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五十回  青袍怪客

金庸2018-12-21 10:24:21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郭靖这一招正是“降龙十八掌”中的“亢龙有悔”,经过一个月来的用心习练,威力比之洪七公初传时又大了数倍。裘千仞本来见韩宝驹功夫也不如何高强,心想他们的弟子更属寻常,那知他这一掌打来,势道如此强劲,双足一点,疾忙跃在半空,只听喀喇一声,他所坐的那张紫檀木椅子已被郭靖一掌打塌。

裘千仞落下地来,怒喝;“小子无礼!”郭靖存著忌惮之心,不敢跟著进击,说道:“请前辈赐教。”

黄蓉存心要扰乱裘千仞心神,叫道:“靖哥哥,别对这糟老头子客气!”裘千仞成名以来,谁敢当著他面呼他“糟老头子”,一气之下,就要纵身过去发掌相击,但一转念想起自己身份,冷笑一声,先出右手一引,再发左手摩眉掌,见郭靖身子一侧闪避,引手立时钩拿回撤,摩眉顺手搏进,转身坐盘,右手闪电挑出,已变塌掌。

黄蓉叫道:“那有什么希奇,这是‘通臂六合掌’中的第八式‘孤雁出群’!”裘千仞这套掌法正是通臂六合掌,是从通臂五行拳中变化出来。招数虽然不奇,他却已在这套掌法上化了数十载寒暑之功。所谓通臂,乃是只臂贯为一劲之意,并非左臂可缩至右臂,右臂可缩至左臂。郭靖见他甲手发出,乙手往甲手贯劲,乙手随发之时,甲手往回带撤,以增乙手之力,双手确有相互相援连环不断之巧,一来震于裘千仞威名,二来应敌时识见不足,心下一怯,不敢还手招架,只是连连倒退。

裘千仞心道:“这少年一掌碎椅,原来只是力大,武功平常得紧。”当下“穿掌劈闪”、“撩阴掌”、“跨虎蹬山”越打越是精神。黄蓉见郭靖要败,心中焦急,渐渐走近,只要他一还险招,立时上前相助。郭靖闪开对方斜身一蹬,一转头,只见黄蓉脸色有异,大见关切,心神微分,裘千仞得势不容情,一招“白蛇吐信”,拍的一掌,平平正正的击在郭靖胸口之上。黄蓉和江南六怪、陆氏父子一齐大惊,心想以他功力之深,这一掌正好击在胸口,郭靖不死必伤。

郭靖吃了这掌,也是一惊,只臂一振,胸口竟是没有多大疼痛,不禁大惑不解。黄蓉见他突然发楞,以为必是被他掌力震得昏晕了过去,纵身上去扶住了他,叫道:“靖哥哥你怎样?”心中一急,两道泪水流了下来。

郭靖却道:“没事!我再试他一试。”挺起胸膛,走到裘千仞面前,叫道:“你是铁掌老英雄,再打我一掌试试。”裘千仞大怒,运劲使力,蓬的一声,又在郭靖胸口打了一掌。郭靖哈哈大笑,叫道:“师父、陆庄主、蓉儿,这老儿武功稀松平常。他不打我倒也罢了,打我一掌,却漏了底子。”一语方毕,左臂横扫,逼到裘千仞的身前,叫道:“你也吃我一掌!”

裘千仞见他左臂扫来,口中却说“吃我一掌”,心道:“你臂中套拳,谁不知道?”双手怀搂,来撞他左臂。那知郭靖这招“六龙御天”是降龙十八掌中十分奥妙的功夫,左臂右掌,均是可实可虚,非拘一格,一见敌人挡他左臂,右掌一起,也是蓬的一声,正击在他右肩连胸之处,裘千仞的身子如纸鹞断线般直向门外飞去。

众人惊叫声中,门口突出现了一人,一把抓住裘千仞的衣领,大踏步走进厅来,将他在地下一放,凝然而立,脸上冷冷的全无笑容。众人瞧这人时只见她长发披肩,抬头仰天,正是黑风双煞中的铁尸梅超风。

