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八十三回  大战君山

金庸2018-12-21 11:12:54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但见六七名丐帮帮众同时从前后左右扑到,郭靖双足挺立,凝如山岳,左臂横在胸前。先到的三名帮众一齐伸手往他臂上抓去,郭靖只是不动,一瞬之间,又有数人攻上。郭靖斗然间将手臂一抽,滴溜溜的转了个圈子,在丐帮这几人后心大施手脚,或是背上一推,或是腰上一撞,又或是屁股上猛踢一腿,只听得“哎唷”“啊哟”“贼厮鸟”一连串叫喊,六七人跌成一团。郭靖回过身来,正要去抓杨康跟他算帐,月光下只见两名丐帮的帮众扑向黄蓉,只怕她受了伤害,相距既远,救援不及,自己身上又无暗器,情急之下,一弯腰除下脚上一对布鞋,用力直挥出去。

那两名帮众惟恐黄蓉也如郭靖一般脱身,各持兵刃,要将她即行杀了,好替老帮主报仇,他们两人原是一番忠义之心,那知刚好奔到黄蓉身前,兵刃尚未举起,忽觉后心风声峻急,知道有人暗算。一个武功较高,急忙转身,郭靖的鞋子正好打在他的胸口,另一个未及回身,鞋子已到,却是打在背脊之上。布鞋虽然柔软轻飘,但被郭靖内力用上了,劲道非同小可,两人立脚不住,一个仰跌,一个俯冲,齐齐滚倒,竟然爬不起来,彭长老站在邻近。见郭靖用鞋打人也是如此声威,更是惊惧。

郭靖挥手推开三名丐帮帮众,急奔到黄蓉身旁,俯身去解她身上绳索,只解开一个结,丐帮帮众已然涌到。郭靖索性坐在地下,就学丘处机、王处一等人以天罡北斗阵御敌之法,只伸右掌迎战,将黄蓉放在双膝之上,左手慢慢解那绳结。他曾得周伯通传授双手互搏,一心二用之术,这时一手解索,一手迎敌,丝毫不见局促。

不到一盏茶时分,靖蓉二人身周已重重叠叠的围了成百名帮众,后面的人别说出手,连郭靖的身体也望不到一眼。郭靖有心要引众人过来,只以单掌防卫,始终不施攻击杀手,等到将黄蓉手脚上的绳索全部解开,又取出她口中麻核,才道:“蓉儿,你上身没什么伤痛吧?”黄蓉侧卧在他膝上,却不起身,说道:“就是混身酸麻,倒没受伤。”郭靖道:“好,你躺著歇一会儿,瞧我给你出气。”两人一个坐地,一个高卧,竟将四周兵刃乱响,高高声喧哗的群丐视若无物。黄蓉笑道:“你动手吧,只是别当真伤了他们。”郭靖道:“我理会得。”左掌轻轻抚摸她的一头秀发,右掌忽地发劲,砰砰砰三响,三名帮众从人群头顶飞了出去。

群丐一阵大乱,又有四人被他以掌力甩了出去,只听人群中有人叫道:“众兄弟退开,让八袋弟子对付这两个小贼。”那正是简长老的声音。群丐听到号令,纷纷散开,靖蓉身旁只留下八名丐头。

这八丐背后都背负八只麻袋,是丐帮中仅次于四大长老的人物,每人均统率一路帮众,那接引杨康的瘦胖二丐亦在其内。八袋弟子原共九人,黎生自刎而死,就只剩下八人了。郭靖知道自己目下对手虽减,但个个都是高手,正欲站起,黄蓉低声道:“坐著打,你对付得了。别将他们瞧在眼里。”郭靖心想:“若是八人齐上,却是不易抵挡,须得先打倒几个。”认得胖瘦二丐是牛家村接引杨康来此之人,左手抓起从黄蓉身上解下来的绳索,一招“断胫盘打”著地扫去,这是马王神韩宝驹当年所授金龙鞭法中的一招,鞭法虽同,只是郭靖功力大进之后,使将出来威力倍加。

胖瘦二丐见钢索扫到,纵身跃起。郭靖舞动钢索,化成一片索墙,挡在前、左、后三方,却将右面留出空隙。这破绽正在胖瘦二丐身前,其余六丐却尽被钢索阻住,急切间攻不进去。二丐见有机可乘,立时扑上,只听得简长老急叫道:“攻不得!”但为时已然不及,郭靖掌去如风,一掌一个,击在二丐肩头。二丐身不由主的疾飞而出,撞向铁掌帮的众黑衣汉子。

二丐受力虽同,但二人一肥一瘦,一重一轻,重的跌得近,轻的飞出远,砰砰两响,撞到了两个黑衣汉子。裘千仞原在一旁袖手观战,见二丐飞跌而出,也不以为意,但听那相撞之声,却不由得吃了一惊,心道:“这小子又用隔山打牛之法,我们的人非死必伤。”抢上前去,只见胖瘦二丐已一跃站起,并无损伤,但铁掌帮的两名帮众却已被撞得筋折骨断,爬在地下。裘千仞大怒,刚欲回头,只听身后风响,又有两名丐帮的八袋弟子被郭靖用掌力甩了出来。

