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六十回  三道试题

金庸2018-12-21 10:46:25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欧阳锋见洪七公沉吟未答,接口说道:“好,就是这么著,药兄本已答允了舍侄的亲事,但冲著七兄的面子,就让他们两个孩子再考上一考。这是不伤和气的妙法。”转头向欧阳公子道:“待会若是你及不上郭世兄,那可是你自己无能,怨不得旁人,咱们快快活活的喝郭世兄一杯喜酒。要是你再有三心两意,旁生枝节,不但这两位前辈容你不得,我也不能轻易饶你。”

洪七公仰天打个哈哈,说道:“老毒物,你是十拿九稳的能胜了,这番话是说给我们爷儿俩听的,叫我们考不上就乖乖的认输。”

欧阳锋笑道:“你知道了就好。药兄,你快出题吧。”黄药师存心要将女儿许配给欧阳公子,决意出三个欧阳公子必能取胜的题目,正自沉吟,洪七公道:“考试嘛,那也很好,咱们都是打拳踢腿之人,药兄你出的题目可都是武功上的事儿,若是考什么诗词歌赋、念经画符的劳什子,那我们爷儿俩干脆认栽,拍拍屁股走路,也不用丢丑现眼啦。”

黄药师道:“这个自然。第一个题目就是比试武艺。”欧阳锋道:“那不成,舍侄眼下身上有伤。”黄药师笑道:“这个我都知道。我也不会让两位世兄在桃花岛上比试,伤了两家和气。”欧阳锋道:“不是他们两人比?”黄药师道:“不错。”

欧阳锋笑道:“是啦!那是主考官出手考试,每个人试这么几招。”黄药师摇头道:“也不是。这样试招,难保没人说我心存偏袒,出手之中,有轻重之别。锋兄,你与七兄的功夫同是练到登峰造极、炉火纯青的地步,刚才拆了千余招不分高低,现下你试郭世兄,七兄试欧阳世兄。”

洪七公笑道:“这法儿倒真不坏,来来来,咱们干干。”他一面说一面就向欧阳公子招手。

黄药师道:“且慢,咱们可得约法三章。第一、欧阳世兄身上有伤,不能运气用劲,所以大家只试武艺招术,不考功力深浅。第二、你们四位在竹枝梢上试招,谁先落地,就算输了。第三、谁伤了小辈,也是算输了。”洪七公奇道:“伤了小辈算输?”

黄药师道:“那当然。你们两位这样高的功夫,若是不定下这一条,只要一出手,两位世兄还有命么?七兄,你只要碰伤欧阳世兄一块油皮,你就算输,锋兄也是这样。”洪七公搔头笑道:“黄老邪刁钻古怪,果然名不虚传。打伤了对方反而算输,这规矩可算得是千古奇闻。好吧,就这么著。”黄药师一摆手,四人都跃上了竹枝,分成两队。洪七公与欧阳公子在右,欧阳锋与郭靖在左。

黄蓉知道欧阳公子武功原比郭靖为高,幸而他身上受了伤,但现下这样比试,他轻功了得,显然仍是比郭靖占了便宜,心中不禁甚是担忧,只听得父亲朗声道:“我叫一二三,大家一齐动手,欧阳世兄与郭世兄,你们两人谁先掉下地来就是输了!”

黄蓉暗自沉吟,筹思相助郭靖之法,心想欧阳锋功夫如此厉害,自己如何插得下手去?黄药师叫道:“一、二、三!”竹枚梢上人影飞舞,四个人已动上了手。

黄蓉关心郭靖,单瞧他与欧阳锋对招,但见两人转瞬之间,已拆了十余招。她和黄药师都不禁暗暗称奇:“怎么他武功精进如此,拆了这许多招还不露败象?”欧阳锋更是焦躁,掌力渐放,著著进逼,可是又怕伤了他的身体,忽然间灵机一动,双足犹如车轮般交互横扫,要将他踢下竹枝。

郭靖使出降龙十八掌中“飞龙在天”的功夫,身子不住高跃,双掌如刀似剪,掌掌往对方腿上削去。黄蓉心中怦怦乱跳,斜眼往洪七公一望,只见两人打法又自不同。欧阳公子使出轻功,在竹枝上东奔西逃,始终不与洪七公交拆一招半式。洪七公逼上前去,欧阳公子不待他近身,早已逃开。

