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七十回  骑鲨遨游

金庸2018-12-21 10:58:26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这一晚一切整理就绪,只待次日启航。临寝之时,黄蓉道:“明儿要不要跟他们道别?”郭靖道:“得跟他们订个十年之约,咱们受了这样的欺侮,岂能就此罢手?”黄蓉拍手道:“正是!求求老天爷,第一保佑这两个恶贼回归中土,第二保佑老毒物命长,活得到十年之后。”

次日天尚未明,洪七公年老醒得早,隐隐约约间听到海滩上似有响动,坐起一听,海中并有水声,忙道:“靖儿,海滩上什么声音?”郭靖翻身下树,奔上一块岩石,向海边一望,不禁高声咒骂,追了下去。此时黄蓉也已醒了,一面跟著追去,一面问道:“靖哥哥,什么事?”郭靖遥遥答道:“这两个恶贼上了咱们的筏子。”

黄蓉闻言吃了一惊。待得两人奔到海旁,欧阳锋已将侄儿抱上木筏,张起轻帆,离岸已有数丈。郭靖大怒,要待跃入海中追去,黄蓉一把拉住他的袖子道:“赶不上啦。”只听得欧阳锋哈哈大笑,叫道:“多谢你们的木筏啊!”

郭靖暴跳如雷,发足向身旁一株紫檀树猛踢。黄蓉灵机一动,叫道:“有了!”捧起一块大石,靠在那紫檀树向海的一根桠枝上,说道:“你用力扳,咱们发炮。”郭靖大喜,双足顶住树根,两手握住树枝,向后急扳。那紫檀木又坚又韧,被他这一扳,登时向后弯转,当即双手一松,呼的一响,那大石向海中飞去,落在木筏旁边,激起了丈许水花。

黄蓉叫了声:“可惜!”又装“炮弹”,这一次瞄得准,正好打在筏上。只是那木筏扎得极为坚牢,受石弹这么一击,并无大碍。两人接著连发三“炮”,倒有两“炮”落空,跌在水中。黄蓉见炮轰无效,忽然异想天开,叫道:“快,我来做炮弹!”郭靖一怔,随即领悟,知她水性既高,轻身功夫又极了得,并无危险,拔出身边匕首,塞在她的手中,道:“要小心了。”使力将树枝扳后。黄蓉跃上树枝坐稳,叫道:“发炮啊!”郭靖手一放,她身子向前一弹,在空中笔直飞去,一个筋斗,在离木筏三丈之处轻轻入水,端的是水花不起,美妙异常。欧阳叔侄不禁瞧得呆了。

她入水之前深深吸了一口气,一入水即向筏底潜去,只见头顶一黑,知已到了木筏之下。欧阳锋把木桨在水中四下乱打,那里打得著她,黄蓉举起匕首,正要往结扎木筏的绳索上割去,忽然心念一动,减小劲力,只在几条主索上轻轻划了几刀,将绳索三股中割断二股,叫那筏子到了汪洋大海之中,受巨浪一冲一撞,那时方才散开。

她割索已毕,又复潜水,片刻间已游出十余丈外,这才钻出海面,大呼大叫,假装追赶不及。欧阳锋狂笑扬帆,过不多时,木筏已远远驶了出去。

待得她走上海滩时,洪七公也已赶到,正与郭靖同声痛骂,却见黄蓉脸有得色,问知端的,不禁大声喝采。黄蓉道:“虽然叫这两个恶贼葬身大海之中,咱们可又得从头干起。”

三人饱餐一顿,精神勃勃的即去伐木扎筏,不数日,又已扎成,眼见东南风急,张起用树皮编织的便帆,离岛西去。黄蓉望著那景色秀美的荒岛越来越小,喟然叹道:“咱们三个险些儿都丧生在这荒岛之上,可是今日离去,倒又有点教人舍它不得。”郭靖道:“他日无事,咱们再来重游可好?”黄蓉拍手道:“好,那时候你可不许赖。咱们先给这小岛起个名字。师父,你说什么好?”