裘千仞知道这隔山打牛之力是远重近轻,丐帮弟子亲受者小,但被他们撞著了,受力却是极重,当下回臂一挡,将一丐往无人处斜里推出,随即双掌并拢,呼的一声,往另一丐背心击去。这一击是他生平赖以成名的铁掌功夫,若是胜过郭靖掌力,那不但把来力抵消,还能以余力重创那丐,倘若不及,那么自己纵不受伤,也会被击得跌倒或退。

丐帮四老和黄蓉知他这双掌一击是正面和郭靖的功力比并,胜负之间,关系非小,俱都凝神注视,但见他双掌发出,那八袋弟子在空中停止了片刻,随即轻轻巧巧的落在地下,呆了一呆,转身又向郭靖身边奔去,竟是丝毫没有受伤。这一来,丐帮四老知道裘千仞的武功与郭靖大致是在伯仲之间,心想这小子竟能与这位威震天下的老英雄打成平手,确是可惊可畏。黄蓉更感惊疑:“这老骗子功夫甚是寻常,怎能挡得住靖哥哥这一掌之力?这是硬接硬架的真本事,万万不能施甚鬼蜮技俩,好教人难以索解。”

裘千仞一招接过,已试出郭靖的真实功夫,心想现下与他并斗,难操必胜之算,自己一世英名,岂能丧在这藉藉无名的后生晚辈之手,当下右手一挥,约束铁掌帮诸人一齐退后。

丐帮的八袋弟子,武功与尹志平、程瑶迦之俦相若,郭靖一起手就击倒了四人,虽有一人回来重行加入战团,但郭靖将降龙十八掌与天罡北斗阵配在一起,以威猛之势,济以灵动之变,那五丐焉能抵挡得住?若非郭靖瞧在师父脸上,早已将五丐打得非死即伤,只斗了三十余招,又用掌力震倒二丐。余下三丐不敢进攻,转身欲逃,郭靖左手钢索挥出,连卷二人足踝,顺势一拉,将二丐扯到身旁,双手抄起钢索,将两人手足反缚在一起。

黄蓉见他大获全胜,心花怒放,忽地想起擒获自己的是那满脸笑容的彭长老,记得父亲曾说过江湖上有一种“慑心之术”,能使人忽然睡去,受人任意摆布,毫无反抗之力,想来这彭长老所用的,正是这种法术,问道:“靖哥哥,九阴真经中载得有什么‘摄心法’么?”郭靖道:“没有……”黄蓉好生失望,低声道:“提防那笑脸恶丐,莫与他眼光相接。”郭靖点头道:“我正要狠狠打他一顿出气!”说著扶了黄蓉背脊,两人一齐站起身来,双眼凝视著杨康,大踏步向他走去。

杨康当郭靖大展神威,力斗群丐之际,心中已自惴惴不安,只盼群丐倚多为胜,将他制服,那知群丐一一败退,郭靖却正对准自己笔直走来,只要被他一近身,那里还有性命?情急之下,高声叫道:“四位长老,咱们这里无数英雄好汉,岂能任由这小贼猖狂?”一面说,一面退在简长老身后。简长老回首低声道:“帮主放心,小贼武功再高,总是敌不过人多,咱们用车轮战困死他。”提高嗓子叫道:“八袋弟子,布坚壁阵!”

只见一名八袋丐首应声而出,带头十多名帮众,排成前后两列,各人手臂相挽,十六七人结成一堵坚壁,发一声喊,突然低头向靖蓉两人猛冲过来。黄蓉叫声:“啊哟!”闪身向左跃开,郭靖向右绕过,东西两边又有两排帮众冲了过来。郭靖见群丐战法怪异,待这坚壁冲近,竟不退避,双掌突发,往壁中那人身上推去。他掌力虽强,但这坚壁阵合十余人身体之重,再加一冲之势,那里推挪得开?但见那坚壁中部受力,微微一顿,两翼却包了上来,郭靖一个踉跄,险被这股巨力撞得摔倒,急忙左足一点,倏地飞起,从那人墙之顶窜了过去,身子尚未落地,只叫得声苦,但见迎面又是一堵帮众列成的坚壁冲到,忙吸口气,右足著地一点,又从众人头上跃过。岂知那坚壁一堵接著一堵,永无穷尽,前队方过,立即转作后队,翻翻滚滚,犹似巨轮般辗了过来,郭靖武功再强,至此也只有束手待缚。