洪七公心想:“这厮鸟一味逃闪,拖延时刻。郭靖那傻小子却和他真刀真枪的动手,当然是他先落地。”鼻中哼了一声,忽地跃在空中,十指犹如钢爪,往欧阳公子头顶扑将下来。

欧阳公子吃了一惊,急忙左足一借力,向右窜了过去,那知洪七公这一扑却是虚招,料知他必会向右闪避,自己在半空中腰身一扭,已先落在右边竹枝梢上,双手往前一探,喝道:“输就算我输,今日先毙了你。”

欧阳公子见他竟能在空中转身,已自吓得目瞪口呆,听他这么一喝,那敢接他招数,脚下踏空,落下地来,心中正想第一道考试我是输啦,忽听风声响动,郭靖也正自他身旁落下。

原来欧阳锋久战郭靖不下,心想:“若是让他与我拆到五十招以上,西毒的威名何存?”忽地欺进一步,左手快如闪电,来扭郭靖领口,口中喝道:“下去吧!”郭靖头一低,也是伸出左手,反手向上一格,欧阳锋突然发劲,郭靖叫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正想他不守黄药师所定的规约,一面运劲抵御,那知欧阳锋笑道:“我怎样?”劲力忽收。郭靖这一格用足了平生之力,生怕他以蛤蟆功伤害自己内脏,岂料在这全力发劲之际,对方的劲力忽然无影无踪。

他究竟功力尚浅,那能如欧阳锋般在倏忽之间收发自如,幸好他跟周伯通练过七十二路空明拳,武功之中,刚中有柔,否则又必如在归云庄上与黄药师过招时那样,这一下胳臂的臼也会脱了。虽然如此,却也是立足不稳,一个倒栽葱,头下脚上的撞下地来。

欧阳公子是顺势落下,郭靖却是倒著下来,两人在空中一顺一倒的跌落,眼见要同时著地。欧阳公子见郭靖正在他的身边,大有便宜可检,忽然伸出双手,顺手在郭靖脚上一按,自己借势上跃。

郭靖受了这一按,下地之势却更加快了。黄蓉眼见郭靖输了,叫了声:“啊哟!”斗然间只见郭靖身子在空中,砰的一声,欧阳公子横跌在地,郭靖却又站在一根竹枝之上,借著竹枝的弹力,在半空上下起伏。黄蓉这一下喜出望外,却没看清楚郭靖如何在这离地只有数尺的紧急当口,竟然能反败为胜。

欧阳锋与洪七公这时都已跃下地来,洪七公哈哈大笑,连呼:“妙极!”

欧阳锋铁青了脸道:“七兄,你这位高徒武功很杂,连蒙古人的摔跤玩意儿也学上了。”洪七公笑道:“这个连我也不会,可不是我教的,你别寻老叫化晦气。”原来郭靖脚底被欧阳公子一按,直向下地,只见欧阳公子双腿正在自己面前,双手一合,已扭住了他的小腿,用力往下一摔,自身借势上纵,这一下用的正是蒙古人盘打扭跌之法。

蒙古人摔跤之技,世代相传,天下无对。郭靖自小生长大漠,在未得江南六怪传授武功之前,即已与拖雷等小友每日里扭打相扑,这次无意之中竟演了一场空中摔跤,以此取胜,实是人之始料所不及。

黄药师道:“这第一场是郭世兄胜了,锋兄也别烦恼,但教令侄胸有真才实学,安知第二三场不能取胜。”欧阳锋道:“那末就请药兄赐第二道题。”

黄药师道:“咱们第二三场是文考……”黄蓉小嘴一撅道:“爹,你明明是偏心,怎么又文考了?靖哥哥,你干脆别比了。”

黄药师道:“你知道什么?武功练到了上乘境界,难道还是一味蛮打的么?我这第二道题,是要请两位世兄品题品题老夫吹奏的一首乐曲。”欧阳公子大喜,心想这傻小子懂什么管弦丝竹,那自然是我得胜无疑。欧阳锋却道:“小辈们定力甚浅,只怕不能聆听药兄的雅奏。”

黄药师道:“我奏的曲子平常得紧,锋兄放心。”他向欧阳公子和郭靖道:“两位世兄各折一根竹枝,听我箫声一起,就打节拍,瞧谁打得好,谁就胜这第二场。”郭靖上前一揖,说道:“黄岛主,弟子愚蠢得紧,对音律是一窍不通,这一场弟子作输就是。”