众人心头一寒,却见她身后还跟著一人,那人身材高瘦,身穿青色布袍,脸色怪异之极,一望他的脸,不知怎的,一阵凉气从背脊上直冷下去,人人看了一眼之后,都是不愿再看,将头转了开去。

陆庄主万料不到裘千仞名满天下,口出大言,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,心中又好气又好笑,眼见梅超风翩然而至,心中更是一股说不出的滋味。完颜康见师父到来,不禁大喜,上前拜见,心头却又牵挂著穆念慈,不知现下她身在何方。陆庄主双手一拱,说道:“梅师姊,二十年前一别,今日又喜重逢,陈师哥可好?”

六怪与郭靖听他叫梅超风为师姊,面面相觑,无不凛然。柯镇恶心道:“今日我们落入了圈套,梅超风一人已不易对敌,何况更有她的师弟。”黄蓉却是暗暗点头:“这庄主的武功文学、谈吐行事,无一不是学我爹爹,我早就疑心他与我家必有什么渊源,果然是爹爹的弟子。”

梅超风冷然道:“说话的可是陆乘风陆师弟?”陆庄主道:“正是兄弟,师姊别后无恙。”梅超风道:“我双目已盲,你玄风哥也在十二年前被人害死了。这可称了你的心意么?”陆乘风又惊又喜,惊的是黑风双煞横行天下,怎会栽在敌人手里?喜的是强敌少了一人,而剩下的也已身有残疾,但想到昔日桃花岛同门学艺的情形,不禁喟然长叹,说道:“害死陈师哥的对头是谁?师姊可报了仇么?”梅超风道:“我正在到处找寻他们。”陆乘风道:“小弟当得相助一臂之力,待报了本门怨仇之后,咱们再来算算你我之间的旧帐。”梅超风“哼”了一声。

韩宝驹拍案而起,大嚷:“梅超风,你的仇家就在这里。全”金发急忙一把拉住。梅超风闻声一呆。

裘入仞被郭靖一掌打得痛澈心肺,这时方才疼痛渐止,朗然说道:“说什么报仇算帐,连自己师父被人害死都不知道,还逞那一门子的英雄好汉?”梅超风一翻手抓住他的手腕,喝道:“你说什么?”裘千仞被她握得痛入骨髓,急叫:“快放手!”梅超风毫不理会,喝问:“你说什么?”裘千仞道:“桃花岛岛主黄药师给人害死了!”

陆乘风惊叫:“你这话可真?”裘千仞道:“为什么不真?黄药师是被王重阳门下全真七子围攻而死的。”他此言一出,梅超风与陆乘风放声大哭,黄蓉咕咚一声,连椅带人仰天跌倒,晕死了过去。众人本来不信黄药师绝世武功,竟会被人害死,但一听是全真七子围攻,这才不由得不信。以马钰、丘处机、王处一众人之能,合力对付,黄药师只怕难以抵挡。

郭靖忙将黄蓉抱在怀内,连叫:“蓉儿,醒来!”见她脸色惨白,气若游丝,心中极是惊惶,大叫:“师父,师父,快救救她。”朱聪奔过来一探她的鼻息,说过:“别怕,这是一时悲痛过度,昏厥过去,死不了!”在她掌心“劳宫穴”用力揉了几下,黄蓉悠悠醒来,大哭叫道:“爹爹呢,爹爹,我要爹爹!”

陆乘风一怔,随即领悟:“啊,她如不是师父的女儿,怎能知道九花玉露丸?”他泪痕满面,朗然说道:“小师妹,咱们去和全真教的贼道们拚了。梅超风,你去也不去?你不去我就先跟你拚了!”陆冠英见爹爹悲痛得语无伦次,忙扶住了他,劝道:“爹爹,你且莫悲伤,咱们从长计议。”陆乘风大哭大叫道:“梅超风,你这贼婆娘害得我好苦。你不要脸偷汉,那也罢了,干么要偷师父的九阴真经?师父一怒之下,将我们兄弟四人一齐挑断脚筋,逐出桃花岛。我只盼师父终会回心转意,怜我们无辜,重行收归师门,现在他老人家逝世,我是终身遗恨,再无指望的了。”梅超风骂道:“我从前骂你没有志气,现在仍旧要骂你没有志气。你三番两次邀人来跟我夫妇为难,逼得我夫妇无地容身,这才会在蒙古大漠遭难。现在你不计议报师大仇,却哭哭啼啼的跟我算旧帐。咱们找那七个贼道去啊,你走不动我背你去。”

