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五十二回  神龙摆尾

金庸2018-12-21 10:38:43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陆乘风父子与完颜康却不知郭靖的用意,都跟在他的身后,走向后厅。家丁们掌上烛火,郭靖道:“烦借纸笔一用。”家丁应了取来,郭靖提笔在白纸上写了“先父郭义士啸天之灵位”十个大字,把纸供在桌子正中。

段天德初时还不知他要干什么,及见郭啸天的名字,只吓得魂飞天外,一转头,见到韩宝驹矮矮胖胖的身材,又是一惊,把一泡尿全撤在裤裆之中。当日他带了郭靖的母亲一路逃向北方,江南六怪在后追赶,在旅店的门缝之中,他曾偷偷见到过韩宝驹几眼,这人矮胖怪异的身材最是难忘。适才在大厅上相见,一来相隔已久,二来惊魂不定,未曾留意别人,这时烛光下瞧得明白,不知如何是好,只是瑟瑟发抖。

郭靖手掌一起,拍的一声,将一张紫檀木的方桌打得粉碎,喝道:“你要痛痛快快的死呢,还是喜欢零碎碎、先受点折磨?”

段天德听到了这个地步,那里还存活命的指望,说道:“你父亲郭啸天是我杀死的,不过我是受上命差遣,概不由已。”郭靖双眼如要射出火来,说道:“谁差你了?谁派你来害我爹爹,快说,快说。”段天德道:“那是大金国的六太子完颜烈六王爷。”完颜康惊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段天德只盼多拉一个人落水,把自己的罪名减轻些,于是原原本本的将当日完颜烈怎样看中了杨铁心的妻子包氏,怎样与宋朝官府串通、命官兵到牛家村去杀害杨郭二人,怎样假装见义勇为、杀出来将包氏救去,自己怎样到北京去求见六王爷、被他派到漠北,怎样在乱军中与郭靖之母失散,怎样逃回临安,慢慢升官等情由,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,说罢双膝跪地,向郭靖道:“郭英雄、郭大人,小人是受人差遣,罪不在我。”又在郭啸天灵前连连叩头,叫道:“郭老爷,你在天之灵要明白,害你的仇人是人家六太子完颜烈,可不是我这个蝼蚁也不如的畜生。你公子爷今日长得这么英俊,你在天之灵也必欢喜,你老人家保佑,让他饶小人一条狗命吧……”

他还在唠唠叨叨的说下去,完颜康倏地跃起,双手下击,噗的一声,将他打得头骨碎裂而死。郭靖伏在桌前,放声大哭。

陆乘风父子与江南六怪一一在郭啸天的灵前行礼致祭。完颜康也拜在地下,磕了几个头,说道:“郭兄,我今日才知我那义……那完颜烈原来是你我的大仇人。小弟先前不知,事事倒行逆施,真是罪该万死。”他想起母亲的苦楚,也痛哭起来。郭靖抬起头来,说道:“你待怎样?”完颜康道:“小弟今日才知确是姓杨,从今而后,我是叫杨康的了。”郭靖道:“好,这才是不忘本的好汉子。我明日去北京杀完颜烈,你去也不去?”

杨康想起完颜烈养育之恩,一时不即答应,见郭靖眼中露出不满之色,忙道:“小弟随大哥同去报仇。”郭靖大喜,说道:“好。兄弟,你过世的爹爹和我母亲都曾对我说过,当年先父与你爹爹有约,你我要义结兄弟,你意下如何?”杨康道:“我是求之不得。”两人当下在郭啸天灵前对拜了八拜,结为兄弟。

当晚各人在归云庄上歇了,次晨六怪及郭杨二人向陆庄主父子作别,陆庄主每人送了一份厚厚的程仪。走出庄来,郭靖向众师父道:“弟子和杨兄弟北上去杀完颜烈,要请师父指点教诲。”柯镇恶道:“中秋之约为时尚早,我们左右无事,带领你们去干这件大事吧。”朱聪等人均各赞同。

郭靖道:“师父待弟子恩重如山,只是那完颜烈武艺平庸,又有杨兄弟相助,杀了他谅来也非难事。师父们为了弟子十多年未归江南,现下数日之间就可回到故乡,弟子不敢再劳师父们大驾。”六怪一想也是实情,当下细细叮嘱了一番,郭靖一一答应。