黄蓉身法灵动,纵跃功夫高过郭靖,但时间一久,一队队的移动巨壁越来越多,趋避奔窜之际渐感心跳气喘,再是东闪西躲一阵,竟与郭靖会在一起,渐渐被逼向山峰一角。黄蓉心念一动,叫道:“靖哥哥,退向崖边。”郭靖听了,一时尚未领会,但依言退向悬崖,眼见离崖边只余五六尺之地,丐帮的坚壁竟然停步不冲,郭靖回头一望,恍然大悟:“啊,下面是个深谷,冲过来收不住脚,不跌死才怪。”向黄蓉望了一眼,刚要说她聪明,却见她脸上突转忧色,只见一堵又厚又高的大墙缓缓移近,这番不是猛冲,却是要慢慢的将二人挤入深谷之中,同时是成百人前后连成了十余列,再也纵跃不过。

郭靖在蒙古时曾与马钰晚晚在悬崖上行走,这君山之崖未必比大漠中的悬崖更高更险,眼见巨壁渐近,叫道:“蓉儿,你伏在我背上,咱们下去。”黄蓉叹道:“不成啊,他们会用大石头投掷,那是死路一条。”郭靖彷徨无计,不知怎地,在这生死悬于一发之际,忽然想起九阴真经上卷之中的一篇文字,说道:“蓉儿,真经中有一篇叫做‘移魂大法’只怕和你说的什么慑心法差不多……好,咱们跟他们拚了,要摔么大家一齐下去。”黄蓉叹道:“这些都是师父所爱的好兄弟,咱们多杀人又有何益?”

郭靖突然双臂直伸,抱起她的身子,低声道:“快逃!”在也面颊上亲了一亲,奋起平生之力,将她向轩辕台上掷去。黄蓉只觉犹似腾云驾雾,从数百人的头顶飞过,知道郭靖要独挡群丐,好让自己乘隙逃走,双足一弯,轻轻落在台上,心中又酸又苦,却见杨康正自得意洋洋的站在台角督战,这良机岂肯错过,足未站定,和身向前一扑,左手手指已搭住绿竹杖杖头。

杨康斗然见她犹似飞将军从天而降,猛吃一惊,举杖待击,黄蓉右手食中二指倏取他双目,同时左足翻起,已将竹杖压住。杨康为保眼珠,只得撒杖下台,他武功本就不及黄蓉,而她这一招又是洪七公所授打狗棒法的最后一记绝招“獒口夺杖”,假若竹杖被高手敌人夺去,只要施出此招,立时夺回,百发百中,即是武功高出杨康数倍之人,遇上这招也决保不住手中杆杖,何况是他?黄蓉夺杖是主,取目是宾,却因手法过快,手指竟已戳得杨康眼珠剧痛,好一阵眼前发黑。

黄蓉双手高举竹杖,叫道:“丐帮众兄弟立即罢手停步。洪帮主并未归天,全是奸徒造谣。”群丐一听,尽皆愕然,此事来得太过突兀,难以相信,但乐闻喜讯,恶听噩耗,原是人之常情,当下人人回首望著高台。

黄蓉叫道:“众兄弟过来,请听我说洪帮主消息。”杨康一时睁不开眼睛,但耳中却听得清楚,在台下也高声叫道:“我是帮主,众兄弟听我号令:先把那男贼挤下崖去,再来捉拿这胡说八道的女贼。”

丐帮帮众对帮主奉若神明,纵有天大之事对帮主号令也决不敢不遵,一听杨康之言,当下发一声喊,踏步向前。黄蓉叫道:“大家瞧明白了,帮主的打狗棒在我手中,我是丐帮的帮主。”群丐一怔,帮主打狗棒被人夺去之事,实是闻所未闻,犹豫之间,又各停步。

黄蓉叫道:“我丐帮纵横天下,今日却被人赶上门来欺侮。黎生、余兆兴两位兄弟被人逼死,鲁长老身受重伤,那是为了什么缘由啊?”群丐激动义愤,倒有半数回过头来听她说话。黄蓉又道:“只因为这姓杨的奸贼与铁掌帮勾结串通,造谣说洪老帮主逝世。你们知道这姓杨的是谁?”群丐纷纷叫道:“是谁?快说,快说。”有的却道:“莫听这女贼言语,乱了心意。”众人七张八嘴,莫衷一是。

黄蓉叫道:“这人不是姓杨,他姓完颜,是大金国赵王爷的儿子。他是存心来灭咱们大宋来著。”群丐俱各一怔,却不肯信。黄蓉寻思:“这事一时之间难以教众人相信,只好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且栽他一赃。”探手入怀,一摸怀中各物幸好未被搜去,当即掏出那日朱聪从裘千仞身上偷来的铁掌,举在半空,叫道:“我刚才从那姓杨的手中抢来了这个东西,大家瞧瞧,那是什么?”群丐与軯辕台相距远了,月光下瞧不明白,好奇心起,一齐涌到台边,叫了起来:“这是铁掌啊,怎么会在他的手里?”黄蓉大声道:“是啊,他是铁掌帮的奸细,身上自然带了这个标记。”

杨康在台下听得脸如死灰,手一扬,两枚钢锥直向黄蓉胸口射去。他相距既近,出手又快,但见两道银光激射而至。黄蓉未加理会,群丐中已有十余人齐声高呼:“留神暗器,小心了!”“啊哟不好!”