黄蓉叫道:“梅师姊,陆师哥,你们去给爹爹报仇。靖哥哥,咱俩见爹爹去吧。”随手拔出蛾眉钢刺,往自己咽喉间刺去。

朱聪眼明手快,一手夺过,说道:“姑娘,先问问清楚。”他走到裘千仞面前,在他身上掸了几下灰土,说道:“小徒无知,多有冒犯,请老前辈恕罪。”裘千仞怒道:“我年老眼花,一个失手,咱们再来比过。”

朱聪轻轻拍拍他的肩膀,在他左手上握了一握,笑道:“老前辈功夫高明得紧,不必再比啦。”一笑归座,左手拿了一只酒杯,右手两指捏住杯口,不住团团旋转,突然右手平掌,向外一挥,掌缘击在杯口,说也奇怪,托的一声,一个高约半寸的磁圈飞出跌落在桌面之上。他左手将酒杯放在桌上,只见杯口平平整整的矮了一截。他所用手法和裘千仞的一模一样,众人无不惊讶。朱聪笑道:“老前辈功夫果然了得,被晚辈偷了招来,得罪得罪,多谢多谢。”

裘千仞立时变色。众人已知其中必有蹊跷,但一时却看不透这中间的机关。朱聪叫道:“靖儿,过来,师父教你这个本事,以后你可去吓人骗人。”郭靖走近身去。朱聪从左手中指上除下一枚戒指,说道:“这是裘老前辈的,刚才我借了过来,你戴上。”裘千仞又惊又气,却不懂明明戴在自己手上的戒指,怎么会变到了他的手指之上。

郭靖依言戴了戒指。朱聪道:“这戒指上有一粒金刚石,最是坚硬不过。你用力握紧酒杯,将金刚石抵在杯上,然后用右手转动酒杯。”郭靖照他吩咐做了,各人这时均已了然于胸,陆冠英等不禁笑出声来。郭靖用右掌在杯口轻轻一击,杯口的一圈磁圈果然应手而落,原来戒指上的金刚石已在杯口划了一道极极深的印痕,那里是什么深湛的内功?黄蓉看得滑稽,不觉破涕为笑,但想到父亲,又哀哀的哭了起来。

朱聪道:“姑娘且莫就哭,这位裘老前辈很爱骗人,他的话呀,未必很香。”黄蓉愕然不解。朱聪笑道:“令尊黄老先生武功盖世,怎会被人害死?再说全真七子都是规规矩矩的人物,又与令尊没仇,怎会打将起来?”黄蓉急道:“一定是为了丘道长他们的师叔周伯通啊。”朱聪道:“怎样?”黄蓉哭道:“你不知道的。”朱聪道:“不管怎样,我总说这个糟老头子的话有点儿臭。”黄蓉道:“你说他是放……放……”朱聪一本正经的道:“不错,是放屁!他衣袖还有许多鬼鬼崇崇的东西,你来猜猜是干什么用的。”他一件件摸了出来,放在桌上,只见两块砖头,一扎缚得紧紧的干茅,一块火绒、一把火刀和一块火石。黄蓉拿起砖头一捏,那砖应手而碎只用力搓了几搓,砖头化了成碎粉。她听了朱聪刚才开导,悲痛之情大减,这时笑生双靥,说道:“二师父,这砖头是他用面粉做的,刚才他还露了一手捏砖成粉的上乘内功呢!”

