顽童。那时我师还未出家。”黄蓉道:“啊,那么他是在做皇帝。”

那书生道:“不错,全真教主师兄弟在皇宫里住了十来天,我们四人都随侍在侧。我师将先天功的要旨诀窍,尽数说给了重阳真人知道,重阳真人十分喜欢,竟将他最厉害的一阳指功夫传给了我师。他们谈论之际,我们虽然在旁,只因见识浅陋,纵然听到,却也难以领悟。”黄蓉道:“那么老顽童呢?他功夫不低啊。”那书生道:“周师叔好动不好静,整日在大理皇宫里东闯西走,到处玩耍,竟连皇后与宫妃的寝宫也不避忌。太监宫娥们知道他是皇爷的上宾,也就不加阻拦。”黄蓉与郭靖脸露微笑,心道:“这正是老顽童的性儿。”

那书生又道:“重阳真人临别之际,对我师言道:‘近来我旧疾又发,想是不久人世,好在一阳指已有传人,世上自有克制他之人,就不怕他横行作怪了。’这时我师方才明白,重阳真人千里迢迢来到大理,主旨是要将一阳指传给我师,要在他死后,留下一个克制西毒欧阳锋之人。只因东邪、西毒、南帝、北丐、中神通五人向来齐名当世,若说前来传授功夫,只怕对我师不敬,所以先求我师传他先天功,再以一阳指作为交换。我师知他这番心意之后,心中好生相敬,当即勤加习练。后来大理国发生了一件不幸之事,我师看破世情,落发为僧。”黄蓉心想:“段皇爷皇帝不做,甘愿为僧,那么这必是一件极大的伤心之事,人家不说,可不便相询。”斜眼见郭靖张口欲问,忙向他使个眼色。郭靖“噢”的答应一声,闭住了口。

那书生神色黯然,想是忆起了往事,顿了一顿,才接口道:“不知怎的,我师练成一阳指的讯息,终于泄露了出去。有一日,我这位师兄,”说著向那农夫一指,继续道:“奉师命出外采药,在云南西疆大雪山被人用蛤蟆功打伤。”黄蓉道:“那自然是老毒物了。”那农夫怒道:“不是他还有谁?先是一个少年公子和我无理纠缠,说这大雪山是他家的,不许旁人采药。我受了师父教训,一再忍耐,那少年却得寸进尺,说要我向他磕三百个头,才放我下山,我再也忍耐不住,和他动起手来。这少年功夫极是了得,两人打了半天,只打得个平手。那知老毒物突然从山坳边转了出来,一言不发,一掌就将我打成重伤。那少年命人背了我,送到我师那时所住的龙川寺外。”黄蓉道:“有人代你报了仇啦,这欧阳公子已被人杀了。”那农夫怒道:“啊,已经死了,谁杀了他的?”

黄蓉道:“咦,别人把你仇家杀了,你还生气呢。”那农夫道:“我的仇怨要自己亲手来报。”黄蓉叹道:“可惜你自己报不成了。”那农夫道:“是谁杀的?”黄蓉道:“那也是个坏人,功夫远不及欧阳公子,却使诈杀了他。”

那书生道:“杀得好!姑娘,你可知欧阳锋打伤我师兄的用意么?”黄蓉道:“那有什么难猜?凭西毒的功夫,只须两掌,就将你师兄打死了,可是偏偏只将他打成重伤,又送到你师父门前,那当然是要大师耗损真力给弟子治伤。依你们说,这一耗就得以五年功夫来修补,那么下次华山论剑,大师当然赶不上他啦。”

那书生叹道:“姑娘果真聪明,可是只猜对了一半。那欧阳锋的阴毒,人所难料。他乘我师给师兄治伤之后,玄功未复,竟然暗来袭击,意图害死我师……”郭靖插口问道:“一灯大师如此慈和,难道与欧阳锋也结了仇怨么?”那书生道:“小哥,你这话问得不对了。第一,慈悲为怀的好人,与阴险毒辣的恶人向来就势不两立。第二,欧阳锋要害人,未必就为了与人有仇。只因他知一阳指是他蛤蟆功的克星,就千方百计的要害死我师。”郭靖连连点头,又问:“大师受了他害么?”