韩小莹最后道:“桃花岛之约,不必去了。”她知郭靖忠厚老实,言出必践,瞧那黄药师性子古怪残忍,如到桃花岛上会他势必凶多吉少。郭靖道:“弟子如若不去,岂不失信于他。”杨康插口笑道:“跟这种妖邪魔道,有什么信不信好说。大哥是太过拘泥古板了。”柯镇恶“哼”了一声,说道:“靖儿,咱们侠义道岂能说话不算数?今日是六月初五,七月初一我们在嘉兴醉仙楼相会,同赴桃花岛之约。现下你骑小红马赶赴北京报仇,得遂心愿,那是最好,否则咱们把杀奸之事托了全真派的诸位道长,他们义重如山,必不负咱们之托。”郭靖听大师父说要陪他同死,感激无已,拜倒在地。

南希仁道:“你这义弟出身富贵之家,你要小心了。”郭靖不解。朱聪笑道:“黄药师的女儿跟她老子不同,咱们以后再犯不著生她的气,三弟,是么?”韩宝驹一捋胡髭,说道:“这臭女娃骂我是矮冬瓜,她自己挺美么?”说到这里,自己也不禁笑了出来。郭靖见师父们对黄蓉不再存什么芥蒂,甚为喜慰,但随即想到她现下不知身在何处,又感难受。全金发道:“靖儿,你快去快回,我们在嘉兴静候好音。”

江南六怪扬鞭南去,郭靖手中牵了红马,站在路旁,等六怪走得背影不见,方才上马,向杨康道:“贤弟,我这马脚程极快,到北京去十多天就能来回。我先陪贤弟走几天。”两人扣辔向北,缓缓而行。

杨康心中感慨无已,一月前命驾南来时左拥右卫,上国钦差何等威风,这时悄然北往,荣华富贵,顿成一场春梦。郭靖却道他思忆亡故父母,不住相劝。

中午时分,到了溧阳,两人正要找店打尖,忽见一名店伴迎了上来,笑道:“两位可是郭爷杨爷么?酒饭早就备好了,请两位来用吧。”

郭靖和杨康同感奇怪。杨康问道:“你怎么认识我们?”那店伴笑道:“今儿早有一位爷嘱咐来著,说了郭爷杨爷的相貌,叫小店里预备了酒饭。”他一面说,一面牵了两人坐骑去上料。杨康道:“归云庄的陆庄主好客气。”两人进店坐下,店伴送上酒饭,竟是上好的花雕和精细面点,菜肴也是十分雅致,更有一碗郭靖最爱吃的口蘑煨鸡。两人吃得甚是畅快,起身会帐,掌柜的笑道:“两位爷请自稳便,账已会过了。”郭靖一笑,给了二钱银子赏钱,那店伴谢了又谢,直送到店门之外。郭靖在路上说起陆庄主慷慨好客,杨康对被擒之辱犹有余恨,说道:“原来他用这种手段笼络天下豪杰,才做了太湖群雄之主。”郭靖奇道:“贤弟,陆庄主不是你师叔么?”杨康道:“梅超风虽教我武功,也算不得是什么师父。他们这种邪门外道,要是我早知道了,当日不学,许或还不至落到今日这步田地。”郭靖更奇说道:“贤弟,怎么啊?”杨康自知失言,脸上一红,强笑道:“小弟总觉九阴白骨爪之类不是正派武功。”郭靖点头道:“贤弟说得不错。你师父长春真人武功精湛,又是玄门正宗,你向师父好好悔过,他必能原宥你已往之事。”杨康默然不语。

傍晚时分,到了金坛,那边客店仍是预备好了酒饭。话休絮烦,一连三日,都是如此,这日两人已过江到了高邮,客店中有人来接,杨康冷笑道:“瞧归云庄送客送到那里?”郭靖心中却早已起疑,原来每处客店所预备的饭菜之中,必有一二样是他特别爱吃之物,如是陆冠英命人预备,怎能如此深知他的心意?用过饭后,郭靖道:“贤弟,我先走一步,赶上去探探。”催动小红马,倏忽之间已赶过三个站头,到了宝应,果然无人来接。

郭靖投了当地最大的一所客店,拣了一间靠近帐房的上房,守到傍晚,听得店外鸾铃响处,一骑马奔到店外,嘎然而止,一个人走进店来,吩咐帐房明日预备酒饭迎接郭杨二人。郭靖虽早疑心是黄蓉,但这时听到她的声音,仍是又惊又喜,心中突突乱跳,听她要了店房,心想,蓉儿爱闹著玩,我且不认她,晚上作弄她一下。睡到二更时分,悄悄起来,想到黄蓉房里去吓她一跳,只见屋顶上人影一闪,正是黄蓉。