洪七公道:“你在岛上用巨岩压那小贼,就叫压鬼岛好啦。”黄蓉摇头道:“那多不雅。”洪七公笑道:“你要雅,那趁早别问老叫化。依我说,老毒物在岛上吃我的尿,不如叫作吃尿岛。”黄蓉笑著连连摇手,侧头而思,只见天边一片彩霞,璀灿华艳,正罩在小岛之上,当下叫道:“就叫作明霞岛吧。”洪七公摇头道:“不好,不好,那太雅了。”郭靖听著师徒二人争辩,只是含笑不语。

顺风航了两日,风向仍是不变。第三日晚间,洪七公与黄蓉都已睡著,郭靖掌舵守夜,海上风声涛声之中,忽然传来“救人哪,救人哪!”两声叫喊。那声音有如破钹相击,虽混杂在风涛呼啸之中,仍是神完气足,听得清清楚楚。洪七公翻身坐起,低声道:“是老毒物。”只听得叫声又是一响。黄蓉一把抓住洪七公的手臂,颤声道:“是鬼,是鬼!”

这时正当六月将尽,天上无月,但有疏星数点,照著黑漆漆的一片大海,深夜之中传来这几声呼叫,确是令人毛骨悚然。洪七公叫道:“是老毒物么?”他武功一失,声音传送不远,郭靖气运丹田,叫道:“是欧阳世伯么?”只听得欧阳锋在远处叫道:“是我欧阳锋,救人哪。”黄蓉惊惧未息,道:“不管他是人是鬼,咱们转舵快走。”

洪七公忽道:“救他!”黄蓉急道:“不,不,我怕。”洪七公道:“不是鬼。”黄蓉道:“是人也不该救啊。”洪七公道:“济人之急,这是咱们丐帮的帮规,你我是两代帮主,不能坏了历代相传的规矩。”黄蓉无奈,只得眼巴巴的看著郭靖把著筏舵,循声过去。沉沉黑夜之中,依稀见到两个人头在水面随著波浪起伏,人头旁浮著一根大木,想是木筏散后,欧阳叔侄抢住一根筏木,这才支持至今。

郭靖俯身出去,抓住在欧阳公子后领,提到筏上。洪七公侠义为怀,竟尔忘了自己武功已失,伸手相援。欧阳锋抓住他的手,一借力,人已跃到筏上,但这一甩之下,洪七公扑通一声,掉入了海中。

郭靖与黄蓉大惊,同时跃入海中,将洪七公救了起来。黄蓉怒责欧阳锋道:“我师父好意救你,你怎地反而将他拉入海中?”欧阳锋已知洪七公身上并无功夫,否则适才这么一拉,岂能将一个武功高明之士拉下筏来?但他在海中浸了数日,已是筋疲力尽,此时不敢强项,低头说道:“我……我确然不是故意的,七兄,做兄弟的跟你陪不是了。”洪七公哈哈一笑,道:“好说,好说,只是老叫化的本事,可就泄了底啦。”

各人身上全湿,均无衣服替换,只好硬挺。欧阳锋道:“好姑娘,你给些吃的,咱们饿了好几天啦。”黄蓉道:“这筏上只备三人的粮食清水,分给你们不打紧,咱们吃什么啊?”欧阳锋道:“好吧,那只请您分一点儿给我侄儿,他腿上伤得厉害,实是顶不住。”黄蓉道:“果真如此,咱们做个买卖,你的毒蛇伤了我师父,他至今未愈,你拿解药出来。”欧阳锋从怀中摸出两个小瓶,递在她的手里,说道:“姑娘您瞧,瓶中进了水,解药都给水冲光啦!”

黄蓉接过瓶子,摇了几摇,放在鼻端一嗅,果然瓶中全是海水,说道:“既是如此,你将解药的方子说出来,咱们一上岸就去配药。”欧阳锋道:“若是要骗你粮食清水济急,我胡乱说个单方,你也不知真假,但我欧阳锋岂是这等人?实对你说,我这怪蛇是天下一奇,厉害无比,一给咬中,纵然武功高强之人一时不死,八八六十四日之后,也必落个半身不遂,终身残废。解药的单方说给你听本亦无妨,只是各种药料不但采集极难,更且得三载寒暑之功,方能泡制得成,这话说到此处为止,你要我给七兄抵命,那也由你吧。”

黄蓉与郭靖听了这番话,倒也佩服,心想:“此人虽然歹毒,但在死生之际,始终不失了武学大宗师的身份。”洪七公道:“蓉儿,他这话不假,一个人命数有定,老叫化也不放在心上。你给他吃的吧。”黄蓉暗自神伤,知道师父是终于好不了的了,拿出一只烤熟的野羊腿,掷给欧阳锋。