洪七公道:“别忙,反正是输,试一试又怎地?还怕人家笑话么?”郭靖听师父如此说,见欧阳公子已折了一根竹枝在手,只得也折了一根。

黄药师笑道:“七兄锋兄在此,小弟遗笑方家了。”玉箫就唇,幽幽咽咽的吹了起来。欧阳公子辨音审律,按宫引商,一拍一扑,打得丝毫无误。郭靖初时茫然无绪,把竹杖举在空中,始终不敢下击,黄药师吹了一盏茶时分,他竟然未打一记节拍。

欧阳锋叔侄甚是得意,心想这一场,嬴定了,第三场既是文考,想来也是十拿九稳。黄蓉好不焦急,将右手手指在左手腕上一拍一拍的轻扣,盼郭靖依样葫芦的跟著击打,那知他抬头望天,呆呆出神,竟未瞧见她的手势。

黄药师又吹了一阵,郭靖忽地举起手来,一竹杖打了下去,刚巧打在两拍之间。欧阳公子噗哧一笑,心想这浑小子一动便错。郭靖打了一记,第二记仍是打在两拍之间,他连击四下,记记都打错了。

黄蓉摇了摇头,心道:“我这傻哥哥本就不懂音律,爹爹不该硬要考他。”一望父亲,却见他脸色有诧异之色,只听得郭靖又是连击数下,箫声忽地微微一乱,但随即回归原来的曲调。

郭靖竹枝连打,记记都打在节拍前后,时而快时而慢,或抢先或地后,黄药师的箫声数次几乎被他打得走腔乱板。这一来,不但黄药师留上了神,洪七公与欧阳锋也是甚感惊诧。

原来郭靖适才听过三人以箫声、筝声、啸声相斗,领悟了在乐音之中攻合拒战的法门,这时听到黄药师的箫声,就以竹枝的击打扰乱他的曲调。他用竹枝打在枯竹之上,发出“空、空”之声,饶是黄药师的定力已臻炉火纯青的境界,竟有数次险些儿把箫声随著这阵极难听极嘈杂的“空、空”声所打的节拍。

黄药师精神一振,心想你这小子居然还有这一手,曲调突转,缓缓的变得柔靡万端。欧阳公子只听了片刻,不由自主的击起手中竹枝婆娑起舞。欧阳锋叹了一口气,抢过去扣住他腕上脉门,取出丝巾塞住了他的双耳,待他心神宁定,方始放手。

黄蓉自幼听父亲习练这天魔舞曲的调子,父女俩心神如一,自是不受危害,但知父亲的箫声具有极大魔力,担心郭靖抵挡不住。郭靖盘坐在地下,一面以全真教的内功摒虑宁神,抵御箫声的引诱,一面以竹枝相击,扰乱箫声。

黄药师、洪七公、欧阳锋三人以音律较艺之时,互相有攻有守,不仅使自己不受别人之诱,尚乘隙攻击对方心神,郭靖功力远逊三人,只守不攻,竟然防护得周密异常,虽不能寻隙反击,但黄药师连变数调,却也不能将他降服。又过了一阵,箫声愈来愈细,几乎难以听闻。

郭靖停竹凝听,那知这正是黄药师的厉害之处,箫声愈轻,诱力却是愈大,郭靖凝神一听,心中的音韵节拍即行与箫声合而为一。若是换作旁人,此时已陷入绝境,再也无法脱身,但郭靖练过双手互搏之术,心有二用,一知不妙,硬生生把心神分开,左手抢了一根竹枝,也“空、空、空”的敲了起来。

黄药师吃了一惊,心想:“此人身怀异术,实在不可小觑。”脚下踏著八卦方位,边行边吹。

郭靖双手分打节拍,记记都是与箫声的韵律格格不入,他这一双手分打,就如两人合力与黄药师攻拒一般,力道登时强了一倍,但桃花岛主具何等神通,敌人越强,他精神越振,那箫声忽高忽低,愈变愈奇。

郭靖再支持了一阵,忽听那箫声之中,飞出阵阵寒意,似有玄冰裹身,不禁簌簌发抖。洞箫本以柔和宛转见长,这时的音调却峻肃峭杀之极,郭靖渐感冷气侵骨,知道不妙,急忙分心思念那炎日临空、盛暑锻铁、手执巨炭、身入洪炉种种苦热的情状,果然寒气大减。