郭靖大奇;“这半夜里她到那里去?”当下展开轻功提纵术,跟在她的后面。只见她专心致意的奔向郊外,并未察觉身后有人跟随。黄蓉跑了一阵,到了一条小溪旁边,坐在垂柳之下,从怀里摸出些不知什么东西,弯了腰玩弄。这时月光斜照,凉风吹拂柳丝,黄蓉衣衫的带子也是微微飘动,小溪流水,夹著四野的虫声,清幽无比,只听她说道:“这是靖哥哥的,这是蓉儿的。”

郭靖蹑著脚步,悄悄走到她的身后,月光之下看得明白,她面前放著两个无锡制的泥娃娃,一个男的,一个女的,都是肥肥胖胖,憨态可掬。无锡泥人天下驰誉,是太湖的一绝,郭靖童心犹存,觉得有趣,又再走近几步。见泥人面前放了许多小碗小盏,想来都是黄蓉自制的了,碗盏中盛著花草之类,她口中轻轻说著:“这碗靖哥哥吃,这碗蓉儿吃。这是蓉儿煮的啊,好不好吃啊?”郭靖接口道:“好吃,好吃极啦!”黄蓉一惊,回过头来,笑生双靥,纵体入怀,两人紧紧抱在一起。过了良久,这才分开,并肩坐在柳溪之旁,互道别来情景。虽只数日小别,倒像是几年几月没见一般,黄蓉咭咭咯咯的又笑又说,郭靖怔怔的听著,不由得痴了,心想:“蓉儿对我如此情深爱重,日后要是咱俩不能长相厮守,这日子如何得过?”

原来那夜黄蓉见情势危急,父亲非杀郭靖不可,任谁也劝阻不住,情急之下,说出永不相见的话来。黄药师爱女情深,果然手下留情,饶了郭靖。黄蓉在水中耽了半夜,料想父亲已去,挂著郭靖,又到归云庄来窥探,见他安然无恙,心中大慰,回想适才对父亲说话太重,又自懊悔不已。次晨躲在归云庄外树丛之中,眼见郭靖与杨康并辔北去,于是抢在前面替他们安排酒饭。

两人直谈到月上中天,黄蓉心中欢畅,渐渐眼困神惓,言语模糊,又过一会,竟在郭靖怀中沉沉睡去,此时正是六月天时,玉肤莹莹,冰肌无汗,郭靖怕惊醒了她,倚在柳树之上动也不动,过了一会,竟也睡去。

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光,只听得柳梢莺啭,郭靖睁开眼来,但见朝曦初上,鼻中闻著阵阵幽香,黄蓉兀自未醒,蛾眉敛黛,嫩脸匀红,口角间浅笑盈盈,想是正做好梦。

郭靖心想:“让她多睡一会,且莫吵醒她。”正在一根根数她长长的睫毛,忽听身子左侧两丈外一个声音说道:“我已探明程家大小姐的楼房所在,同仁当铺后面那座花园中的楼房就是。”另一个苍老的声音道:“好,咱们今晚去干事。”两人说得很轻,但郭靖耳朵灵敏,听得清清楚楚,不禁吃了一惊,心想这必是江湖上下五门的采花淫贼,倒要瞧瞧是何等样人,突然黄蓉一跃而起,叫道:“靖哥哥,来捉我。”奔向一株大树后面。

郭靖立时醒悟,心想究竟是蓉儿机警,当下装作少年人嬉戏模样,与她嘻嘻哈哈的追逐,脚步沉滞,丝毫不露身有武功。说话两人本来不意这大清早旷野之中就有人在,不免一惊,但见是一对少年男女,也就不在意下,但话却住口不说了,迳向前行。

黄蓉与郭靖瞧瞧这两人背影,衣衫褴褛,都是乞儿打扮,待两人走远,黄蓉站定说道:“靖哥哥,你说他们今晚去找那程家大小姐干什么?”郭靖道:“多半不是好事。咱们出手救人,好不好?”黄蓉笑道:“那当然。但不知道这两个叫化子是不是七公公的手下。”郭靖道:“那一定不是。”

两人回店用了早饭,到大街闲逛,走到城西,只见好一座大当铺,“同仁老当”四个大字,每个字比人还高。当铺后面果有一座花园,园中一座楼房,垂著绿幽幽的细竹帘。两人相视一笑,携手自到别处玩耍。

