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三十九回  夜战王府

金庸2018-12-21 10:11:25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彭连虎心想:“不先毙了这瞎眼婆,要是她丈夫桐尸赶到,麻烦更多。”原来陈玄风在荒山之事,中原武林中多不知闻。梅超风的毒龙银鞭是一件厉害之极的外门兵刃,六丈之内,当者立毙,但沙通天、彭连虎、梁子翁、欧阳公子四人是何等人物?虽然一时间被她逼开,但不久就捉摸到了她鞭法的厉害所在。

彭连虎一声呼哨,著地滚进,梅超风挡住了三人,顾不到了地下,耳听得郭靖失声惊呼,心想大势去矣,但她生性凶悍之极,岂肯束手待毙,左臂格格一响,长臂伸出,单手来抓彭连虎。

黄蓉见梅超风把长鞭舞成一个银圈,自己想要插手相助,那里进得了圈子,然见她单手抵挡彭连虎的攻势,形势已极为危险,一时无计可施,只得高声大叫:“大家住手,我有话说!”彭连虎等那里理她。

她正待提高嗓子再叫,忽听得围墙顶上一人叫道:“大家住手,我有话说!”

黄蓉一惊,回头看时,只见围墙上高高矮矮的站著六个人,黑暗之中却看不清楚面目。

彭连虎等虽知来了旁人,但战斗正酣,谁都住不了手。墙头两人跃下地来,一人持短鞭,一人挥铁扁担,齐向欧阳公子打去,那使鞭的矮胖子叫道:“好采花贼,再往那里走!”

郭靖听得声音,心中大喜,叫道:“师父,快救弟子!”

原来这六人正是江南六怪。他们在塞北道上与郭靖分手,跟踪白驼山的八名女弟子,当夜发觉了欧阳公子率领姬妾去掳劫良家女子的勾当。

江南六怪侠义为怀,那里容得,当即四下兜截,与阳公子动起手来。那欧阳公子武功虽高,但六怪十余年在大漠苦练,功力已大非昔比,一场恶斗,他身上被柯镇恶击中一杖,腿上被朱聪踢了一脚,知道不敌,只得抛下那已掳到手的美女而逃。

助他动手的女弟子却被南希仁与全金发各各打死一人。越女剑韩小莹背负了那个女子,送还她的家中。六怪再来追寻欧阳公子的踪迹。那知他好生滑溜,绕道而行,竟是找他不著。

六怪知道单打独斗,六人功夫都不及他,所以不敢分散围捕,好在那些骑白驼女子装束奇特,在道路上十分触目,行踪极易打听。

黑夜中欧阳公子的白衣特别显眼,所以韩宝驹与南希仁立即动手。忽然听到郭靖声音,六人都为之一怔,再一凝神细看,在圈子中舞动长鞭的竟是铁尸梅超风,她坐在郭靖肩头,看来郭靖已落入她的掌握中。韩小莹与梅超风仇深似海,挺剑上前。全金发滚进鞭圈,来救郭靖。

彭连虎等见忽然来了六人,已感奇怪,而这六人或斗欧阳或攻铁尸,是友,是敌,更是分不清楚。

彭连虎住手不斗,仍以地堂拳法滚出鞭圈,喝道:“大家住手,我有话说。”他这一喝,声若洪钟,各人耳中都被震得嗡嗡作响。梁子翁与沙通天首先退开。柯镇恶听他这一喝,知他是个厉害人物,当下叫道:“三弟、七妹别忙动手!”韩宝驹等听得大哥叫唤,均各退后,梅超风也收了银鞭,呼呼喘气。

黄蓉走上前去,说道:“你这次立了功劳。”同时手中向郭靖向郭靖猛打手势,叫他将梅超风身子掷开。郭靖会意,知道黄蓉逗他说话是分她之心,叫道:“三花聚顶是精化为气,气化为神,神化为虚,好好记下了。”