裘千仞一张老脸一时青、一时红、一时白,羞得无地自容,袍袖一拂,转身走出。梅超风一把抓住,将他往地下一摔,喝道:“你说我恩师逝世,到底是真是假?”这一摔劲力好大,裘千仞痛得哼哼唧唧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黄蓉见那束干茅头上有烧焦了的痕迹,登时省悟,说道:“二师父,你把这束干茅点燃了藏在袖子里,然后吸一口喷一口。”朱聪依言而行,还闭了眼摇头晃脑。黄蓉拍手笑道:“靖哥哥,咱们刚才见这糟老头子练内功,不就是这样么?”她走到裘千仞身旁,笑吟吟的道:“起来吧。”伸手搀他站起,突然左手一挥,已用“兰花拂穴手”拂中了他背后第五椎骨下的“神堂穴”,喝道:“到底我爹爹有没有死?你说他死,我就要你的命。”手一翻,明晃晃的蛾眉钢刺已抵在他的胸口。

众人听了黄蓉的问话,都觉好笑,虽是问他讯息,却又不许他说黄药师真的死了。裘千仞只觉身上一阵酸一阵痒,难过之极,颤声道:“只怕没死也未可知。”黄蓉嫣然一笑道:“你很好,我就饶了你。”在他“缺盆穴”上捏了几把,解开他的穴道。

陆乘风心想;“这位师妹问话一厢情愿,不得要领。”当下问道:“你说我恩师被全真七道害死,是你亲见呢,还是传闻?”裘千仞道:“我是听人说的。”陆乘风道:“是谁说的?”裘千仞沉吟了一下道:“是洪七公。”黄蓉急问:“那一天说的?”裘千仞道:“一个月之前。”黄蓉问道:“七公在什么地方对你说的?”裘千仞道:“在泰山顶上,我跟他比武,他输了给我,无意之间说起这回事。”

黄蓉大喜,纵上前去,左手抓住他的胸口,右手拔下了他一小把胡子,咭咭而笑的道:“洪七公会输给你这糟老头子?梅师姊,陆师哥,别听他放……放……”她女孩儿家粗话竟说不出口,朱聪接口道:“放屁!”黄蓉道:“一个月之前洪七公明明跟我和靖哥哥在一起,靖哥哥,你再请他吃一掌!”郭靖道:“好!”纵身就要上前。

裘千仞大惊,转身就逃,他见梅超风守在门口,当下反向里走。陆冠英上前阻拦,被他出手一推,一个踉跄,跌了开去。须知裘千仞虽然欺世盗名,但武功究非泛泛,当年他享此盛名,一大半是由于装神弄鬼,显假功夫吓人,但究意也有些真实武艺,要不然他那敢贸然与六怪、郭靖动手?陆冠英须不是他的敌手。

黄蓉纵身过去,只臂一张,说道:“你头顶铁缸,在水面上走了过去,那是什么功夫?”裘千仞道:“这是我独门的登萍渡水轻身法。”黄蓉笑道:“啊,还在信口胡吹,你到底说不说?”裘千仞道:“我年纪老了,武功已大不如前,轻身功夫却还没丢荒。”黄蓉道:“好啊,外面天井里有一只大金鱼缸,你露露登萍渡水的功夫给大伙开开眼界。你瞧见没有?一出厅门,左首那株桂花树下面就是。”裘千仞道:“一缸水怎能演功夫……”

他话未说完,突然眼前亮光一闪,斗觉脚上一紧,身子已倒吊了起来。梅超风喝道:“死到临头,还要嘴硬。”毒龙鞭将他卷在半空,依照黄蓉所说方位,银鞭一抖,噗通一声,将他摔在鱼缸之中。黄蓉奔到缸边,蛾眉钢刺一晃,说道:“你不说,我不让你出来。”裘千仞双足在缸底一蹬,想要跃出,被她用重手在肩头一按,又跌了下去,湿淋淋的探头出来,苦著脸道:“那口缸是薄铁皮做的,缸口封住,上面放了三寸深的水。那条小河么,我在水底下打了桩子,桩顶离水面五六寸,所以看不出来。”黄蓉哈哈大笑,进厅归座,再不理他。裘千仞跃出鱼缸,低头疾趋而出。