等到用过晚饭,各自在房中养神,一更过后,两人迳往城西奔去,跃过花园围墙,只见小姐的楼房中隐隐透出灯火,两人攀到楼房顶下,以足钩住屋檐,倒挂下来。这时天气炎热,楼上并未关窗,从竹帘缝中向里一望,不禁大出意料之外。

房中共有七人,都是女子,一个十八九岁的美貌女子正在灯下阅书,想必就是那位程大小姐了,其余六人都是ㄚ鬟打扮,手中却各执兵刃,一人拿吴钩剑,一个拿日月双轮,还有一个捧著一对沉重的怀杖,其余三人各执单刀,日月轮、吴钩剑等兵刃,若非武功有相当根底,决不能使,ㄚ鬟已是如此,难道那小姐是精通武艺的了?郭靖与黄蓉原本要来救人,这时料想中间只怕另有跷蹊,两个都是少年心性,见了这副情形,精神为之一振,存心要瞧瞧热闹。

突然间围墙外喀的一声微响,黄蓉知道有人来了,一拉郭靖衣袖,缩身在屋檐之后,只见围墙外跃进两条黑影,瞧那身形,正是日间所见的乞丐。这两人走到楼下,口中轻轻吹哨,一名ㄚ鬟揭开竹帘,说道:“是丐帮的英雄到了么?请上来吧。”两个乞丐提气跃上楼房,程大小姐站起身来相迎,道个万福,说道:“请教两位高姓大名。”那声音苍老的人道:“在下姓黎,这是我的师侄,名叫余兆兴。”程大小姐见了他脸上伤疤累累,忽然想起,说道:“老英雄可是人称降龙手的黎生黎前辈么?”那老丐笑道:“姑娘好眼力,在下与尊师清净散人曾有一面之缘,虽无深交,却是向来十分仰慕的。”郭靖听了“清净散人”四字,心中一凛;“清净散人孙不二孙仙姑是全真七子之一啊,这位程大小姐原来不是外人。”

只听程大小姐道:“承老英雄仗义援手,晚辈感激无已,一切全凭老英雄吩咐。”黎生道:“姑娘是千金之体,就被这种狂徒多瞧一眼也是亵渎了。”程大小姐脸上一红,黎生又道:“姑娘请到令堂房中歇宿,只把这几位尊使留在这里,在下自有对付那狂徒的法子。”程大小姐道:“晚辈虽然武艺低微,却也不怕那个恶棍。这事要老英雄一力承当,晚辈那里过意得去?”

黎生道:“我们洪帮主与贵派全真教主王重阳王真人素来交好,大家是一家人,姑娘何必分什么彼此?”那程大小姐学了一身武艺,从未用过,甚是跃跃欲试,但见黎生一双眸子精光灿然,神完气足,排起辈份来既是长辈,这次他又是仗义相助,不敢违拗,行了个礼,说道:“那么一切全仗黎老前辈和余大哥了。”说罢盈盈下楼而去。

黎生走到小姐床边,揭开绣被,鞋也不脱,满身肮脏的就躺在香喷喷的被褥之上,对余兆兴道:“你下楼去,和大伙儿四下守著,不得我号令,不要动手。”余兆兴应著去了。黎生盖上一条薄薄的绸被,命ㄚ鬟放下纱帐,朝里而卧,熄灭了灯烛。

黄蓉暗暗好笑:“他们丐帮的人想来都学帮主的脾气,喜欢滑稽胡闹,却不知在这里等谁?”她知道外面有人守著,与郭靖俩藏身屋檐之下,不作一声。

约摸过了一个更次,听得前面当铺中的打更人“的笃、的笃、堂堂堂”的打过三更,接著「拍”的一声,花园中投进一颗石子来。黄蓉一扯郭靖依袖,知道有夜行人来了,只过了片刻,果见围墙外窜进七八个人来,迳跃上楼,火折子一晃,走向小姐的卧床。就在这火光一闪之中,郭黄二人已看清楚来人的面目,为首两人却是欧阳公子的手下、拿了长杆赶蛇的白衣男子,后面跟著的正是欧阳公子的女弟子。两个男人往两旁一站,四名女弟子走上前去,取出一张大被,兜头罩在黎生身上,牢牢搂住,又有两名女弟子张开一只大布袋,抬起黎生,放入袋中,绳子一抽,已把袋口收紧。罩被、张袋、装人等等手段,各人做得熟练异常,想是习练有素,黑暗之中顷刻而就,毫不发出声响,两名女子弟抬起布袋,跃下楼去。