那两枚钢锥在软猬甲上一碰,铮铮两声,跌在台上。黄蓉叫道:“姓杨的,你若非作贼心虚,何必用暗器伤我?”群丐见暗器竟然伤她不得,更是骇异万状,纷纷议论;“到底谁是谁非?”“洪老帮主真的没死么?”人人脸上均现惶惑之色,一齐望著四大长老,要请他们作主。众丐排成的坚壁早已散乱,郭靖从人群中走到台边,也无人再加理会。

此时鲁有脚已经醒转,四长老聚在一起商议。鲁有脚道:“现下真相未明,咱们须得对两造详加询问,当急之务是查实老帮主的生死。”净衣派三老却道:“咱们既已奉立帮主,岂能任意更改?我帮列祖列宗相传的规则,帮主号令决不可违。”四人争执不休,净衣派三老打个手势,走到杨康身旁。简长老高声说道:“咱们只信杨帮主的说话。这个巫女不知从何方钻将出来,妖言惑众,决不能听。众兄弟,把她拿下来好好拷打,逼她招供。”

郭靖一跃上台,叫道:“唯敢动手?”众人见他神威凛凛,无人敢上台来。裘千仞率领徒众远远站著,隔岸观火,见丐帮内哄,心中暗自得意。

黄蓉朗声说道:“洪老帮主目下好端端在临安大内禁宫之中,只因爱吃御厨食物,不暇分身,是以命我代领本帮帮主。待他吃饱喝足,自来与各位相见。”四大长老,八袋弟子等均知洪七公贪吃的性子,心想这话倒也有八分相像。黄蓉又道:“这姓杨的邀了铁掌帮的帮手,暗使奸计害我,偷了帮主的打狗棒来骗人,你们怎能不辨是非,胡乱相信?我帮四大长老见多识广,怎么连这一个小小的奸计,竟也瞧不破、识不透?”群丐听她忽然发言相责,不由得望著四大长老,各有相疑之色。

杨康到此地步,只有嘴硬死顶,说道:“你说洪帮主还在人世,他何以命你接任帮主?他要你任帮主,又有甚信物?”黄蓉将竹杖一挥道:“这是帮主的打狗棒,难道还不是信物?”杨康强颜大笑,说道:“哈哈,这明明是我的法杖,你刚才从我手中夺去,谁不见来?”黄蓉笑道:“洪帮主若是授你打狗棒,怎能不授你打狗棒法?若是授了你打狗棒法,这打狗棒又怎能让我夺来?”杨康听她接连四句之中,都提到打狗棒,只道她是言语轻薄,大声道:“这是我帮帮主的法杖,什么打狗棒不打狗棒,休得胡言,亵渎了宝物。”他自以为此语甚是得体,可以讨得群丐欢心,岂知这竹杖实是叫作“打狗棒”,胖瘦二丐因敬重此棒,与杨康一路偕来时始终不敢直呼“打狗棒”之名。他这几句明明是自认不知此棒真名,群丐立即瞪目相视,脸上均有怒色。杨康极是乖巧,已知自己这几句话说得不对,只是不知错在何处,万料不到如此重要的一根法杖,竟会有这样粗俗的一个名字。

黄蓉微微一笑,道:“宝物长,宝物短的,你要,那就拿去。”伸出竹杖,候他来接,杨康大喜,欲待上台取杖,却又害怕郭靖。彭长老低声道:“帮主,咱们保驾。先拿回来再说。”他当先跃上台边,杨康与简梁二老跟著上台。黄蓉大大方将竹杖递了过来,杨康防她使甚诡计,微一迟疑,竖左掌守住门户,这才接杖。

黄蓉撤手离杖,笑问:“拿稳了么?”杨康紧握杖腰,怒道:“怎么?”黄蓉突然左手一搭,左足飞起,右手前伸,倏忽之间,又将竹杖夺了过来。彭梁二人大惊欲救,那杖早已到了黄蓉手中,这三老都是极高的高手,三人环卫,竟自防护不住,眼睁睁被她空手抢了过去,不由得又惊又愧。

黄蓉将杖往台上一抛,道:“只要你拿得稳,就再取去。”杨康尚自犹豫,简长老长袖挥出,已将那杖卷了起来。这一挥一卷干净利落,潇洒自如,实非身负绝艺者莫办,台下群丐看得分明,已有人喝起采来。