梅超风与陆乘风刚才又哭又笑的闹了一场,寻仇凶杀之意本已大减,又听小师妹黄蓉连笑带比、咭咭咯咯说著裘千仞的事,那里还放得下脸?硬得起心肠?梅超风沉吟片刻,沉著嗓子说道:“陆乘风,你把我徒儿放了,瞧在师父份上,咱们前事不咎。”

陆乘风长叹一声,心想:“她丈夫死了,眼睛盲了,在这世上孤苦伶丁。我虽是双腿残废,却是有妻有子,有家有业,比她好上百倍。大家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,还提旧怨干什么?”当下说道:“你将你徒弟领去就是。梅师姊,小弟明日就要动身到桃花岛探望恩师,你去也不去?”梅超风颤声道:“你敢去?”陆乘风道:“不得恩师之命,擅到桃花岛上,那是犯了大规,但刚才给那裘老头儿信口雌黄的乱说一轮,我总是念著恩师,放心不下。”黄蓉道:“大家一起去探望爹爹,我代你们求情就是。”

梅超风呆立片刻,眼中两行泪水滚了下来,说道:“我那里还有面目再去见他老人家?恩师怜我孤苦,救我养我,我却狠子野心,背叛师门……”突然间厉声喝道:“只待夫仇一报,我会自寻了结。江南七怪,有种的站出来,今晚跟老娘拚个死活吧。陆师弟,黄师妹,你们袖手旁观,两不相帮,不论谁死谁活,都不许插手劝解,听见了么?”

柯镇恶大踏步走到厅中,铁杖在方砖上一落。镗的一声,悠悠不绝,嘶哑著嗓子说道:“梅超风,你瞧不见我,我也瞧不见你。那日荒山夜战,你丈夫死于非命,咱张五弟却也给你们害死了,你知道么?”梅超风道:“哦,现在只剩下六怪了。”柯镇恶道:“咱们应承马钰马道长,不再向你寻仇为难,今日却是你来找咱们。好吧,天地虽宽,咱们却总是有缘,处处碰头。老天爷不让六怪与你梅超风在世上并生,进招吧。”梅超风一声冷笑,说道:“你们六个人一齐上吧。”朱聪等在柯镇恶与梅超风对话之际,早已站在大哥身旁相护,防她偷下毒手,这时各亮刀兵刃。郭靖忙道:“有事弟子服其劳,仍是让弟子先挡一阵。”

陆乘风听梅超风与六怪双方叫阵,心中好生为难,有意要替两下解怨,只恨自己威不足以服众、艺不足以惊人,听郭靖这么一说,灵机一动,说道:“各位且慢动手,听小弟一言。梅师姊与六侠虽有宿嫌,但双方已有人不幸下世,依弟愚见,今日只赌胜负,点到为止,不可伤人。六侠以六敌一,虽是向来使然,总觉不公,就请梅师姊教几招给这位郭老弟如何?”梅超风冷笑一声道:“我岂能与无名小辈动手?”郭靖叫道:“你的丈夫是我亲手杀的,与我师父们何干?”

梅超风悲怒交迸,喝道:“正是!先杀你这小贼。”听声辨形,左手一抓,五指往郭靖天灵盖插下。郭靖一跃避开,叫道:“梅前辈,晚辈当年无知,误伤了陈老前辈,一年人作事一身当,你只管问我。今日你要杀要剐,我决不逃走。若是日后你再找我六位师父啰唆,那怎么说?”

梅超风道:“你真的有种不逃?”郭靖道:“不逃。”梅超风道:“好!我和江南六怪之事,也是一笔勾销。好小子,跟我走吧!”