郭靖待要跟踪,黄蓉低声道:“让丐帮的人先走。”郭靖一想不错,探头外望,只见前面八人抬著装载黎生的布袋,后面或先或后的跟著十余人,一律的手中拿著竹杖,想来都是丐帮的高手了。郭黄二人待众人走出数丈,这才跃出花园,随著走在最后的一个乞丐。走了一阵,已到郊外,只见前面八人抬著布袋走进一座大屋,众乞丐四下分散,把大屋团团围住。

黄蓉一扯郭靖的手,急步抢到后墙,飞身入内,原来那是刘氏的一所祠堂,大厅上供著无数神主牌位,梁间挂满了大匾,写著这一族中做过官的人的官衔。厅上四五枝红烛点得明晃晃地,居中坐著一人,折扇轻挥,郭黄二人早料到必是欧阳公子了。二人知他功夫了得,微一响动,必致被他发觉,当下缩身在窗外向里偷看,心想:“不知那黎生是否他的敌手?”只见那八人抬了布袋走进大厅,说道:“公子爷,程家大小姐已接来了。”欧阳公子冷笑一声,抬头向厅外道:“朋友,既蒙枉顾,何不进来喝一杯茶?”

郭靖心道:“这欧阳公子好眼力。”隐在墙头屋角的丐帮诸人已知被他看到,但未得黎生号令,均是默不作声。欧阳公子侧了头向地下的布袋看了一眼,笑道:“想不到美人的大驾这样容易请到。”缓步上前去,手中折扇一挥,已折成一条铁笔模样,黄蓉、郭靖见了他的手势,都吃了一惊,知他已看破布袋中藏著敌人,立时就要痛下毒手。黄蓉手中扣了三枚钢针,只得他折扇下落,就要发针相救黎生,只听得飕飕两声,窗格中打进两枝袖箭,直向欧阳公子背心飞去,原来丐帮中人也已看出情势凶险,先动上了手。

欧阳公子翻过左手,食指与中指挟住一箭,无名指与小指挟住一箭,喀的一响,两枝短箭折成了四截。群丐见他如此功夫,不禁相顾骇然,体兆兴叫道:“黎师叔,出来吧。”猛听得嗤的一声急响,布袋裂开,两柄飞刀激射而出,刀光之中,黎生著地滚出,扯著布袋一抖,以防敌人加害,随即起身来。他早知欧阳公子十分了得,与他以真功夫拚斗未必能胜,本想藏在布袋中,出其不意的袭击,那知还是被他识穿。

欧阳公子笑道:“美人儿变了老叫化,这布袋戏法高明得紧啊!”黎生叫道:“地方上三天之中接连失了四个姑娘,都是阁下干的好事了?”欧阳公子笑道:“宝应县并不穷啊,怎么捕快公人变成了要饭的?”黎生也不生气,说道:“我本来也不在这里要饭,昨儿听几个小叫化说,这里忽然有几位美貌姑娘影踪不见,老叫化一时兴起,过来瞧瞧。”欧阳公子懒懒的道:“那几个姑娘也没有什么了不起,你要,冲著你面子还给你吧。”他手一挥,几名女弟子入内去领了四个姑娘出来,个个衣衫不整,神色憔悴,眼睛哭得红肿。

黎生见了她们的模样,怒从心起,唱道:“阁下高姓大名,是那一位门下?”欧阳公子仍是一脸漫不在乎的神气,说道:“我复姓欧阳,你老兄有何见教?”黎生喝道:“你我比划比划。”欧阳公子道:“那再好没有,进招吧。”黎生道:“好!”右手一抬,正要发招,突然眼前白影一晃,背后风声响动,疾忙向前一跃,颈后已被敌人手指拂中,幸喜纵跃得快,否则颈后要穴已被他一把拿住。

黎生在丐帮中辈份既尊,武功又强,两湖两浙的群丐都归他率领,是丐帮中响当当的高手,那知甫一出手就险险著了敌人的道儿,脸上一热,不待回身,反手还劈一掌。黄蓉在郭靖耳边低声道:“他也会降龙十八掌!”郭靖点了点头。

