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三十八回  战阵传功

金庸2018-12-21 10:09:31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梅超风大声狂笑,身体乱颤,右手一用劲,在郭靖颈中捏了下去。郭靖到了生死关头,反手拿住她的手腕,用力向外而夺。

他受了马钰玄门正宗的真传,数年习练,内力已是十分强劲。加之服了奇蛇之血,与梁子翁、完颜康一斗一逃,药力已与武功结为一体,这向外一夺,竟是行气似珠,运劲若钢。

梅超风一扼不入,右手反被他拉了开去,吃了一惊:“这小子功夫不坏啊!”连击三抓,都被郭靖以掌力化开。

梅超风长啸一声,一掌往他顶门拍下,这是她“摧心掌”中的绝招,郭靖一来功夫和她相差太远,二来左手被她牢牢抓住,这一招如何化解得开?只得奋起平生之力,举起右手强挡。

梅超风与他双腕相交,只感臂上一震,全身斗热,立时收势,心想:“我修习内功无人指点,以致走火入魔,落得半身不遂,这小子内功已得真传,我何不逼他说出来。”当下回手叉住郭靖头颈说道:“你杀我丈夫,活命是不用指望的了。不过你如听我的话,我让你痛痛快快的死,要是倔强,我要折磨得你比死痛楚万倍。”

郭靖不语。梅超风又道:“丹阳子教你打坐的姿式是怎样的?”郭靖心中明白:“嗯,原来她想我传她内功。我死就死吧,怎能使虎添翼,让这恶妇再增功力。”当下闭目不理。

梅超风左手一使劲,郭靖腕上奇痛彻骨,但他早横了心,说道:“你想得玄门真传,那趁早死了这条心。”

梅超风放松了手,柔声道:“我答应把你药送去给王处一,救他性命。”

郭靖心中一凛:“啊!这是大事。”于是道:“好,你立一个重誓,我就把马道长传我的法门对你说。”梅超风大喜,说道:“姓郭的……姓郭的臭小子把全真教内功法门说了出来之后,我姓梅的如不将药送给王处一,教我全身动弹不得,永远受苦。”

她刚立誓完毕,忽然左前十余丈处有人喝骂:“臭ㄚ头快钻出来受死!”郭靖听声音正是三头蛟侯通海。另一人道:“这ㄚ头必定就在左近,放心,她逃不了!”两人一面说一面走远。

郭靖大惊:“原来蓉儿尚在这里,而且踪迹已被他们发觉。”心念一动,对梅超风道:“你还须答应我一件事,否则任你怎样折磨,我都不说秘诀。”梅超风怒道:“还有什么事?”郭靖道:“我有一位好朋友,是个小姑娘,他们正在追她,好必须出手搭救。”

梅超风“哼”了一声道:“我怎么知道她在那里?别啰唆,快说!”随即手上用劲,郭靖气闷异常,但仍是十分强项,说道:“救不救在你,说不说在我。”梅超风道:“好吧!依你这臭小子,想不到我梅超风横行天下,今日受你这臭小子摆布。”

郭靖提高声音,叫道:“蓉儿,到这里来!蓉儿……”他刚叫得两声,忽喇一响,黄蓉从身旁的玫瑰花丛中钻了出来,说道:“我早就在这儿啦!”郭靖大喜,道:“蓉儿,快来!她答应救你,别人决不能为难你。”黄蓉在玫瑰丛中听郭靖与梅超风对答,已有好一阵子,听他不顾自己性命,却念念不忘于她的安危,心中十分感动,两滴泪珠从脸颊上滚了下来,向梅超风喝道:“梅若华,快放了她。”

梅若华是梅超风在投师之前的本名,江湖上无人知晓,这名字已有数十年没听人叫起,斗然间被人从口中呼了出来,这一惊非同小可,颤著声音问道:“你是谁?”黄蓉道:“绮罗堆里埋神剑,箫鼓声中老客星,我姓黄。”