黄药师见他左边身体凛有寒意,右边的身体却在腾腾冒汗,不免暗暗称奇,曲声一转,恰如严冬方逝,盛夏立至。郭靖刚待分心去抵挡,手中节拍却已打乱。

黄药师心想:“此人若要勉强抵挡,还可支撑一阵,只是忽冷忽热,日后必当害一场大病。”一音袅袅,散入林间,忽地曲终音歇。郭靖知他故意容让,上前称谢,说道:“多谢黄岛主眷顾,弟子极感大德。”黄药师忽然想起:“这小子年纪幼小,武功却练得如此之纯,难道他面子上装傻作呆,其实却是个绝顶听明之人?若真如此,我把女儿许配给了他。且试他一试。”于是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很好呀,你还叫我黄岛主么?”

这句话明明是说三场比试你已胜了两场,已可改称“岳父大人”了,那知郭靖为人甚是淳朴,不懂别人话中双关含蓄之意,只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却说不下去,双眼望著黄蓉求助。

黄蓉芳心暗喜,右手大拇指不住弯曲,示意要他磕头。郭靖懂得这是磕头,当下爬翻在地,向黄药师磕了四个头,口中却不说话。

黄药师笑道:“你向我磕头干么啊?”郭靖道:“蓉儿叫我磕的。”黄药师心想:“傻小子终究是傻小子。”伸手拉开了欧阳公子耳上蒙著的丝巾,说道:“论内功是郭世兄强些,但我刚才考的是音律,那却是欧阳世兄高明得多了,这样吧,这一场两人算是平手,我再出一个题目,让两位世兄一决胜负。”欧阳锋眼见侄儿已经输了,知他心存偏袒,忙道:“对,对,再比一场。”

洪七公微笑不语,心道:“女儿是你的,你爱许给那风流浪子,别人也管不著。老叫化有心跟你打一架,只是双掌难敌四手,待我去邀段皇爷助拳,再来打个明白。”只见黄药师从怀中取出一本红绫面的册子来,说道:“我与拙荆就只生了这么一个女儿,拙荆不幸在生她的时候去世,现下承蒙锋兄七兄瞧得起,同来求亲,拙荆若是在世,心中也必欢喜……”黄蓉听父亲说到这里,眼圈早已红了。

黄药师接著道:“这一本书是拙荆当年所书的,乃她心血所寄,现在请两位世兄同时阅读一遍,然后背诵出来,谁背得又多又不错,我就把女儿许配于他。”他顿了一顿,见洪七公在旁微微冷笑,又道:“照说,郭世兄已多胜了一场,但这一本书与兄弟一生大有关连,拙荆又因此书而死,现下我默祝她在天之灵亲自挑选女婿,庇佑那一位世兄获胜。”

洪七公再也忍耐不住,喝道:“黄老邪,谁听你鬼话连篇?你明知我徒儿傻气,不通诗书,却来考他背书,还把死的婆娘搬出来吓人,好不识害躁!”大袖一拂,转身便走。黄药师冷笑一声,说道:“七兄,你要到桃花岛来逞威,还得再学几年功夫。”洪七公停步转身,双眉一扬,道:“怎么?”

黄药师道:“你不通奇门五行之术,若不得我允可,休想出得岛去。”洪七公道:“我一把火烧光你的臭花臭树。”黄药师道:“你有本事就烧著瞧瞧。”

郭靖眼见说僵了两人就要动手,忙抢上一步,说道:“黄岛主、洪老前辈,弟子与欧阳大哥比试一下背书就是。弟子资质鲁钝,输了也是应该的。”黄药师横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叫你师父什么?”郭靖道:“弟子新近拜师,因未禀明六位恩师,所以未曾改口。”

黄药师道:“那里有这许多婆婆妈妈的迂执啰唆。”他生性旷达,行事大违俗道,见郭靖淳厚守礼,甚是不喜。

洪七公道:“好哇!我还算不得是你师父,你爱丢丑,只管现眼就是,请啊,请啊!”黄药师向女儿道:“你给我乖乖的坐著,可别弄鬼。”黄蓉微笑不语,心知郭靖必输,暗暗盘算和他一同逃出桃花岛之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