欧阳公子见他这招来势凶狠,不敢硬接,纵身避开。黎生这才回过身来,踏步进击,双手当胸,虚捧一物,呼的转了个圈子。郭靖在黄蓉耳畔轻声道:“这是破玉拳的‘相如护璧’吧?”黄蓉也点了点头。

欧阳公子见他气稳手沉,招术精奇,倒也不敢轻忽,将折扇在腰间一插,闪开对方的圈击,拳似电闪,打向黎生右肩。黎生用了一招“破玉拳”中的“和氏献璞”格开。欧阳公子左拳一钩,待得对方竖臂相挡,倏忽间已窜到他的背后,双手五指抓成尖锥,两锥齐至,打向他背心要穴。黄蓉和郭靖都吃了一惊:“这一招难挡。”

这时守在外面墙上的群丐见黎生和敌人动上了手,先先后后走进厅来,灯影下见黎生遇险,要待抢上相助,眼见已是不及。黎生听得背后风响,衣上也已微有所感,就在这一瞬之间,反手横劈一掌,仍是刚才使过的“降龙十八掌”中的“神龙摆尾”,欧阳公子不敢接他这掌,身子向后一仰,躲了开去。黎生心中叫声:“好险!”转身拒敌。他武功远不及欧阳公子精妙,拆了三四十招,已连遇五六次凶险,每次均仗这招“神龙摆尾”救了性命。

黄蓉低声对郭靖道:“七公只传了他一掌。”郭靖点点头,想起自己当日以一招“亢龙有悔”与梁子翁对敌之事,又想到洪七公对他丐帮的首要人物,都只传了一掌,自己意在一月之间连得他十五掌,心中好生感激,只见欧阳公子踏步进迫,把黎生一步步逼向厅角之中。原来欧阳公子也已瞧出他只一招厉害,而言一招必是反身从背后发出,当下将他逼入屋角,叫他无法反身发掌。黎生久经大敌,立知敌人用意,移步转身,要从屋角抢到厅中,刚只迈出一步,欧阳公子一声长笑,抡拳直进,蓬的一拳,击在他下颏之上。黎生一惊,伸臂待格,敌人左拳又已击到,片刻之间,头上胸前连中了五六拳,登时头晕身软,晃了几晃,跌倒在地。丐帮诸人抢上前来救援,欧阳公子一转身,抓起奔在最前的两个乞丐,头对头一撞,两人同时晕倒,余人一时不敢过来。

欧阳公子笑道:“我是什么人,能著了你们这批臭叫化的道儿?我叫你们瞧一个人!”双手一拍,两名弟子从内堂推出一个女子来,她双手被反缚在背后,神情委顿,正是程大小姐。这一著大出众人意料之外,黄蓉与郭靖也是大惑不解。

欧阳公子手一挥,女弟子又把程大小姐带回内堂,他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老叫化在楼上钻布袋,却不知区区在下守在楼梯之上,当即请了程大小姐,先回来等你们驾到。”群丐面面相觑,心想这一下真是一败涂地。

欧阳公子摇了摇折扇,说道:“丐帮的名气倒大得紧,却真叫人笑掉了牙,什么偷鸡摸狗拳、要饭捉蛇掌,都拿出现世。以后还敢不敢来碍公子爷的事?现在暂且饶了这老叫化的性命,只是要借他两个招子,作个记认。”说著伸出两根手指,向黎生眼中插下,只听得一声叫道:“且慢!”一人跃进厅来,一掌向欧阳公子推去。

欧阳公子只觉一股凌厉之极的掌风,扑向自己前胸,疾忙身子一侧,但已被掌风带到,身子晃了一晃,退开一步,不禁一惊:“自出西域以来,竟接连遭逢高手,此是何人,有如此功力?”定睛一看,更是奇诧,只见挡在自己与黎生之间的,却是那个在赵王府中同过席的少年郭靖,此人武功平平,怎么刚才这一掌若斯沉猛?只听他说道:“你行止邪恶,不自悔改,还想伤害好人,真把天下好汉不放在眼里了么?”

欧阳公子侧目斜睨,笑道:“你也算得是天下好汉?”郭靖道:“晚辈那敢称得上“好汉”二字,只是斗胆要奉劝公子爷一句,请把程大小姐放回,自己早日回西域去。”欧阳公子笑道:“要是我不听你这位小朋友的劝呢?”郭靖还未答话,黄蓉已在窗外叫了起来:“靖哥哥,揍这坏蛋?”