欧阳锋先撕几块喂给侄儿吃了,自己才张口大嚼。黄蓉冷冷的道:“欧阳伯伯,你伤了我师父,二次华山论剑之时,恭喜你独冠群英啊。”欧阳锋道:“那未必尽然,天下还有一件物事治得了七兄的伤。”

郭靖与黄蓉同时跳起,那木筏侧了一侧,两人齐声问道:“当真?”欧阳锋咬著羊腿,道:“只是此物难得而已,你们师父自然知晓。”两人眼望师父,洪七公笑道:“我自然知晓,可是说它作甚?”黄蓉拉住他的衣袖,求道:“师父,您说,咱们总要去想法子弄到。我求爹爹去,他一定肯帮助咱们去找。”

欧阳锋轻轻“哼”了一声。黄蓉道:“你哼什么?”欧阳锋不答。,洪七公道:“他是笑你以为自己爹爹无所不能,须知那人身上之物,就算是你爹爹,也万万拿他不到。”黄蓉奇道:“那人!是谁啊?”洪七公道:“且莫说那人武功盖世,即令他手无缚鸡之力,老叫化也决不做这种损人利己之事。”黄蓉沉吟道:“武功盖世?啊,我知道啦,是南帝段皇爷。师父,您说,那是什么物事?怎么又损人利己了。”洪七公道:“睡吧,别问啦,我不许你再提这回事,知不知道?”黄蓉不敢再问,她怕欧阳锋偷取食物,靠在水桶与食物堆上而睡。

次晨醒来,黄蓉见到欧阳叔侄,不禁吓了一跳,只见两人面目黄肿,全身水胀,想是在海中连浸数日之故。木筏航到申牌时分,远处望见一条一条黑线,隐隐似是陆地,郭靖首先叫了起来。再航了一顿饭时分,看得清清楚楚,果是陆地,此时风平浪静,只是日光灼人,热得难受。欧阳锋忽地站起,身形一晃,双手齐出,一手一个,将郭靖黄蓉抓住,脚尖起处,又将洪七公身上穴道踢中。

郭黄二人出其不意,被他抓住脉门,登时半身稣麻,齐声惊问:“干什么?”欧阳锋一声狞笑,却不答话。洪七公穴道被点中后身子动弹不得,口中却尚能说话,叹道:“老毒物一生不肯受人恩惠,咱们救了他的性命,他岂能再容咱们在世上与他并存。唉,只怪我黑夜之中救人心切,忘了这一节,倒累了两个孩子的性命。”欧阳锋道:“你知道就好啦。再说,九阴真经既到了我的手中,岂能再在这姓郭的小子心中另行留下一部,遗患无穷。”洪七公听他说到九阴真经,心念一动,忽道:“努尔七六,哈瓜儿,宁血契卡,平道儿……”

欧阳锋一怔,听来正是郭靖所写的经书中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怪文,听洪七公如此说,只道他懂得其中含义,心想:“经书中这一大篇怪文,许或是全经的关键,我若将这三人杀了,只怕世上再无人懂,那我纵得经书,也是枉然。”问道: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洪七公道:“混花察察,雪根许八吐,米尔米尔……”欧阳锋以为话中含有深意,正自思索,洪七公大喝一声;“靖儿动手。”郭靖左手一拉,右手呼的一掌拍出,同时左足也已飞起。

他两人被欧阳锋倏施袭击,抓住了脉门,原本已无法抵挡,洪七公一番胡言乱语,瞎说八道,欧阳锋果然中计,分神之际手上微松,郭靖立施反击。他将真经中“易筋锻骨篇”练到了第二段,虽无新的招数拳法学到,但原来的功力斗然间增强了二成。他这一拉、一拍、一踢,招数是平平无奇,但劲力竟大得异常。欧阳锋一惊,筏上地位甚小,无可退避,只得举手格挡,抓住黄蓉的手却仍是不放。

郭靖拳掌齐施,攻势犹似暴风骤雨,心知在这木筏之上,如让欧阳锋缓手运起蛤蟆功来,那三人真是死无葬生之地了。这一轮急攻,倒也把欧阳锋逼得倒退了几步。黄蓉身子一侧,横肩向他撞去,欧阳锋暗暗好笑,心想:“你这小ㄚ头向我身上撞来,不反弹你到海中才怪。”