那书生道:“我师一见师兄身上伤势,随即洞烛欧阳锋的奸谋,连夜迁移,总算没给西毒找到。我们知他一不做,二不休,不肯就此罢手,于是四下寻访,总算找到了此处这个隐秘的所在。我师功力复元之后,依我们师兄弟说,要找上白驼山去和西毒算帐,但我师力言得让人处且让人,不许我们出外生事。好容易安静了十多年,那知又有你俩寻上山来。我们只道既是九指神丐的弟子,想来不能有加害我师之心,是以上山之时也未全力阻拦,否则拚著四人性命不要,也决不容你们进入寺门。岂知人无害虎意,虎有伤人心,唉,我师终于还是遭了你们毒手。”说到这里,剑眉忽竖,虎虎有威,慢慢站起身来,刷的一声,腰间长剑出鞘,一道寒光,耀人眼目。

渔人、樵子、农夫三人同时站起,各出兵刃,分守四角,宛似布了阵势。黄蓉道:“我来相求大师治病之时,未知这一举手之劳须得耗损五年功力。那药丸中混杂了毒丸,亦是受旁人陷害。大师有恩于我,就算是全无心肝,也不能恩将仇报。”那渔人厉声道:“那你为什么乘著我师功力既损又中剧毒之际,引他仇人上山?”

靖蓉二人大吃一惊,齐声道:“没有啊!”那渔人道:“还说没有?我师一中毒,山下就接到那对头的玉环,若非互有勾结,天下那有这等巧事?”黄蓉道:“什么玉环?”那渔人怒道:“还在装痴乔呆!”双手铁桨一分,一桨横扫,一桨直戳,分向靖蓉二人打到。

郭靖本与黄蓉并肩坐在地下蒲团之上,一见双桨打到,跃起身来右手勾抓一挥,拂开了横扫而来的铁桨,左手倏地伸出,抓住桨片,上下一抖。这一抖中蕴力蓄劲,极是厉害,那渔人只觉虎口一麻,不知不觉的放脱了桨柄。郭靖回过铁桨,当的一声,与农夫的铁耙一交,火花四溅,随即又把斧头同时击下。郭靖双掌后发先至,挟著一股劲风,袭向二人胸前,那书生识得降龙十八掌的狠处,急叫:“快退。”

渔人与樵子是名师手下的高徒,武艺岂比寻常,这两招均未用老,忽忙收势倒退,猛地里身子一顿,倒退之势斗然被抑,原来手中兵刃已被郭靖掌力反逼向前,无可奈何,只得撤手,先救性命要紧。郭靖接过铁桨钢斧,轻轻掷出,叫道:“请接住了。”

那书生赞道:“好俊功夫!”长剑一挺,斜刺他的右胁。郭靖一看来势,心中微微吃惊,知道一灯这四大弟子之中,这书生人最文雅,武功却远胜侪辈,当下不敢怠慢,使开从全真七子那里学来的天罡北斗阵法,双掌飞舞,将黄蓉与自己紧紧笼罩在掌力之下。这一守真是稳若岳停岳峙,直无半点破绽,双掌气势如虹,到后来圈子愈放愈大,渔樵耕读被逼得渐渐向墙壁上靠去,别说进攻,连招架也自不易。郭靖只要掌力一发,四人中必然有人受伤。

再打片刻,郭靖不再加强掌力,敌人硬攻则硬挡,弱击则弱架,见力消力,始终维持著一个不胜不负的均势。那书生剑法忽变,长剑一振,只听得嗡然一声,久久不绝,接著上六剑,下六剑,前六剑,后六剑,左六剑,右六剑,连刺六六三十六剑,这是云南哀牢山的哀牢三十六剑,称为天下剑法中攻势凌厉第一。但郭靖左掌挡住渔樵耕三人的三样兵器,右掌随著书生长剑的剑尖上下、前后、左右舞动,尽管剑法变化无穷,他始终用掌力将剑刺方向逼歪了,每一剑都是贴衣或贴肉而过。伤不到他一根毛发。

刺到第三十六剑,郭靖右手中指曲起,扣在拇指之下,看准剑刺来势,猛往剑身上一弹。这弹指神通的功夫,黄药师原可算得并世无双,当日他与周伯通比玩石弹、在归云庄弹石指点梅超风,都是使的这门功夫。郭靖在临安牛家村见了他与全真七子一战,学到了其中诀窍,这一弹手法虽不及黄药师的奥妙,但力大劲厉,只听得铮的一声,剑身抖动,那书生手臂酸麻,长剑险险脱手,心中一惊,向后跃开,叫道:“住手!”