简长老举杖过顶,递给杨康。黄蓉笑道:“洪帮主传授此棒给你之时,难道没教你要牢牢拿住,别轻易给人抢去么?”格格笑声之中,双足一点,从简梁二老之间斜身而过,直欺到杨康面前。简长老左腕翻处,反手擒拿,岂知黄蓉这一跃正是洪七公亲授的“燕双飞”身法,灵动有如玉燕,简长老一拿却拿了个空,相距如是之近,居然失手,这是他生平罕有之事,心中只微微一震,只听棒声飒然,已横扫足胫而来。简梁二老急忙一跃避过。黄蓉笑道:“这招叫做‘棒打双犬’!”白衫飘动,俏生生一个人形,站在轩辕台东角,那根碧绿晶莹的竹杖在她手中映著月色,发出淡淡微光,这一次夺杖起落更快,竟无人看出她用的是什么手法。

郭靖高声叫道:“洪帮主将打狗棒传给谁了?难道还不明白么?”台下群丐见她接连夺棒三次,一次快似一次,不禁疑心大起,纷纷议论起来。

鲁有脚朗声道:“众位兄弟,这位姑娘适才出手,当真是老帮主的功夫。”简长老和彭梁二人对望一眼,说道:“她是老帮主弟子,自然得到传授,那有什么希奇?”鲁有脚道:“自来打狗棒法,非丐帮帮主不传,简长老难道不知这个规矩?”简长老冷笑道:“这位姑娘学得一两路空手抢白刃的高招,末必就是打狗棒法?”鲁有脚心中也是将信将疑,说道:“好,姑娘,请你将打狗棒法试演一遍,倘若确是老帮主真传,天下丐帮兄弟自必倾心服你。”简长老道:“这套棒法咱们都是只闻其名,无人见过,谁能分辨真假。”鲁有脚道:“依你说怎地?”简长老双掌一拍,大声道:“只要这位姑娘用棒法打败了这对肉掌,姓简的死心塌地奉她为主,若是再有二心,教我万箭透身,千刀分尸。”鲁有脚道:“嘿,这位姑娘有多大年纪?她棒法纵精,怎能敌得过你数十载寒暑之功?”

两人正自争论未决,梁长老性子暴躁,已听得老大不耐,挺刀扑向黄蓉,叫道:“打狗棒法是真是假,一试便知。看刀!”呼呼呼连劈三刀,寒光闪闪,这三刀威猛迅捷,但均避开黄蓉身上要害之处,又快又准,不愧是丐帮高手。

黄蓉将竹杖往腰带中一插,足下未动,上身微晃,避过三刀,笑道:“对你也用得著打狗棒法?你配么?”左手进招,右手竟来硬夺他手中单刀。

梁长老名震江湖,见这乳臭未干的一个黄毛ㄚ头竟自对自己如此轻视,怒火上冲,三刀一过,立时横砍硬劈,连施绝招。简长老此时对黄蓉已不若先前敌视,知道中间必有隐情,只怕梁长老卤莽从事,伤害于她,叫道:“梁长老,可不能下杀手。”黄蓉笑道:“别客气!”身形飘忽,拳打足踢,肘撞指截,瞬息间连变了十几套武功。

台下群丐看得神驰目眩,八袋弟子中的瘦丐忽然叫道:“啊,这是莲花掌!”那胖丐跟著叫道:“咦,这小姑娘也会铜锤手!”他叫声未歇,台上黄蓉又已换了拳法,台下丐帮中高手一一叫了出来:“啊,这是帮主的混天功。”“哈哈,她用铁帚腿法!”“这招叫做‘垂手破敌’!”

原来洪七公生性疏懒,不喜收徒传功,丐帮众弟子立了大功的,他才传授一招两式,作为奖励。黎生武功不弱,也只受他传了降龙十八掌中的一招“神龙摆尾”。洪七公又有一个脾气,一路功夫传了一人之后,不再传给旁人,所以丐帮诸兄弟所学各自不同,只有黄蓉乖巧伶俐,烹饪手段又高,特别得他欢心,才在长江之滨的姜庙镇上,学得了他数十套精妙武功。这时她有心在群丐之前炫示,将洪七公亲传的本领一一施展出来,群丐中有学过的,都情不禁的呼叫出口。梁长老刀法精妙,若凭真实功夫,实在黄蓉之上,只是见她连换怪异招数,层出不穷,一时眼花缭乱,不敢进招,只将一柄单刀使得泼水不进,紧紧守住门户。

刀光拳影中黄蓉忽地收掌当胸,笑道:“认栽了么?”梁长老未展所长,岂肯服输?单刀从怀中斗然翻出,纵刃斜削。黄蓉不避不让,任他这一刀砍下,只听众丐齐声惊呼,简长老与鲁有脚大叫:“住手!”梁长老收势不及,一刀正好砍在黄蓉左肩,暗叫:“不好!”正自大悔,突然手腕一麻,呛啷一声,单刀已跌落在地。他那里知道黄蓉身穿软猬甲,再锋利的宝刀也伤她不得,就在他欲收不收、又惊又悔之际,腕后三寸处的“会宗穴”已被黄蓉用家传“兰花拂穴手”拂中。

黄蓉伸足踏住单刀,侧头笑道:“怎样?”梁长老本以为这一刀深入肩胸,非死也必重伤,那知她丝毫无损,一时之间想不到她有护身宝衣,惊得呆了,不敢答话,一跃退开。裘千仞却在远处说道:“人家有桃花岛镇岛之宝护身,你单刀不砍她脑袋,怎伤得了她?”