心念甫动,黄蓉肩头已然撞到,欧阳锋不避不挡,并不理会,岂知胸口突觉刺痛,这才惊觉她原来穿著桃花岛镇岛之宝的软猬甲,这时怹他站在筏边,已是半步都不能再退,她甲上又布满尖刺,无可著手之处,急忙左手放脱她的脉门,借势往外一甩,将她猛推出去。黄蓉站立不定,眼见要跌入海中,郭靖回手一把拉住,左手却仍向敌人进攻。黄蓉拔出匕首,猱身而上。

欧阳锋站在筏边,浪花不住溅上他的足跟,不论郭靖黄蓉如何进攻,始终不能将他逼入海中。洪七公与欧阳公子都是动弹不得,眼睁睁瞧著这场恶斗,心中只是怦怦乱跳,见到双方势均力敌,生死间不容发,皆苦恨不能插手相助。

按说,欧阳锋的武艺原本远胜郭靖,却是一来他在海中浸了数日,性命倒已去了半条;二来黄蓉武功虽不甚高,但身披猬甲,手有匕首锋锐之极,这两件攻防利器却也教他大为顾忌,三来郭靖的降龙十八掌、七十二路空明拳、左右互搏、全真派内功、以及最近练的九阴真经“易筋锻骨篇”等合成一起之后,却也是非同小可,是以三人在筏上打了难分难解。

时候一长,欧阳锋掌法愈打愈是厉害,郭黄二人渐感不敌,洪七公暗暗著急。只见掌影飞舞中欧阳锋一脚踢起,声势惊人,黄蓉不敢拆解,一个筋斗翻入了海中。郭靖奋力抵挡,更感吃力,但黄蓉从左边跌入,立时从筏底钻过,却从右边跃起,一匕首向欧阳锋背心刺去。欧阳锋本已得势,这一来前后受敌,又打成了平手。

黄蓉一面奋战,一面暗筹对策,心想:“如此斗下去,咱们功力远不及他,终须落败,不到海中,总是胜他不了。”心念一动,一匕首割断帆索,那便帆登时落下,木筏在波浪上一起一伏不再前行。她退开两步,扯著帆索在洪七公身上绕了几转,再在木筏的一根主材上绕了几转,牢牢打了两个结。

她这一退开,郭靖立感不支,勉力接了三招,第四招已是招架不住,只得向后退了一步。欧阳锋得理不饶人,第五,第六招连绵而上。郭靖一退再退,以“鱼跃于渊”一招接过了第七招,第八招却又招架不住,再退一步,左足踏空,好郭靖,临危不乱,右足飞起一脚,守住退路,叫敌人不能乘势相逼,然后扑通一声,跃入海中。

那木筏猛晃两晃,黄蓉借势一跃,也跳入了海中,两人扳住木筏,一掀一抬,眼见就要将筏子翻过身来。这一翻不打紧,欧阳公子非立时毙命不可,欧阳锋到了水中,自然也已非郭黄二人之敌,洪七公却是身子缚在筏上,二人尽可结果了西毒,再救师父。欧阳锋识得此计,提足对准洪七公的脑袋,高声喝道:“两个小家伙听了,再晃一晃,我就是这么一脚!”

黄蓉一计不成,二计早生,一吸气潜入海底,伸匕首就割系筏的绳索,此时离陆地不远,算计了欧阳叔侄之后,再抱住大木筏浮上岸去也自无妨。只听得喀喀数声,那木筏已分成两半。欧阳公子在左边一半,欧阳锋与洪七公却在右边一半。欧阳锋暗暗心惊,一伸手先将侄儿提了过来。弯腰俯身,望著水中,只等黄蓉再割,一把扭住她身子揪上筏来。

他这副模样,黄蓉在水底瞧得清楚,知道他这一抓下来,既准且狠,也真不敢上来再割。僵持良久,黄蓉上来吸了一口气,又下去候机发难。双方凝神俟隙,顷刻间由极动转到了极静,海上阳光普照,一片宁定,但在这半块木筏的一上一下之间,却蕴藏著极大杀机。黄蓉心想;“这半块木筏只要再分成两截,在这波浪中非滚转倾覆不可。”欧阳锋心想:“只要她一探头,我隔浪一掌击去,那水力就能将她震死。小ㄚ头一除,留下姓郭的小贼一人就不足为患。”