黄蓉叫道:“梅师姊,他是好汉子,你却叫江湖英雄笑歪了嘴。”梅超风怒道:“怎么?”黄蓉道:“他是江南六侠的嫡传弟子。六侠的武功近来已大非昔比,他们要取你性命真是易如反掌,今日饶了你,还给你面子,你却不知好歹,尚在口出大言。”梅超风怒道:“呸!我要他们饶?六怪,你们武功大进了?那就来试试!”黄蓉道:“他们何必亲自和你动手?单是他们的弟子一人,你就未必能胜。”梅超风哇哇大叫:“三招之内我杀不了他,我当场就撞死在这里。”他在赵王府里曾与郭靖动过手,知道他的底细。却不知数月之间,郭靖得九指神丐传授绝艺,功夫已大不相同。

黄蓉笑道:“好,这里的人都是见证,三招太少,十招吧。”郭靖道:“我陪梅前辈走十五招。”黄蓉道:“就请陆师哥和陪你来的那位客人计数作证。”梅超风奇道:“谁陪我来著?我单身闯庄,用得著谁陪?”黄蓉道:“你身后那位是谁?”

梅超风反手一捞,快如闪电,众人也不见那穿青布长袍的人如何闪躲,这一抓竟没有抓著。那人行动有如鬼魅,竟未发出半点声响。梅超风那晚听人吹箫躯蛇给她解围,当下望空拜谢,却是无人搭腔,此后一直觉得身后有点古怪,但不论如何出言试探,如何擒拿抓打,始终摸不著半点影子,还道是自己心神恍忽,疑心生暗鬼,这时听黄蓉一说,不禁大惊,颤声道:“你是谁?一路跟著我干什么?”

那人恍若未闻,毫不理会。梅超风向前疾扑,那人似乎身子未动,梅超风这一扑却扑了个空。众人大惊,觉得这人功夫高得出奇,真是生平罕见。陆乘风道:“阁下远道来此,小可未克迎接,请坐下共饮一杯如何?”那人一转身,飘然而出。

过了片刻,梅超风又问:“是你吹箫救我的么?”众人不禁骇然,梅超风用耳代目,以她听力之佳,竟未听到这人出去的声音。黄蓉道:“梅师姊,那人已经走了。”梅超风惊道:“他出去了?”黄蓉道:“你快去找他吧,别在这里发威了。”

梅超风呆了一阵,脸上又现凄厉之色,喝道:“姓郭的小子,接招吧!”双手一提,只见她十指尖尖,在烛火下莹然生光,却不发出。郭靖道:“我在这里。”梅超风只听得他说了一个“我”字,右掌一晃,左手五指已抓向他的面门。郭靖见他来招奇速,身子稍稍一侧,左臂反过来就是一掌。梅超风听到声音,待要相避,已是不及,“降龙十八掌”招招精妙无比,蓬的一声,正击在肩头之上。梅超风被震得退开三步,但她武功卓绝,身子虽是退开,手爪反而疾攻上来。郭靖猛吃一惊,右腕上“内关”“外关”“会宗”三穴已被她同时拿住。

郭靖平时听师父们言道,梅超风的“九阴白骨抓”专在对方明知决不能发招之时暴起疾进,所以最是难闪难挡,他一出来与梅超风动手,对此点已严加防范。岂知她招数变化无方,虽被郭靖击中一掌,反过手来立时扣住了他的脉门。

郭靖暗一声;“不妙!”半身已感酸麻,危急中右手屈起食中两指,半拳半掌,向对方胸口打去,那是一招“潜龙勿用”的半招,本来左手同时向里勾拿,一推一钩,敌人必然无法闪避,现下左腕被拿,只得用了半招。“降龙十八掌”威力大得异乎寻常,虽只半招,也已非同小可,梅超风听到风声怪异,既非掌风,亦非拳风,忙将身子一侧,卸去了一半来势,但肩头上还是中了一下,只觉一股极大力量将自已身子向后撞去,手一挥,也将郭靖身子推出。这一下两人都用了全力,只听得蓬的一声大响,两人背心同时撞在一根厅柱之上。幸那厅柱极粗,并未撞断,但屋顶上互片、砖石、灰土落下来的不计其数。众庄丁齐声呐喊,逃出厅去。