简长老低眉凝思。黄蓉笑道:“怎么?你信不信?”鲁有脚连使眼色,叫她见好便收,他瞧出黄蓉家数虽博,功力却大不及梁长老之深,若非出奇制胜,最多也只能打成平手,简长老武功更远在梁长老之上,黄蓉决非他的敌手,但见她笑吟吟的不理会自己眼色,甚是焦急,欲待开言,自己双手手骨被裘千仞捏碎,忍了半日,这时更加剧痛难熬,全身冷汗,那里还说得出话来。

简长老缓缓抬头,说道:“姑娘,我来领教领教!”郭靖在旁见他神定气闲,手滞足呆,也知黄蓉敌他不过,决意揽在自己身上,拾起捆缚过自己的牛皮索,一收一挥,倏地飞出,卷住简长老那根被裘千仞插入山石的钢杖,劲透索端,喝一声:“起!”那钢杖被绳索一扯,激飞而出。

那杖来势本向简长老飞去,郭靖纵身上前,抢在中间,一掌“时乘六龙”在杖旁劈了过去。这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一招,力道非同小可,那钢杖受这劲力一带,猛然间转头斜飞。郭靖伸手接住,左掌握住杖头,使一招“天蝮之屈”,右掌握住杖尾,使一招“龙蛇之蛰”,他以左右互搏之术,同使降龙二掌,本被裘千仞拗成圆圈的钢杖,被这两股力道一拉一张,复又伸得笔直。他拉直钢杖,双手撤掌一合,一招“见龙在田”,掌缘击在钢杖中腰,叫道:“接兵刃吧!”那钢杖平著身子,向简长老横飞而去。

杖挟风声,势不可当,简长老知道若是伸手去接,手骨立时折断,急忙跃开,只怕伤了台下众丐,叫道:“台下让开!”那知黄蓉倏地伸出竹棒,棒头搭在钢杖腰里,轻轻往下一按。武学中有言道:“四两拨千斤”,这一按力道虽轻,却是打狗棒法中一招“压扁狗背”的精妙招数,力道恰到好处,竟将那钢杖按在台上,笑道:“你用钢杖,我用竹棒,咱俩过过招玩儿。”

简长老惊疑不已,打定了不胜即降的主意,弯腰拾起钢杖,杖头向下,杖尾向上,躬身道:“请姑娘棒下留情。”这杖头向下,原是武林中晚辈和长辈过招时极恭敬的礼数,意思是说不敢平手为敌,只是请予指点。黄蓉竹棒一伸,一招“拨狗朝天”,将钢杖杖头挑得甩了上来,笑道:“不用多礼,只怕我本领不及你。”这钢杖是简长老用了数十年得心应手的兵刃,被她轻轻一挑,竟尔把持不住,杖头直翻起来,砸向自己额角,急忙振腕收住,心中更是暗暗吃惊,当下依晚辈规矩让过三招,钢杖一招“秦王鞭石”,从背后以肩为支,扳击而下,使的是梁山泊好汉鲁智深传下来的“疯魔杖法”。

黄蓉见他一击之势威猛异常,心想只要被他杖尾扫到,纵有猬甲护身,却也难保不受内伤,当下不敢怠慢,展开师授“打狗棒法”。在钢杖闪光中欺身直上。这钢杖重逾三十斤,竹棒却只十余两,但丐帮帮主世代相传的棒法果然精微奥妙,黄蓉一上来全是进手招数。虽然两件兵刃轻重悬殊,大小难匹,但数招一过,那粗如儿臂的钢杖竟被一根小竹棒逼得施展不开。

简长老初时只怕失手打断本帮的世传宝棒,出杖极有分寸,当与竹棒将接未触之际,立即收杖,岂知黄蓉的棒法凌厉无伦,或点穴道,或刺要害,简长老被迫收杖回挡,十余合后,但见四面八方俱是棒影,全力招架尚且不及,那里还有余暇顾到勿与竹杖碰撞?郭靖大为叹服:“恩师武功,确是人所难测。”忽见黄蓉棒法一变,一手捉住棒腰,将那竹棒舞成一个圆圈,宛似戏耍一般。

简长老一呆,钢杖抖起,猛点对方左肩。黄蓉竹棒疾翻,搭在钢杖离杖头一尺之处,顺势向外牵引,这一招十成中倒有九成是借用了对方之力。简长老只感钢杖似欲脱手飞出,急忙运劲回缩,那知竟似被竹棒牢牢黏住,钢杖后缩,竹棒跟著前行。他明知自己武功在对方之上,这时也不由得暗暗心惊,连变七八种杖法,终究摆脱不了竹棒的黏缠。