双手用力一抛,将梅超风的身子抛出数丈之外,同时提气拔身,向后跃开,他身未落地,明晃晃,亮晶晶,一条生满倒钩的毒龙银鞭已飞到眼前。韩宝驹叫声;“不好!”金龙鞭倒卷上去,双鞭相交,只觉虎口一震,手中鞭子已被梅超风的毒龙鞭强夺过去。

梅超风身子将要落地,伸手一撑,轻轻地坐在地下。她听了柯镇恶这一声呼喝,与韩宝驹等一过招,知道江南七怪到了,心中又恨又怕,心想:“我到处找他们不到,今日却自送上门来,若是换了另日,那真是谢天谢地,求之不得之事,但我现在遭受强敌环攻,本已支持不住,再加上这七个魔头,今日是有死无生了。”

她牙齿一咬,打定了主意:“梁老怪等与我无仇愆,今日决意与七怪同归于尽,拼得一个是一个。”手中握著毒龙鞭,侧耳听七怪的动静,一面暗自琢磨:“七怪只来了六怪,另一个不知埋伏在那里?”她却不知笑弥陀早已被她害死了。

江南六怪与沙通天、郭靖等都知道她的厉害,个个站在远远地,不敢近她身子六七丈之内,大家一时寂静无声。

妙手书生朱聪低声问郭靖道:“靖儿他们干么动手?你怎么帮起这妖妇来啦?”郭靖道:“他们要杀我,她救了我。”朱聪等茫然不解。

彭连虎叫道:“来者请留下万儿,夜闯王府,有何贵干?”

柯镇恶冷冷的道:“在下姓柯,咱们兄弟七人,江湖上称江南七怪。”

彭连虎道:“啊,江南七侠,久仰久仰。”沙通天怪声叫道:“好哇,七怪找上门来啦,我老沙正要领教领教,瞧瞧七怪这样大的威名,到底有什么本事。”他一听七怪之名,立即触起四个徒儿遭受折辱的恨事,身形一晃,已挡在彭连虎的面前。

欧阳公子却和六怪及梅超风都结了仇,一边是破坏了他的好事,另一个是杀死了他的爱姬,当下站在一旁,等候机会对双方都要猛下杀手。

沙通天大踏步上前,他见柯镇恶足跛眼瞎、韩小莹是个女子、全金发身材削瘦、韩宝驹臃肿矮胖、朱聪却又文绉绉的不似武林人物,只有南山樵子南希仁气慨轩昂,他不屑与余人动手,呼的一掌,迎面迳向南希仁颈中劈到。

南希仁把扁担往地下一插,一声不响的接了过来。

他的南山掌法虽然精绝,但数招一过,立知不是鬼门龙王的敌手。韩小莹挺著长剑,全金发击起秤杆,向前相助。

彭连虎大喝一声,只震得树上积雪簌簌而落,飞身而起,来夺全金发手中的秤杆。闹市侠隐全金发杆秤使得变化无方,见彭连虎夹手来夺兵刃,知是个极强的高手,秤杆一缩,一边枰锤,一边秤钩,同时飞出。

饶是彭连虎见多识广,这样的怪兵器倒也没有见过,一招“怪蟒翻身”闪开了对方左右打到的兵刃,口中喝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市侩用的调调儿也拿来打人!”全金发道:“这杆秤正要秤你这猪猡!”彭连虎大怒,猱身直上,双掌虎虎风响,全金发那里拦阻得住?