就在这两人目不转瞬的跃跃试试之际,欧阳公子忽然指著左侧,叫道:“船,船!”洪七公与郭靖顺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果见一艘龙头大船扯足了帆,乘风破浪而至。过不多时,欧阳公子看到了船首站著一人,身材高大,披著大红袈裟,似是灵智上人,过了片刻,大船驶近,定晴一看,果然不错,忙对叔父说了。欧阳锋气运丹田,高声叫道:“这里是好朋友哪,快过来。”

黄蓉在水底尚未知觉,郭靖却已知不妙,急忙也潜入水中,一拉黄蓉的手臂,示意又来了敌人。黄蓉打个手势,叫他接住欧阳锋的掌力,自己乘虚断绳。郭靖知道自己功力本就不及敌人,现在已在水中而敌在筏上,相差更远,这一掌接下来大有性命之忧,但事已急迫,舍此更无别法,力运双臂,忽地钻上。欧阳锋“阁”的一声大叫,双掌从水面上拍了下来,郭靖的双掌也从水底击了上去。海面上水花不起,但水中却两股大力一交,突然间那半截木筏向上一掀,翻起数尺,喀喀两声,黄蓉已将系筏的绳索割断。就在此时,那大船已驶到离木筏十余丈之处。

黄蓉一割之后立即潜入水底,待要去刺欧阳锋,却见郭靖手足不动,身子慢慢下沉,不禁又惊又悔,急忙游过去拉住他的手臂,游远数丈,钻出海面,但见郭靖两目紧闭,脸青唇白,人已晕了过去。

这时那大船已放下舢舨,划到木筏之旁,将欧阳锋叔侄与洪七公都接了上去。黄蓉连叫三声:“靖哥哥!”郭靖只是不醒。她想:来的虽是敌船,却也只得上去,当下托住郭靖后脑,游向正在划来的舢舨。艇上水手拉了郭靖上去,伸手欲再拉她,黄蓉如飞鱼般忽地从水中跃入船心,几个水手不由得都猛地一惊。

适才水中对掌,郭靖受水力一激,身子受到极大震荡,登时晕去,待得醒转,只见自己倚在黄蓉怀里,却已在一艘小艇之中。他呼吸了几口,察知未受内伤,展眉向黄蓉一笑。黄蓉回报一笑,消了惊惧之念,这才凝神瞧那大船中是何等人物。

一望之下,心中不禁连珠价叫苦,只见船首高高矮矮的站了七八个人,正是几月前在大金中都燕京赵王府里会见过的武林高手:身矮足短,目光如电的是千手人屠彭连虎,头顶油光晶亮的是鬼门龙王沙通天,额角上生了三个瘤子的是三头蛟侯通海,童颜白发的是参仙老怪梁子翁,身披大红袈裟的是藏僧大手印灵智上人,另有几个却并不相识,心想:“靖哥哥与我的武功因数得奇遇,和今年春间已大不相同,若与彭连虎等一对一的动手,自己纵或不敌,靖哥哥却是必操胜算,只是一来老毒物在旁,二来这许多人聚在一,今日要想脱险,那可是难上加难了。”

船上诸人听到欧阳锋在筏上那一声高呼,本已甚为惊奇,及至见到是郭靖等人,更是大感奇怪。欧阳锋抱著侄儿,郭靖与黄蓉抱了洪七公,五人分作两批,先后跃上大船。只见一人身穿绣花锦袍,从中舱抢著迎了出来,与郭靖一照面,两人都是一惊。只见那人额下微须,面目清秀,正是大金国的六王爷赵王完颜烈。他在宝应刘氏宗祠中逃脱之后,只怕郭靖追他寻仇,不敢回到北方,迳行会合了彭连虎、沙通天等人,南下盗取岳武穆的遗书。

此时蒙古大举伐金,中都燕京已被围近月,燕云十六州尽皆归属蒙古。大金国国势日蹙。完颜烈心甚忧惧,眼见蒙古兵剽悍殊甚,金兵虽以十倍之众,接战时无不溃败,他苦思无策,当下将中兴复国的大志,全都寄托在那部武穆遗书之上,心想得了这部兵书,自然是用兵如神,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就如当年的“岳爷爷”一般,那时蒙古兵纵然精锐,也得要望风披靡了。这次他率众南来,行踪甚是诡秘,只怕被南朝知觉有了提防,所以乘船改走海道,一心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浙江沿海登陆,悄悄进入临安府将书盗来。当日他遍寻欧阳公子不得,明知他是一把极得力的高手,但久无消息,只好撇了他而行,这时却见他与郭靖为伴,心下又惊又喜,不知他是何用意。