那打狗棒法共有绊、劈、缠、戳、挑、引、封、转八诀,黄蓉这时使的是“缠”字诀。那竹棒有如一根极坚极韧的细藤,缠住了大树之后,任它横挺直长,休想再能脱却束缚。更拆数招,简长老力贯双膀,使开“大力金刚杖法”,将一根钢杖运得呼呼风响,但他挥向东,竹棒跟向东,他打到西,竹棒随到西。黄蓉毫不用力,棒随杖行,看来似乎全受简长老摆布,其实是如影随形,厉害无比,好似骑术极高之人乘上野马,任它暴跳狂奔,始终是乘坐在马背之上。

大力金刚杖法使到一半,简长老心中再无半点犹疑,正要撤杖服输,彭长老忽在台边叫道:“用擒拿手法抓她棒头。”黄蓉道:“好,你来抓!”棒法一变,使出了“转”字诀。那“缠”字诀是随敌东西,这“转”字诀却是令敌随已,但见那竹棒化成一团碧影,猛点简长老后心“强间”、“风府”、“大椎”、“灵台”、“悬枢”各大要穴。这些穴道均在背脊中心,只要被棒端点中,非死即伤。简长老识得厉害,势在不及回杖相救,只得向前窜跃趋避,岂知黄蓉的点打连绵不断,一点不中,又点一穴,那棒影只在他背后各穴上晃来晃去。

简长老无法可施,只得向前急纵,却是避开前棒,后棒又至。他脚上加劲,欲待得机转身,但他纵跃愈快,黄蓉点得愈急。台下群丐但见她绕著黄蓉飞奔跳跃,大转圈子。黄蓉点在中心,举棒不离他的后心,那竹棒从左手交到右手,又从右手交到左手,连身子也不必转动,好整以暇,悠闲之极。简长老奔了七八个圈子,高声叫道:“黄姑娘手下容情,我服你啦!”一面大叫,足下可丝毫不敢停步。

黄蓉笑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简长老忙道:“对,对!小人该死,小人参见帮主。”要待回身行礼,但见竹棒毫不放松,只得继续奔跑,到后来汗流浃背,白胡子上全是水滴。黄蓉心中气恼已消,也就不为己甚,笑上双颊,竹棒一缩,使起“挑”字诀,搭在钢杖向上一甩,简长老如逢大赦,立即撤手,回身深深打躬。台下群丐齐声高叫:“参见帮主!”一齐行礼。简长老踏上一步,一口唾液正要向黄蓉脸上吐去,但见她白玉般的脸上透出珊瑚之色,娇如春花,丽若朝霞,这一口唾液那里吐得上去?

一个迟疑,咕的一声,将一口唾液咽入了咽喉,但听得头顶风响,钢杖落将下来,他怕黄蓉疑心,不敢举手去接,纵身跃开,却见人影一闪,一人跃上台来,接住了钢杖,正是四大长老中位居第三的彭长老。

黄蓉被他用“慑心法”擒住,最是恼恨,见此人上来,正合心意,也不说话,一棒迳点他前胸“紫宫穴”,要用“转”字诀连点前胸大穴,逼他不住倒退,比简长老适才更加狼狈。那彭长老狡猾异常,知道自己武功不及简长老,他尚不敌,自己也就不必再试,见黄蓉竹棒点来,不闪不避,叉手行礼。黄蓉将棒端点在他“紫宫穴”上,含劲未发,怒道:“你要怎地?”彭长老道:“小人参见帮主。”黄蓉怒目瞪了他一眼,与他目光一接,不禁心中微微一震,急忙转头,但说也奇怪,明知瞧他眼睛必受伤害,可是不由自主的要想再瞧他一眼,一回首,只见他双目中精光逼射,动人心魄,这次转头也已不及,立即闭上眼睛。

彭长老微笑道:“帮主,您累啦,您歇歇吧。”声柔音和,极是悦耳动听。黄蓉果觉全身倦怠,心想累了这大半夜,也真该歇歇了,心念这么一动,更是目酸口涩,精疲神困。简长老这时既已奉黄蓉为帮主,那就倾心竭力的保她,知道彭长老又欲行使“慑心法”,上前喝道:“彭长老,你敢对帮主怎地?”彭长老微笑,低声道:“帮主要安歇,她也真太倦啦,你莫惊扰她。”

黄蓉心中知道危急,可是全身酸软,双眼直欲闭住沉沉睡去,就算天塌下来,也须先睡一觉再说,就在这心智一半昏迷、一半清醒之际,猛然间想起郭靖说过的一句话,好似忽从梦中惊醒,叫道:“靖哥哥,你说真经中有‘移魂大法’?”郭靖早已瞧出不妙,心想若是那彭长老再使邪法,立时上去一掌将他击毙,听黄蓉如此说,忙上前在她耳边将经文背诵了一遍。