韩宝驹见六弟势危,他虽失了软鞭,但拳脚功夫也是有独到的造诣,飞拳飞足,与全金发双战彭连虎。那沙通天与彭连虎果真厉害,六怪以二对一,兀自抵挡不住。

柯镇恶抡动伏魔杖,朱聪挥起白折扇,加入战圈。柯朱二人功夫在六怪中超出余人很多,这时以三敌一,渐占上风,那边候通海与黄蓉也是打得很是激烈。

候通海武功本来较她为高,但一来他想到黄蓉身上穿了厉害的软猬甲,拳掌不敢碰到她身体,二来黄蓉身形灵动,知道对方惧她,反而猛逼上来,打得侯通海连连倒退。

欧阳公子见已方渐败,心想:“先杀了这几个恶贼,这妖妇反正无法逃走,慢慢收拾不迟。”他存心炫耀武功,双足一点,展开“神驼雪山掌”中的“瞬息千里”上乘轻功,斗然间欺到了柯镇恶身旁,喝道:“多管闲事,叫你这瞎贼知道公子爷的厉害。”

右手进身一掌,柯镇恶抖起杖尾,那知右脑旁风响,打过来的竟是他左手的反手掌。柯镇恶头一低,那掌打空,他一杖“金刚逞威”,猛击下去,欧阳公子早在另一旁与南希仁交上了手。

他东一窜,西一跃,片刻之间,向六怪人人下了杀手。梁子翁眼光自始至终不离郭靖,见欧阳公子出手之后六怪要败,当下双手向郭靖抓来。郭靖那里是他的对手,数招一过,胸口已被他抓住。梁子翁右手一探,要撕破他的小腹,喝他的热血。

郭靖情急之中,肚子向后一缩,嗤的一声,衣服撕破,怀中十几包药都被他抓了去。梁子翁手一闻气息早知是药。随放在怀里,第二抓跟著抓来。

郭靖不知是从那里来的一股大力,一挣而脱,向梅超风奔去,叫道:“喂,快救我。”梅超风心想:“对玄门内功,我还有几件事未曾明白。”当下喘著气道:“你来抱住我,不用怕那老怪。”

郭靖知道再一抱住她,要想脱身可就难了,不敢走近,只绕著她急奔。梁子翁见已进了梅超风长鞭所及的范围之内,一面紧追郭靖不舍,一面提防著毒龙鞭。

梅超风听明了郭靖的所在,银鞭一伸,猛然地往他双脚上卷来。黄蓉虽与候通海恶斗,但一占上风之后,一半心思就在照顾郭靖,先前见他被梁子翁拿住,因相距过远,相救不得,心中焦急无比,后来见他奔近,梅超风长鞭著地飞来,郭靖无法闪避,情急之下,飞身扑向鞭上。

黄蓉这一下迅捷之极,她知道梅超风的毒龙鞭法除了自己爹爹之外,很少有人能抵挡她的一击,当下飞身而起,滚在鞭上。

梅超风的银鞭见物即收,乘势一扯已把黄蓉拦腰缠住,将她身子甩了起来,黄蓉在半空喝道:“梅若华,你敢伤我?”梅超风听得是黄蓉声音,大吃一惊,出了一身冷汗,心道:“我这鞭上装满尖利倒钩,这一下伤了这小ㄚ头,师父焉能饶我?一不做,二不休,左右是背叛师门,杀了这小ㄚ头再说。”

长鞭一抖,将黄蓉拉近身边,放在地下,满以为鞭上倒钩已深入她的肉里,那知黄蓉身上穿有桃花岛的至宝软猬甲,鞭上钩子只撕破了她外面罩的白衫,并未伤及她身体分毫。

黄蓉笑道:“你扯破我衣服,我要你赔!”梅超风听她语声中毫无痛楚之音,不禁一怔,随即会意;“啊,师父的软猬甲当然给了她。”当下说道:“是愚姊的不是,一定要好好赔还给妹子。”

黄蓉向郭靖招手,郭靖走近身来,在离梅超风七八尺外站定。梁子翁忌惮梅超风厉害,不敢逼近。那边江南六怪已站成一个圈子,背里面外,竭力抵御沙通天、彭连虎、欧阳公子、侯通海四人。

这是他们六人在蒙古练成的阵势,遇到强敌时结成圆阵应战,不必防御背后,威力立时增强半倍。侯通海本事虽不及柯镇恶、朱聪,但沙、彭、欧阳三人实在太强,六怪远非敌手,一时险象环生,韩宝驹肩头受伤,他怕一退出战团,圆阵露出破绽,六兄弟只怕要命丧王府,只得咬紧牙关,勉力支持。