渔樵耕三人一齐跳开,只是他们本已被逼到墙边,无处可退,渔人从门中跃出,农夫却跳上半截被推倒的土墙。那樵子将斧头插还腰中,笑道:“我早说这两位未存恶意,你们总是不信。”

那书生收剑还鞘,向郭靖一揖道:“小哥掌下容让,足感盛情。”郭靖忙起身还礼,心中却在怀疑:“我们本就不存歹意,为何这四人起初定是不信,一动手却反而信了?”黄蓉见他脸色,已知他的心思,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你若怀有恶念,早已将他们四人伤了。一灯大师此时又那里是你对手?”郭靖一想不错,连连点头。

那农夫和渔人重行回入室中。黄蓉道:“但不知大师的对头是谁?所云玉环又是什么东西?”那书生道:“非是在下不肯见告,实是我等亦不知情,只知我师出家与此人大有关连。”黄蓉正欲再问,那农夫忽然跳起身来,叫道:“啊也,这事好险!”渔人道:“什么?”那农夫指著书生道:“我师治伤耗损功力,他都毫不隐瞒的说了。若是这两位不怀好意,我等四人拦阻不住,我师父还有命么?”那樵子道:“状元公神机妙算,连这一点也算不到,那能做大理国的相爷?他早知两位是友非敌,适才动手,一来是想试试两位小朋友的武功,二来是好教你信服啊。”那书生微微一笑,农夫和渔人横了他一眼,一半钦佩,一半怨责。

就在此时,门外足步声响,那小沙弥走了进来,合什说道:“师父命四位师兄送客。”各人当即站起。郭靖道:“大师既有对头到来,我们焉能就此一走了事?非是小弟不自量力,却要和四位师兄一齐先去打发了那对头再说。”

渔樵耕读互望一眼,各现喜色。那书生道:“待我去问过师父。”四人一齐入内,过了良久方才出来。一看四人脸上情状,已知一灯大师未曾允可,果然那书生道:“我师多谢两位,但他说各人因果,各人自了,旁人插手不得。”

黄蓉道:“靖哥哥,咱们自去跟大师说话。”二人走到一灯大师禅房门前,却见木门紧闭,郭靖打了半天门,一无回音,这门虽然一推便倒,可是他那敢动粗?那樵子黯然道:“我师是不能接见两位的了。山高水长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郭靖忽然灵机一动,朗声道:“蓉儿,大师许也罢,不许也罢,咱们下山,但见山下有人啰皂,先打他一个落花流水。”黄蓉道:“此计大妙。若是大师对头十分厉害,咱们死在他的手里,也算是报了大师的恩德。”

郭靖的话是冲口而出,黄蓉却是故意提高嗓子,要叫一灯大师听见。两人甫行转过身子,那木门果然呀的一声开了,一名老僧尖声道:“大师有请。”郭靖又惊又喜,与黄蓉并肩而入,只见一灯和那天竺僧人仍是盘膝坐在蒲团之上。两人伏地拜倒,一抬头,见一灯脸色焦黄,与初见时神完气足的模样不大相同。两人又是感激,又是难过,不知说什么话好。

一灯微微一笑,向门外四弟子道:“大家一起进来吧,我有话说。”

渔樵耕读走进禅房,躬身向师父师叔行礼。那天竺僧人点了点头,随即低眉凝思,对各人不再理会。一灯大师望著袅袅上升的青烟出神,手中玩弄著一枚羊脂白玉的圆环。黄蓉心想:“这明明是女子戴的玉镯,却不知大师的对头送来有何用意?”

过了好一阵,一灯叹了口气道:“终日食饭,何曾食著一粒米?”回过头来,向郭靖和黄蓉道:“你俩一番美意,老僧心领了,中间这番因果,我若不说,只怕事后各人的亲友弟子辗转寻仇,惹出无跟风波,大非老僧本意。你们知道我原来是什么人?”黄蓉道:“伯伯原来是云南大理国的皇爷,天南一帝,威名赫赫,天下谁不知闻?”