须知“慑心法”或“移魂大法”,均与今日之催眠术、心理分析等等相似,系以专一强固之精神力量,控制对方心灵,原非怪异,只是当时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自不免惊世骇俗。

且说黄蓉一听郭靖背诵经文,叫她依著止观法门,由“制心止”而至“体真止”,她内功本有根基,人又聪敏,一点即透,当即闭目默念,心息相依,绵绵密密,不多时即寂然宁静,睁开眼来,一个心若有意,若无意,已至忘我境界。彭长老见她闭目良久,只道已受了自己言语所惑,昏沉睡去,正自欣喜,欲待再施狡计,突然见她睁开双眼,向著自己微微而笑。

彭长老也报以微微一笑,但见她笑得更是欢畅,不知怎地,只觉全身轻飘飘的快美异常,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起来。黄蓉心想九阴真经中所载的功夫果然厉害无比,只这一笑之间,已胜过了对方,当下也就格格浅笑。

彭长老心知不妙,猛力镇慑心神,那知这样一惊一急,心神更是难收,望著黄蓉笑生双靥,那里还能自制,站起身来,捧腹狂笑。只听得他哈哈,嘻嘻,啊哈,啊哟,又叫又笑,声音越笑越响,在湖面上远远传了出去。群丐面面相觑,不知他笑些什么。简长老连叫;“彭长老,你干什么?怎敢对帮主恁地不敬?”彭长老指著他鼻子,笑得弯了腰。简长老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古怪,伸袖用力擦了几擦。彭长老笑得更加猛烈,一跃下台,在地下大笑打滚。

群丐这才知道不妙,彭长老两名亲信弟子抢上前去相扶,被他挥手推开,自顾大笑不已。只一盏茶时分,已笑得气息难通,满脸紫胀,若是常人,受到这移魂大法,只是昏昏欲睡而已,原无大碍,他却是正在聚精会神的运起慑心术对付黄蓉,被她突然还击,这一来自受其祸,自是比之常人反而厉害十倍。

简长老心想他只要再笑片刻,必致窒息而死,躬身向黄蓉道:“敬禀帮主,彭长老对帮主无礼,原该重惩,但求帮主大量宽恕。”鲁有脚与梁长老也一齐躬身相求,求恳声中杂著彭长老声嘶力竭的笑声,显得极是诡异。

黄蓉向郭靖道:“靖哥哥,够了么?”郭靖道:“够了,饶了他吧。”黄蓉道:“三位长老,你们要我饶他,那也可以,只是你们大家不得在我身上唾吐。”简长老见彭长老命在倾刻,忙道:“帮规是帮主所立,也可由帮主所废,弟子们但凭吩咐。”黄蓉见可免这吐唾之厄,心中大喜,笑道:“好啦,你去点了他的通谷穴,商曲穴。”

简长老一跃下台,伸手依言点了他两处穴道。彭长老笑声止歇,翻白了双眼,尽自呼呼喘气,委顿不堪。

黄蓉笑道:“这我真要歇歇啦!咦,那杨康呢?”郭靖道:“走啦!”黄蓉跳了起来,叫道:“怎能让他走了?那里去啦?”郭靖向湖中一指道:“他跟那裘老头儿走啦。”黄蓉望著湖中帆影,眼见相距已远,追之不及,恨恨不已,心知郭靖存心忠厚,顾念两代结义之情,明见他逃走却不加阻拦。

原来杨康见黄蓉与简长老一动手,知道若不走为上著,立时性命难保,乘著众人全神观斗之际,悄悄溜到铁掌帮帮众之中,央求相救,裘千仞一听他是完颜烈世子,自然拍胸相保,瞧这情势,黄蓉接任帮主之局已成,无可挽救,郭黄武功高强,丐帮势大难敌,当下不动声色,率领帮众下船离岛。丐帮弟子中虽有人瞧见,但黄简激斗方酣,无人主持大局,只好听其自去,不加理会。

黄蓉执棒在手,朗声说道:“现下洪帮主未归,由我暂且署理帮主事宜。简、梁两位长老率领八袋弟子,东下迎接洪帮主。鲁长老且在此养伤。”群丐欢声雷动。黄蓉又道:“这彭长老心术不正,你们说该当怎地处治?”简长老躬身道:“彭兄弟罪大,原该处以重刑,但求帮主念他昔年曾替我帮立下大功,免他死罪。”黄蓉笑道:“我早料到你会求情,好吧,刚才他笑也笑得够了,革了他的长老,叫他做八袋弟子吧。”简、鲁、彭、梁四老一齐称谢。黄蓉道:“众兄弟难得聚会,定然有许多话说。你们好好葬了黎生、余兆兴两位。我瞧鲁长老为人最好,一应大事全听他吩咐,我这就要走,咱们在临安府相见吧。”牵著郭靖的手,下山而去。

群丐一直送到君山脚下,待她坐船在烟雾中没了踪影,方始重上君山,商议帮中大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