彭连虎出手最狠,对准韩宝驹连下毒手。郭靖念到师恩深重,如何不急,飞步而上,双掌“排云推月”,猛往彭连虎后心震去。彭连虎冷笑一声,正要还手,忽见花丛中一人急奔而来,叫道:“各位师傅,爹爹有要事请各位立即前去相助。”那人头顶金冠歪在一边,语声极为紧迫,正是小王爷完颜康。彭连虎等一听,心想:“赵王爷礼聘我等前来,他有急事,如何不去?”各各跃出圈子。

完颜康轻声道:“我母亲被奸人掳去,爹爹请各位相救,不敢忘了大恩大德。”他一来是在黑夜之中,二来心有挂牵,并未看见梅超风坐在地上。彭连虎等心想:“王妃被掳,那还得了?要我等在府中何用?”各人立时想到:“六怪是施行调虎离山之计,将各高手绊住,另外派人劫持王妃。”当下不再理会对敌,跟了完颜康快步而去。

梁子翁走在最后,心中对郭靖的热血仍未忘情,但人孤势单,只得恨恨而去。郭靖叫道:“喂,你把药还我!”梁子翁怒极,回手一扬,一枚透骨钉向他脑门疾飞而至,夹著呼呼风声,力道强劲之极。

朱聪抢上一步,折扇柄在透骨针上一敲,那钉一落,朱聪一把抓住,在鼻端一闻道:“啊,见血封喉的子午透骨针。”梁子翁听他叫破自己暗器名字,倒也一怔,转身喝道:“怎么?”

朱聪飞步上前,把钉子托在左掌,笑道:“还给老先生!”梁子翁坦然接过,他知朱聪功夫是在自己之下,并不怕他暗算。朱聪见他左手袖子上满是杂草泥沙,挥衣袖给他挥了几下。

梁子翁怒道:“谁要你讨好?”转身而去。郭靖心中好生为难:就此回去吧,一夜历险,结果伤药仍未盗到;要是用强去夺,眼见又不是他们对手。正自踌躇,柯镇恶道:“大家回去。”纵身跃上围墙,五怪跟著上墙。

韩小莹一指梅超风道:“大哥,怎样?”柯镇恶道:“咱们答应过马钰道长,饶了她的性命。”黄蓉笑嘻嘻的并不与六怪行礼,跃上围墙的另一端。

梅超风叫道:“小妹子,师父呢?”黄蓉格格笑道:“我爹爹么?他老人家当然是在桃花岛啊,他从来不离家,你问他干么啊?”

梅超风又怒又急,气喘连连,停了片刻,这才喝道:“你说师父就来这里?”黄蓉笑道:“我不骗你,你怎肯放他?”梅超风怒极,双手一撑,忽地站了起来,颤颤巍巍的向黄蓉扑去。

原来她强练内功,一口真气行到丹田中回不上来,下半身就此瘫痪,她愈是用强,那股气愈是阻塞,这时急怒攻心,忘了下身动弹不得,双足迈动向黄蓉猛扑,一到了无我之境,只觉一股热气涌至心口,下盘忽的又变成了自己身体。

黄蓉见她追来,大吃一惊,跃下围墙,一溜烟逃得无影无踪。

梅超风突然想到:“咦,我怎么能走了?”此念一起,双腿一麻,一交跌在地下晕了过去。

六怪此时要伤她性命,犹如探囊取物,但因曾与马钰有约,当下携同郭靖,跃出王府。

韩小莹最是性急,抢先问道:“靖儿,你怎么在这儿?”郭靖把王处一相救、赴宴中毒、盗药失手、地洞遇梅等粗枝大叶的说了一遍,杨铁心夫妻父子等等关目,一时也未及细述。

朱聪道:“嗯,咱们快瞧王道长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