一灯微微一笑道:“皇爷是假的?老僧是假的,就是你这个小姑娘,也是假的。”黄蓉不懂他的禅理,睁大一双晶莹澄澈的美目,怔怔的望著他。一灯缓缓的道:“我大理国自神圣文武帝太祖开国,那一年是丁酉年,比之宋太祖赵匡胤赵皇爷陈桥兵变、黄袍加身还早了二十三年。我神圣文武帝七传而至秉义帝,他做了四年皇帝,出家为僧,把皇位传位给侄儿圣德帝。后来圣德帝、兴宗孝德帝、保定帝、宪宗宣仁帝,我的父皇景宗正康帝,都是避位出家为僧,自太祖到我,十八代皇帝之中,倒有七位出家。”渔樵耕读都是大理国人,自然知道先代史实,郭靖和黄蓉却听得奇怪之极,心道:“一灯大师不做皇帝做和尚,我们已十分诧异,原来他许多祖先都是如此,难道做和尚当真比皇帝还要好么?”

一灯大师又道:“我段氏因祖宗积德,在南方小国窃居大位。每一代都均知度德量力,实不足以当此大任,是以始终战战兢兢,不敢稍有陨越。但为帝皇的不耕而食,不织而衣,出则车马,入则宫室,这不都是百姓的血汗么?所以每到晚年,不免心生忏悔,回首一生功罪,总是为民造福之事少,作孽之务众,于是往往避位为僧了。”说到这里,抬头向外,嘴角露著一丝微笑,眉间却有哀戚之意,不知他心中是喜是悲。

六人静静的听著,都不敢接嘴。一灯大师竖起左手食指,将玉指环套在指上,转了几圈,说道:“但我自己,却又不是因此而觉迷为僧。这件因由说起来,还是与五老华山论剑、争夺真经一事有关。那一年全真教重阳王真人得了真经,翌年亲来大理见访,传我一阳指的功夫。他在我宫中住了半月,两人切磋武功,言谈甚是投合,岂知他师弟周伯通这十多天中闷得发慌,在我宫中东游西逛,惹出了一场事端。”黄蓉心道:“这位老顽童若不生事,那反而奇了。”

一灯大师低低叹了口气道:“其实真正的祸根,在我自己。我大理国小君,虽不如中华天子那般后宫三千,但后妃嫔御,人数也是不少,唉,这当真作孽。想我自来好武,少近妇人,连皇后也数日难得一见,其余贵妃宫嫔,那里还有亲近的日子?”

说到此处,一灯向四名弟子道:“这事的内里因由,你们原也不知其详,今日好教你们明白。”黄蓉心道:“他们当真不知,总算没有骗我。”只听一灯说道:“我众妃嫔见我日常练功学武,有的瞧著好玩,缠著要学,我也就随便指点一二,好教她们练了健身延年。内中有一个姓刘的贵妃,天资特别颖悟,竟然一教便会,一点即透,难得他年纪轻轻,整日勤修苦练,武功大有进境。也是合当有事,那日她在园中练武,却给周伯通周师兄撞见了。那位周师兄是个第一好武之人,生性又是天真烂漫,不知男女之防,一见刘贵妃练得起劲,立即上前和她过招。周师兄得自他师哥王真人的亲传,刘贵妃那里是他对手……”

黄蓉低声道:“啊哟,那老顽童出手不知轻重,一定将她打伤了?”一灯大师道:“人倒没有打伤,他是三招两式,就用点穴法将她点倒,随即问她服是不服。刘贵妃自然钦服,周师兄解开她的穴道,甚是得意,高谈阔论的说起点穴功夫的秘奥来。刘贵妃本来就在求我传她点穴功夫,可是你们想,这种高深武功,我如何能传给后宫妃嫔?她听周师兄一说,正是投其所好,于是仔仔细细的向他请教。”黄蓉道:“咳,那老顽童可得意啦。”

一灯道:“你识得周师兄?”黄蓉笑道:“咱们是老朋友,他在桃花岛上住了十多年没离开一步。”一灯道:“他这样好的性儿,怎能耽得住?”黄蓉笑道:“是给我爹爹关著的,最近才放了他。”

一灯点头道:“这就是了。周师兄身子好吧?”黄蓉道:“身子倒好,就是越老越不成样儿。”一灯微微一笑,接著道:“这点穴功夫除了父女、母子、夫妇,向来是男师不传女徒,女师不传男徒的……”黄蓉道:“为什么?”一灯道:“男女授受不亲啊。你想,若非周身穴道一一摸到点到,这门功夫焉能授受?”黄蓉道:“那你不是点了我周身穴道么?”那渔人与农夫怪她老是打岔,说些不打紧的闲话,一齐向她横了一眼。黄蓉也向两人白了一眼道:“怎么?我问不得么?”一灯微笑道:“问得问得。你是小女孩儿,又是救命要紧,那自作别论。”黄蓉道:“好吧,就算如此。后来怎样?”