江南六怪面面相觑,心中又惊又喜:“靖儿从那里学来这样高的功夫?”韩宝驹望了黄蓉一眼,以为必是她的传授。

这时郭靖与梅超风各展生平所学,打在一起,一个掌法精妙,力道沉猛,一个抓打狠辣,变招奇幻,大厅中只听得呼呼风响。梅超风跃前纵后,四面八方的进攻。郭靖知道敌人招数太奇,跟著她见招拆招,立时就会吃亏,记著洪七公当日教他对付黄蓉“落英掌”的诀窍,不管敌人如何花样百出,千变万化,自己只是把“降龙十八掌”中的十五掌连环往复的使了出来,这个诀窍果真使得,两人拆了四五十招,梅超风竟不能逼近半步,只看得黄蓉笑颜逐开,六怪挢舌不下,陆氏父子目眩神驰。陆乘风心想:“梅师姊功夫精进如此,这次要是她跟我动手,十招之内,我那里还有性命?这位郭老弟年纪轻轻,怎么有这样深湛的武功?我真是走了眼了。幸亏对他礼貌周到,丝毫没有得罪。”黄蓉大声叫道:“梅师姊,拆了六十多招啦,你还不认输么?”

梅超风恼怒异常,心想我苦练数十年,还不能对付你这小子?当下掌打爪戳,越打越打。要知梅超风武功与郭靖本来相去何止倍蓰,只是一来她双目已盲;二来为报杀夫大仇,不免心躁,犯了武学大忌;三来郭靖连得全真派玄门正宗内功,蝮蛇宝血,降龙十八掌等等好处,两人竟打了个难解难分。堪堪拆到百招之外,梅超风对他这十五招掌法的脉路已大致摸清,知道他掌法威力极大,不能近攻,当下在离他丈余之地奔来窜去,要累他力疲。郭靖虽然内力已自不浅,但施展这降龙十八掌最是耗神费力,时间一长,掌锋所及之处,果然已不如先前之远。

梅超风乘势疾上,只臂直上直下,在“九阴白骨抓”的招数之中,同时挟了“摧心掌”掌法。黄蓉知道再斗下去,郭靖必然吃亏,不住叫道:“梅师姊,一百多招啦,快两百招啦,还不认输?”梅超风充耳不闻,越打越急。

黄蓉灵机一动,纵身跃到柱边,叫道:“靖哥哥,瞧我!”郭靖连发两招“利涉大川”、“入于幽谷”,将梅超风远远逼了开去,抬头一看,只见黄蓉绕著柱子而奔,立时醒悟,回身一跃,已到一根柱子边上。梅超风五指抓来,郭靖向后一缩,躲在柱后,秃的一声,梅超风五指已插入了柱中。她双目不能视物,打斗之际,全凭耳朵听著敌人拳风脚步之声而辨知对方所在,柱子固定在地,决无声息,郭靖在酣战时斗然间躲到柱后,她那里知道。待得惊觉,郭靖呼的一掌,从柱后打了出来,当下只得硬接,左掌照准来势猛推出去。两人各自震开数步,她五指从柱中拔了出来。

梅超风恼怒异常,未等郭靖站定脚步,闪电般扑了上来,只听得嗤的一声,他衣襟被扯脱一截,臂上也被她手抓带中,幸未受伤,郭靖心中一凛,还了一掌,拆不三招,他又向柱后一闪,呼叫一声。梅超风左手五指又插入柱中。

郭靖这次却不乘势相攻,叫道:“梅前辈,我武功远不及你,请你手下留情。”众眼见郭靖已占上风,他借助柱子和她相斗,显已立于不败之地,如此说法,那是给她面子,要她就此罢手之意。梅超风冷然道:“要凭比试武功,我在三招之内不能胜你,早该服输认败。但现在不是比试,我是报仇。我早已输给了你,但非杀你不可!”一言方毕,只臂运劲,左手连发三掌,右手连发三掌,都击在柱子腰心,大喝一声,双掌齐出,喀喇喇一声响,那柱子居中折断。

厅上诸人个个都是一身武功,见机极快,一见她发掌击柱,已各向外窜出。陆冠英抱著父亲,最后奔出,只听得震天价一响,那厅塌了半边。只有那宋朝的兵马指挥使段大人逃避不及,两腿被一根巨梁压住,狂呼救命。完颜康过去将梁木抬起,把他拉了起来,扯扯他的手,乘乱想走,两人刚一转身,背后都是一麻,不知被谁同时点中了穴道。