欧阳公子听到黄蓉声音,心里一荡,笑道:“黄姑娘,你要我放程大小姐,那也不难,只要你跟随我去,不但程大小姐,连我身边所有的女子,也全都放了,而且我答应你以后不再找别的女子,好不好?”黄蓉跃进厅来,笑道:“那很好啊,我们到西域去玩玩,倒也不错。靖哥哥,你说好么?”欧阳公子摇头笑道:“我要你跟我去,要这臭小子同去干么?”黄蓉大怒,反手一掌,喝道:“你骂他?你才臭!”

欧阳公子原本见黄蓉盈盈走近,又笑又说,真是肌肤胜雪,玉容如花,娇媚异常,心中早已神魂飘荡,那知她竟会突然反脸?一来毫不提防,二来她这掌又是“落英掌”中的精妙家数,那知她竟会突然反脸?一来毫不提防,二来她这掌又是落英掌中的精妙家数,拍的一下,左颊早著,总算黄蓉功力不深,并未击伤,但也已打得他半脸热辣辣的甚是疼痛。

欧阳公子“呸”的一声,左手忽地伸出,往她胸口抓去。黄蓉不退不让,双拳猛往他头顶击落,欧阳公子是好色之徒,见她不避,心中大喜,拚著头上受她两拳,也要在她胸前一碰,岂知手指尖刚触到她的衣服,忽觉微微刺痛,这才惊觉:“啊!她穿著软猬甲。”亏得他只是存心轻薄,并非要想伤她,所以这一抓未用劲力,怎忙抬臂格开她的双拳。黄蓉笑道:“你跟我打没便宜,只有我打你的份儿,你却不能打我。”

欧阳公子心痒难搔,忽然迁怒郭靖,心想:“我先把你这小子毙了,叫她死了这个心。”眼睛望著黄蓉,突然一脚向后踢出,足争猛向郭靖胸口撞去。这一脚又快又狠,阴毒异常,正是“西毒”欧阳锋的家传绝技,对方难闪难挡,只要踢中了,立时骨折肺碎。郭靖避让不及,急忙转身,同时反手猛力横劈,只听得蓬的一声,郭靖臂上中了一脚,欧阳公子腿上中了一掌,两人都痛到了骨里,各自转身,斗在一起。丐帮中的高手均感惊讶:“这一掌明明是黎生的救命绝技‘神龙摆尾’,怎么他也会了?而且出手又快又准,尚在黎生之上?”

这时丐帮中已有人将黎生扶在一旁,他见郭靖掌力沉雄,招数精妙,生平从未见过。他只识得一招“神龙摆尾,”见郭靖其余掌法与这一招拳理极相近,心中不禁骇然;“降龙十八掌是洪帮主不传之秘,我为本帮舍生立了一件大功,他才传我一掌,难道这个少年竟把十八掌都学全了?”欧阳公子一面与郭靖对招,一面也是暗暗称奇:“怎么两个月之间,他武功精进至斯?”

转眼之间两人拆了四十余招,郭靖已把十五掌招数反覆用了几遍,足然自保,但因欧阳公子武功高出他极多,要想取胜,却也不能。再打十余招,欧阳公子拳法一变,前纵后跃,声东击西,身法迅捷无伦,郭靖一个招架不及,左胯上被他踢中了一脚,登时举步蹒跚,幸好他主要武功是在掌上,掌下把十五掌从尾打到头,倒转来用,欧阳公子见他掌法颠倒,一时却不敢逼近,准拟再拆数十招,摸熟了他掌法变化的大致路子,再乘隙攻击。

郭靖从尾打到头一遍打完,再从头打到尾。第十五掌“鱼跃于渊”打过,如接第一掌,那是“亢龙有悔”;若从尾倒打,那么是再发一掌“鱼跃于渊”。就在这稍一迟之际,欧阳公子立时看出破绽,一把向他肩上拿来。郭靖见形格势禁,不论用十五掌中那一掌都无法解救,顺势翻过手掌,撕地往敌人手背上拍下。这一招是他在危急之中自行创出,那知因顺著掌势,竟是巧妙异常,拍的一声,正击在敌人手腕之上。欧阳公子大吃一惊,向后纵出数步,把手一挥,幸好虽然疼痛,腕骨未被击断。

郭靖在无意中创出一掌,精神大振,斗然间福至心灵;“这反手一掌,运力之功几与七公传我的十五掌相若,只可惜未曾加劲。想来学全十八掌之后,必可循环往复,全身再无破绽,我现下肩后、左跨、右腰尚有空隙,且再杜撰两掌,把这三处都补满了。”心念甫毕,欧阳公子又已打来,激战之中,那里容他思索钻研,只得依著降龙掌的掌理,老老实实的加多两掌,守住左胯右腰。欧阳公子暗暗叫苦;“他掌法本来不全,时间一久,必能胜他,怎么忽然又多了三招出来?”