郭靖见了杀父仇人,更是心头火起,怒目而视。黄蓉眼尖,却见一人从船舱中匆匆上来,只露了半面,立时又缩身回入,瞧他面容,依稀似是杨康模样。

只听欧阳公子道:“叔叔,这位就是爱贤若渴的大金国六王爷。”完颜烈不知欧阳锋在武林中有多大威名,瞧在欧阳公子面上,把手拱了拱。但彭连虎、沙通天等人,一听此言,一齐躬身唱喏:“久仰欧阳先生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,今日有幸拜见。”欧阳锋微微躬身,还了半礼。大手印灵智上人素在藏边,却不知西毒的名头,只是双手合什,不再言语。

完颜烈是何等伶俐之人,心知沙通天等个个极为自负,向不服人,但一见欧阳锋却如此恭敬,立知这个面目黄肿,满身病态的老儿来头不小,当下著实接纳,说了一番敬仰的话。

大船上这些人中,参仙老怪梁子翁的心情最是特异,郭靖吃了他以毕生心血练成的蝮蛇宝血,这时相见,如何不恼?自己本生最怕的洪七公却又在旁边,只好心中恼怒,脸上陪笑,上前躬身拜倒,说道:“小的梁子翁参见洪帮主,您老人家好。”

此言一出,众人更是一惊,西毒北丐的威名大家都是久闻的,但均未见过,想不到这两人竟然同时现身,正要上前拜见,洪七公哈哈一笑,说道:“老叫化倒了霉啦,给恶狗咬得半死不活的,还拜见什么?趁早拿些东西来吃是正经。”众人一怔,望著欧阳锋,要瞧他眼色行事。

欧阳锋心中早已想好对付三人的毒计:洪七公必须先行除去,以免自己以怨报德的劣行被他张扬开来;郭靖则要先问出他经书上怪文的含义,再行处死;至于黄蓉,侄儿虽然爱她,留下了终是祸根,但若自己将她弄死,黄药师知道了岂肯甘休,必得想个借刀杀人之计,假手于旁人害她,眼下三人到了大船之上,不怕他们再飞上天去,当下向完颜烈道:“这三人狡猾得紧,武功也还过得去,请王爷派人好好看守。”

梁子翁闻言大喜,踏上一步,就来拉郭靖的手腕。郭靖顺腕一翻,拍的一声,梁子翁肩头已吃了一掌,这一招“见龙在田”又快又重,梁子翁武功虽高,竟也被他一掌打得身子一矮,倒退了两步。彭连虎和梁子翁都是面和心不和,见他受挫,均各暗自得意,立时散开,将洪七公等三人围在垓心,要待梁子翁被打倒之后,再上前逞凶。

梁子翁适才上来时已防到郭靖那一招“亢龙有悔”,岂知一别经月,他已将降龙十八掌尽数学全,随手一招,自己竟自躲不开,这一下他脸上如何下得来?见郭靖并不追击,左足一点,忽地跃起,双拳连发,使出他生平绝学的“辽东野狐拳法”来,立心要取郭靖性命,一来挣回适才所失的颜面,二来以报昔日杀蛇之恨。

那“辽东野狐拳”是辽东派武功的一绝。当年梁子翁在长白山采参,见到猎犬与野狐在雪中相搏。那野狐狡诈多端,窜东蹦西,灵动异常,猎犬爪牙虽利,搏斗多时,仍是奈何它不得。梁子翁见了野狐的纵跃,心中有悟,当下参也不采,就在深山雪地的茅庐之中,苦思一月,创了这套“野狐拳”。这拳法以“灵、闪、扑、跌”四字诀为主旨,以对付较已为强之劲敌时最为合用,首先是教敌人捉摸不著自己前进后退、左趋右避的方位,然后俟机进击,可说是一种有胜无败的武功。他一生除了吃过洪七公一个大亏之外,极少挫败,所以这套掌法也甚少使用,这时受了郭靖一掌,不敢轻敌,当下未攻先闪,跌中藏扑的向郭靖打去。