梅超风全神贯注在郭靖身上,听他从厅中飞身而出,立时跟著扑上。这时庄前云重月暗,众人方一定神,只见郭梅二人已斗在一起,星光熹微之中,两条人影倏分倏合,掌风虎虎中,夹著梅超风运功时骨节格格暴响,比适才在大厅中的激斗尤为惊心动魄。郭靖本就不敌,昏黑之中更加不利,霎时之间,连遇险招,只见梅超风一腿扫来,当下右足飞起,迳踢她扫来那一腿的胫骨,只要两下一碰,她小腿非折断不可,那知梅超风这一腿乃是虚招,只踢出一半,忽地后跃,左臂却向他腿上抓下。

陆冠英在旁看得亲切,惊叫道:“留神!”那日他小腿被抓,完颜康所用的正就是这个手法。在这一瞬之间,郭靖已惊觉危险,左手猛地穿出,在梅超风手腕上一挡。这是危急之中变招,招数虽快,劲力却弱,梅超风何等人物,和他手掌一交,立时察觉,手一翻,小指、无名指、中指三根已划上他的手背。郭靖知道厉害,右掌呼的击出,敌人若是不挡,那就落个两败俱伤。梅超风侧身跃开,一声长笑。

郭靖只感左手背上麻麻辣辣的有如火烧,低头一看,手背上已被划伤,三条血痕中似乎微带黑色,斗然间记起蒙古悬崖顶上梅超风所留下的九颗骷髅,马钰说她手爪上喂有剧毒,刚才臂上被她搔伤,因未损肉见血,毒药未曾见功,现下可难逃厄运了,叫道:“蓉儿,我中了毒。”不待黄蓉回答,纵身上去呼呼两掌,心想目下只有擒拿住她,逼她拿出解药,自己才能活命。梅超风察觉掌风猛恶,早已闪开。

黄蓉等听了郭靖之言,无不大惊,柯镇恶铁杖一摆,六怪和黄蓉七人将梅超风围在垓心,决不容她脱身。黄蓉叫道:“梅师姊,你早就输了,怎么还打?快把解药救他。”梅超风感到郭靖掌法凌厉,不敢分神答话。心中暗喜:“你越是用劲,毒性越发得快,今日我就是命丧此地,夫仇总是报了。”

郭靖这时只感到头晕目眩,全身说不出的舒泰松散,左臂更是酸软无力,渐渐不想御敌,须知这正是毒发之象,若不是他服过蝮蛇宝血,早已中毒而死。黄蓉见他脸上懒洋洋的似笑非笑,大声叫道:“靖哥哥,快退开!”拔出蛾眉钢刺,就要扑上。

郭靖被她一呼,精神一凛,左掌拍出,那是降龙十八掌中的第十二掌“时乘六龙”,只是左臂酸麻,去势缓慢之极。黄蓉、韩宝驹、南希仁、全金发四人正待同时向梅超风攻去,只见郭靖这掌轻轻拍出,她却不知闪避,一掌打在她的肩头,一交栽倒。原来梅超风对敌全凭双耳,郭靖这一招去势极缓,没了风声,她那能察知?

黄蓉一怔,韩南全三人已同时扑在梅超风身上,要将她按住,却被她双臂一振,韩宝驹与全金发先被她甩了开去。她回手一抓,向南希仁身上抓来。南希仁见来势厉害,著地滚开,梅超风已乘势跃起身子,不提防足未站稳,背上又中了郭靖一掌,再是扑地跌倒,这一掌仍是倏来无声,难避难挡,只是打得缓了,力道不强,虽然击中在背心要害之处,却未受伤。

郭靖打出这两掌之后,神智已感迷糊,身子摇了几摇,一个踉跄,跌了下去,正躺在梅超风的身边,黄蓉急忙府身去扶。梅超风听得声响,人未站起,五指已戳了过去,突觉指上奇痛,立时醒悟,原来是戳中了黄蓉身上软猬甲的尖刺,急忙一个“鲤鱼打挺”跃起,只听得一人叫道:“这个给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