郭靖越打越顺,数遍之后,已渐将自创的三掌溶入师传的十五掌之中。欧阳公子抢攻数次不能得手,渐把拳法放慢,要以游斗耗他气力,突然间见郭靖十七掌的打法第二次与第一次略有不同,心念一转:“是了,这一掌他还未学得到家,所以初时不用。”斗然飞身而起,左手作势擒拿郭靖顶心,一脚飞出,直踢他的左胯。郭靖自创三掌虽然走对了路子,但一来未曾习练,威力不足,二来究竟只是粗具雏型,未臻精微之境,突见敌人全力攻其弱点,中心一寒,不知自己这一掌是否使得,一掌打到半路,重行收回,侧身要避开他这一脚。

临敌犹豫,最是武学大忌。郭靖这一掌打出倒也罢了,纵然不能伤得敌人,却也足以自守,现下他收掌回身,破绽更大,欧阳公子这一脚用了十成力,眼见郭靖胯上要受重伤。

黄蓉暗叫不妙,手一扬,七八枚钢针猛向欧阳公子飞去。欧阳公子折扇一挥,全数挡开,突觉足踝上一阵酸麻,被一件什么东西在穴道上一撞,这一脚虽然踢中了郭靖,却是全无劲力。欧阳公子一惊之下,先行跃开,喝道:“鼠辈暗算公子爷,有种的光明正大出来……”

语音未毕,突听风声微响,要想闪避,但那物来势好快,不知怎样,自己口中忽然多了一物,舌头上觉得有些鲜味,又惊又怒,急忙吐出,原来是一块鸡骨。欧阳公子一抬头,突见梁上一把灰尘当头罩来,撤向自己眼中,忙向旁跃出数步,噗的一声,口中又多了一块鸡骨。这次却是一条腿骨,撞得牙齿隐隐生疼。

欧阳公子武功卓绝,生平那里受过人这种戏弄?只见梁上人影一闪,当即飞身而起,一掌凌空向那人影击去。斗然间只觉掌中多了一些物事,一把抓住,落地一瞧,更是恼怒,原来又是两只嚼啐了的鸡爪,只听得梁上一人哈哈大笑,说道:“叫化子的偷鸡摸狗拳怎样?”

黄蓉与郭靖听到这声音心中大喜,齐叫:“七公!”众人都抬头来,只见洪七公舒舒服服的坐在梁上,手中拿了半只鸡,正吃得起劲。欧阳公子一见是他,心中凉了半截,唱了一喏,说道:“是洪世伯,侄子向您老磕头。”他口中说著磕头,双膝却不跪下。

洪七公口中嚼著鸡肉,含含糊糊的说道:“嗯,你认得老叫化啦。”欧阳公子道:“上次遇到世伯,小侄有眼不识泰山,甚是该死。后来飞鸽传书,到西域请示家叔,才知端的。家叔嘱咐小侄,如再见到世伯,代他向您老人家问安。”洪七公道:“老毒物虚假得紧,啰里啰唆一大套,老叫化吃得偷得,就差个没抢人家闺女,有什么安不安的?你叔叔没生病没长疔疮吧?”欧阳公子含糊答应。洪七公道:“刚才听你言中之意,对我的偷鸡摸狗拳、要饭捉蛇掌小觑得紧,是也不是?”欧阳公子暗道:“原来他早就躲在这里了。”忙道:“小侄不知贵帮这位老英雄是世伯门下,狂妄放肆之言,要请世伯与这位老英雄恕罪。”

洪七公哈哈大笑,长笑声中,落下梁来,说道:“你称他做英雄,但是他打不过你,那么你更是英雄了,哈哈,不怕羞么?”欧阳公子好生著恼,只是知道不是他的敌手,不敢出言冲撞,只得含嗔不语。洪七公道:“你仗著得了老毒物的真传,想到中原东南来横行,哼哼,放著老叫化不死,只怕容你不得。”欧阳公子道:“世伯与家叔齐名,晚辈只好一切全凭世伯吩咐。”洪七公道:“好哇,你说我倚大压小,欺侮你后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