梅超风更加吃惊,喝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黄蓉叫道:“你怎样?东海桃花岛的积翠峰、堆云洞、试剑亭,你还记得么?”这些地方都是梅超风学艺时的旧游之地,这时听来,恍如隔世,当下颤著声音问道:“上药下师的黄师傅是你什么人?”黄蓉道:“你啊!你倒还没忘记我爹爹,他老人家也还没忘记你,他亲自瞧你来啦!”梅超风想站起身来,可是脚下使不得劲,她吓得魂飞天外,不知如何是好。黄蓉道:“快放了他。”梅超风忽然想起:“师父近年来从没离开过桃花岛,怎能到这里来?我莫被人混骗了。”

黄蓉见她迟疑,左足一点,跃起丈余,在半空中连转两个圈子,凌空一掌,向梅超风当头击到,正是“摧心掌”中的一招“鹏搏九霄”,叫道:“你偷了真经,这招学会了吧?”梅超风这时那里还有半丝疑心,举手格开,叫道:“师妹,有话好说,师父呢?”黄蓉落下身子,顺手一扯,把郭靖拉了过来。

原来黄蓉确是桃花岛岛主黄药师的独生爱女,她母亲生她时因难产而死,黄药师又已将所有弟子逐出,岛上就只他们父女两人相依为命。黄药师爱女心切,不免骄纵了些。她虽然聪明,学艺却不肯痛下苦功,加以年龄尚幼,所以父亲虽是一代宗主,武功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,她的功夫却只初窥门径。

这天她在岛上四处游玩,来到父亲囚禁敌人的山洞门口,和那人说起话来,见他可怜,拿了一点酒给他喝,后来被黄药师知道了,狠狠责备了一顿。

黄蓉从未被父亲如此严峻的责骂过,心中气苦,乘了了木筏逃出桃花岛,化装成一个贫苦少年四处遨游,却在张家口无意中遇到了郭靖,两人一见如故,结为至交。

黄蓉曾听父亲详细说起陈玄风、梅超风的往事,所以知道梅超风的闺名,至于“绮罗堆里埋神剑,箫鼓声中老客星”两句,是她父亲口中日常闲吟的诗句,凡是他的弟子,没有一个不知。

(叶洪生评述:原著借清人吴绮诗句:“绮罗堆里埋神剑,箫鼓声中老客星。”作为黄药师自况之用。其诗意境高远,饶有壮志消沉‘埋神剑’,英雄年迈‘老客星’,不堪回首之概。无奈本书时代背景定在南宋末年,不宜引清诗自况。事经高人指点,今本乃改为:“桃花影落飞神剑,碧海潮生按玉箫。”且加以解说:“其中包含著黄药师的两门得意武功,凡桃花岛弟子是没有人不知的。”‘新10回’此诗出自作者之手,对仗颇工,却有顾盼自雄意味,与前诗大异趣。而所谓两门得意武功,一指“落英神剑掌”,一指“碧海潮生曲”,亦各有来历“皆见前评”。然实不知早年黄药师有何“神剑”足以自跨,兼可化入掌法之中?如果有的话,首次“华山论剑”就不致于无剑可论,而改以劈空掌及弹指神通功夫争雄了。叶洪生论剑--武侠小说谈艺录‘偷天换日的是与非--比较金庸新、旧版《射雕英雄传》页356-357’,台北联经出版社出版,83年11月初版)

她自知功夫远不是梅超风的敌手,所以假称父亲到来。梅超风在一吓之下果然放了郭靖。

梅超风心想:“师父竟然到此,不知他要如何的处死我?”想起黄药师生性之酷、手段之辣,不禁脸如土色,全身不寒而憟。她眼睛虽盲,却如见到黄药师穿了一身淡黄的袍子,肩上掮著一柄小小的药锄,站在自己身前,只觉全身醉软,武功全失,伏在地下颤然道:“弟子罪该万死,求师父可怜弟子双目已盲,半身残废,从宽赐死。”