一灯道:“后来一个教一个学,周师兄血气方刚,刘贵妃正当妙龄,两个人肌肤相接,日久生情,终于闹到了难以收拾的田地……”黄蓉欲待询问,口唇一动,终于忍住,只听他接著道:“有人前来对我禀告,我心中虽气,碍于王真人面子,只是装作不晓,那知后来却给王真人知觉了……”黄蓉再也忍不住,问道:“什么事啊?什么事闹到难以收拾?”一灯一时不易措辞,微一踌躇才道:“他们并非夫妇,却有了夫妇之事。”

黄蓉道:“啊,我知道啦,老顽童和刘贵妃生了个儿子。”一灯道:“咳,那倒不是,他们相识才十来天,怎能生儿育女?王真人发觉之后,将周师兄捆缚了,带到我跟前来让我处置。我们学武之人义气为重,女色为轻,岂能为一个女子伤了朋友交情,当即解开他的捆缚,并把刘贵妃叫来,命他们结成夫妇。那知周师兄大叫大嚷,说道本来不知这是错事,既然这事不好,那就杀他头也不肯再干,无论如何不肯要刘贵妃为妻。当时王真人叹道:若不是早知他傻里傻气,不分好歹,做出这等大坏门规之事来,早已一剑将他斩了。”

黄蓉伸了伸舌头,笑道:“老顽童好险!”一灯接著道:“这一来我可气了,大声说道:‘周师兄,我确是甘愿割爱相赠,岂有他意?自古道:兄弟如手足,妻子如衣服。区区一个女子,又当得什么大事?’”黄蓉急道:“呸,呸,伯伯,你瞧不起女子,这种话简直胡说八道。”那农夫忍不住了,大声道:“你别打岔,成不成?”黄蓉道:“他说话不对,我定然要驳。”对于渔樵耕读四人,一灯大师既是君,又是师,他说出来的话,别说口中决不会辩驳半句,连心中也是奉若神圣,这时见黄蓉信口恣肆,都不禁又惊又怒。

一灯大师却并不在意,继续讲述:“周师兄听了这话,只是摇头。我心中更怒,说道:‘你若是当真爱她,何以坚执不要?倘若并不爱她,又何以做出这等事来?我大理国虽是小邦,难道容得你如此上门欺辱?’周师兄呆了半晌不语,突然双膝跪地,向我磕了几个响头,说道:‘段皇爷,是我的不是,我走啦。’我万料不到他竟会如此,一时无言可对,只见他从怀中抽出一块锦帕,递给刘贵妃道:‘还你。’刘贵妃心中难过已极,只惨然一笑,却不接过,那锦帕就落在我的足边。周师兄更不打话,扬长出宫,一别十余年,此后我就没再听到他的音讯。王真人向我道歉再三,跟著也走了,听说他是年秋天就撤手仙游。王真人英风仁侠,并世无出其右,唉……”

黄蓉接口道:“王真人的武功或许比你高,但说到英风仁侠,也就未必胜过伯伯。那块锦帕后来怎样?”四弟子心中都怪她女孩儿家就只留意这些手帕啦、衣服啦的小事,却听师父说道:“我见刘贵妃失魂落魄般的呆著,心中好生气恼,拾起那块锦帕,只见上面织著鸳鸯戏水之图,咳,这当然是刘贵妃送给他的定情之物啦。我冷笑一声,翻过来一瞧,锦帕后面还绣著一首小词……”黄蓉心中一凛,忙问:“可是“四张机,鸳鸯织就欲双飞”?”那农夫厉声喝道:“连我们也不知,你怎么又知道了?老是瞎说八道的打岔!”那知一灯大师却叹道:“正是这首词,你也知道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