这套拳法来得怪异,郭靖从未见过,心想:“蓉儿的落英掌虚招虽多,终究或五虚一实,或八虚一实,这老儿的拳招,却似全是虚招,不知他闹什么玄虚?”当下依著洪七公前时所指点的方略,不论敌人拳招如何变化多端,自己只是依降龙十八掌的掌法发将出去。

两人三招一过,众高手都瞧得暗暗摇头,心道:“梁老怪总算是一派的掌门,与这后生小子动手,怎么尽是闪避,不敢发一招实招?”再拆数招,郭靖的掌力将他越迫越后,眼见就要退入海中。梁子翁见这套“野狐拳”不能取胜,要想另换拳法,但被郭靖掌力笼罩住了,那里缓得出手来?掌声呼呼之中,只听洪七公叫了一声:“下去吧!”郭靖一招“时乘六龙”,左臂横扫过来,梁子翁惊呼一声,身不由主的往船舷外跌了出去。

旁观众人中除了欧阳锋外,都没看清郭靖这一招是如何使法,一惊之下,齐向梁子翁跌下之处奔了过去,只听得海中一声长笑,梁子翁的身子忽尔飞起,哒的一声,直挺挺的跌在甲板之上,再也爬不起来。

这一来众人惊讶更甚,难道海水能将他身子反弹上来?争著俯在船边向海中观看,只见一个白须白发的老儿,在海面上东奔西突,迅捷异常,再凝神一看,原来他骑在一头大鲨鱼身上,就如陆地驰马一般纵横如自如。郭靖又惊又喜,大声叫道:“周大哥,我在这里啊!”

那骑鲨的老儿正是老顽童周伯通。

他听见郭靖呼叫,也极欢喜,在鲨鱼右眼旁打了一拳,那鲨鱼即向左转,游近船边。周伯通叫道:“是郭贤弟么?你好啊。前面有一条大鲸鱼,我已追了一日一夜,现下就得再追,再见吧!”郭靖急叫:“大哥快上来,这里有好多坏人要欺侮你把弟啊。”周伯通怒道:“有这等事?”伸手拉住鲨鱼口中一根不知什么东西,连人带鲨,忽地从众人头顶飞过,落上甲板,喝道:“什么人这么大胆,敢欺侮我的把弟?”

甲板上诸人那一个不是见多识广,但周伯通这么奇诡万状的出现,却令人人都惊得目瞪口呆。周伯通见到黄蓉,也感奇怪,道:“小妹子,怎么你也在这里?”黄蓉笑道:“是啊,你快教我这骑鲨鱼的法儿。”周伯通道:“那不忙。”游目四顾,向甲板上众人一扫,对欧阳锋道:“我道别人也不敢这么猖狂,果然又是你这老儿。”

欧阳锋冷冷的道:“一个人言而无信,纵在世上偷生,也教天下好汉笑话。”周伯通道:“是啊,我正要找你算帐,你在这儿,那真是再好也没有。老叫化,你是公证,站起来说句公道话吧。”洪七公卧在甲板上,笑了一笑。黄蓉道:“老毒物遇难,我师父去救他,那知他狼心狗肺,反过来伤他,点了他的穴道。”周伯通俯身在洪七公的“曲池穴”与“涌泉穴”上揉了两揉。洪七公道:“老顽童,那没用。”原来欧阳锋这门点穴的手段甚是邪毒,除了他与黄药师两人之外,天下无人解得。

欧阳锋甚是得意,说道:“老顽童,你有本事就将他穴道解了。”黄蓉虽不会解,却识得这门点穴功夫,小嘴一扁道:“那有什么希奇!我爹爹不费吹灰之力,就能将这‘透骨打穴法’解开。”欧阳锋听他说出这打穴法的名称,心想这小ㄚ头果然是家学渊源,当下也不理她,对周伯通道:“你输了东道,怎么说话如同放屁?”

周伯通掩鼻叫道:“放屁么?好臭好臭!我倒要问你,咱们赌了什么东道?”欧阳锋道:“这里除了姓郭的小子与这小ㄚ头,都是成名的英雄豪杰,我说出来请大家评评理。”彭连虎道:“好极,好极。欧阳先生请说。”欧阳锋道:“这位是全真派的周伯通,江湖上人称老顽童,辈份不小,是丘处机、王处一他们全真七子的师叔。”

周伯通十余年来一直耽在桃花岛,此前武艺未成,江湖上名头并不响亮,所以众人都不知晓,只是一听他是全真七子的师叔,才知此人果然非同小可,互相低声交谈了几句。彭连虎念到八月中秋嘉兴烟雨楼之约,心想全真七子若有这怪人相助,那是更加如虎添翼了。

只听欧阳锋又道:“这位周兄在海中为鲨群所困,兄弟将他救了起来。我说鲨群何足道哉,只要一举手之劳,就能将群鲨尽数杀灭,周兄不信,我们两人就打了一赌。周兄,你说这话错了么?”周伯通连连点头,道:“半丝儿也没错,赌点什么,也得给大伙儿说说。”欧阳锋道:“对!我说若是我输了,你叫我干什么,我就得干什么,若是不肯干,那就跳到海中喂鱼。你输了也是一样。这话错了么?”周伯通又是连连点头,道:“半丝儿也没错。后来怎样啊?”欧阳锋道:“怎样?后来是你输了。”

这一次却见周伯通连连摇头道:“错了,错了,输的是你,不是我。”欧阳锋怒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说话岂能颠倒是非,胡混奸赖?若是我输,你怎肯自行跳到海中自尽?”周伯通叹道:“是啊,原本我也道老顽童运气不好,输在你手,那知到了海中,老天爷教我遇上一件巧事,才知是你老毒物输了,我老顽童嬴了。”

欧阳锋、洪七公、黄蓉三人齐声问道:“什么巧事?”周伯通一弯腰,左手抓住直撑在鲨鱼口中的一根木棍,将鲨鱼提了起来,道:“就是遇见我这坐骑啊,你瞧瞧,这是你宝贝侄儿将木棍撑在它口中的,是不是?”当日欧阳公子行使毒计,用木棍撑在鲨鱼口中,要叫这饕餐的家伙在海中生生饿死,那是欧阳锋亲眼所见的。这时见了那头巨鲨的形状,以及它口边被钓钩钩破的伤痕,依稀记得果然是那天放还海中的鲨鱼,便道:“是又怎地?”

周伯通拍手笑道:“那便是你输了啊,咱们赌的是将鲨群尽数杀灭,可是这头好家伙托了你侄儿的福,吃不得死鲨,中不了毒,既留下了一条,岂不是我老顽童嬴了?”说罢哈哈大笑。欧阳锋脸上变色,做声不得。

郭靖喜道:“大哥,这些日子你在那里?我想得你好苦。”周伯通笑道:“我才玩得欢喜呢。我跳到海里,不久就见到这家伙在海面上喘气,好似大为烦恼。我道:‘鲨鱼啊鲨鱼,你我今日可是同病相怜了!’我一跳就跳到了它背上。它猛地就钻进了海底,我只好闭住气,双手牢牢抱住它的头颈,举足乱踢它的肚皮,好容易它才钻到水面上来,没等我透得两口气,这家伙又钻了到水下。咱哥儿俩斗了这么半天,它才算乖乖的听了话,我要它往东,它就往东,要它朝北,它可不敢向南。”说著轻轻拍著鲨鱼的脑袋,甚是得意。

这些人中最感艳羡的自是黄蓉,她听得两眼发光,说道:“我在海中玩了这么些年,怎么没想到这玩意儿,真傻!”周伯通道:“你瞧它的牙齿,若不是口中撑了这根木棍,你敢骑它么?”黄蓉道:“这些日子你一直骑在它背上么?”周伯通道:“可不是么?咱哥儿俩捉鱼的本事可大啦。咱们一见到鱼,它就追,我就来这么一拳一掌,将鱼打死,一条鱼十份中我只吃一份,这家伙可得吃九份。”

黄蓉摸了摸鲨鱼的肚皮,又问;“你把死鱼塞到它肚子里么?它不用牙齿会吞么?”周伯通道:“会吞得紧呢。有一天……”

这一老一小,谈得兴高采烈,旁若无人,欧阳锋心中却在盘算应付之策。周伯通忽道:“喂,老毒物,你认不认输?”欧阳锋先前把话说满了,在众人之前,怎能食言?只得道:“输了又怎地?难道我还赖不成?”周伯通道:“嗯,我得想想叫你做一件什么事。好!你适才骂我放屁!我就叫你马上放一个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