郭靖每次和她相遇,总是见她犹如凶神恶煞一般,纵然大敌当前,在悬崖之上落入重围,仍是行若无事,然而听了黄蓉一提起她爹爹,竟然吓得这个样子,心中颇感奇怪。

黄蓉肚里暗暗好笑,一拉郭靖的手,向墙外指了指,两人正想逃出王府,突然间身后一声清啸,一人长笑而来,手中摇著折扇,笑道:“好孩子,我不再上你当啦。”

黄蓉见是欧阳公子,知他功夫了得,他真是要来擒拿自己,那可难以逃走,心念一动,忙对梅超风道:“梅师姊,爹爹最听我的话,待会我替你求情。你先立几件功劳,爹爹必能饶你。”

梅超风道:“立什么功?”黄蓉道:“有坏人要欺侮我,我假装敌不过,你给我打发了,爹爹一会儿就来,他见你帮我,心中必定喜欢。”梅超风听小师妹肯照顾她,精神为之一振,说话之间,欧阳公子已带了四名女弟子来到三人跟前。

黄蓉拉了郭靖在梅超风身后一躲,只待她与欧阳公子动上了手,两人乘机溜走。欧阳公子见梅超风坐在地下,全身黑黝黝的,貌不惊人,那里把她放在心上,折扇一挥,迳行上前,来拿黄蓉。

突然间劲风袭胸,忽见地下那婆子伸手来抓,这一抓劲势之凌厉,实是生平未遇,大骇之下,伸扇往她腕骨击去,同时一跃避开,只听得嗤嗤,喀喇,啊啊啊啊数声连响。

欧阳公子又惊又愧,衣襟被她撕下一块,扇子被她折为两截,四名女弟子倒在地下。他俯身一看,四个女弟子早已毙命,个个天灵盖上中了“九阴白骨爪”的一抓,五指插入脑壳,敌人出手之快速狠毒,真是罕见罕闻。

欧阳公子武功精深,刚才未曾提防,以致挫败,讲到真实本领,虽然未及梅超风厉害,但她下身不能动弹,至少也可打个平手,这时大怒之下,展开他犹门专长的“神驼雪山掌”,身形飘忽,四面八方的往梅超风进袭。

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已练得出神入化,双臂忽尔缩短,忽尔暴长,只听得骨节格格作响,欧阳公子那敢欺近身去。

黄蓉一拉郭靖正待要走,忽听身后一声狂吼,候通海双掌打来。他知她身穿著软猬甲利器,拳头直攻面门。片刻之间,沙通天、梁子翁、彭连虎诸人先先后赶到。

这时完颜烈已得儿子急报,知道王妃被人掳去,点了亲兵,父子两人急忙出府搜索,赵王府里里外外,闹得犹如沸腾一般。

梁子翁见欧阳公子连遇险招,一件长袍被她撕得稀烂,露出了里面所衬的中衣,触起他在地洞所受之辱,怒叫一声,上前夹攻。沙通天见梅超风招数狠辣,心中都感骇然,守在近旁,俟机而动。

黄蓉仗著身手灵便,东一躲,西一闪,侯通海那里打她得著。

这旁梅超风同时受两个高手夹击,已有点支持不住,忽地回臂,抓住了郭靖背心叫道:“抱著我两腿。”郭靖尚未明白她的意思,但想现下她和我们共御强敌,我依她之言便了,当下俯身抱住她的两腿。

梅超风左手挡开欧阳公子攻来的一掌,右手向梁子翁发出一抓,向郭靖道:“抱起我追那姓梁的!”

郭靖恍然大悟:原来她身子不能移动,要我帮手。于是将梅超风放在肩头,依著她口中指示,前趋后避,迎击敌人。郭靖轻身功夫了得,梅超风身不甚重,放在他的肩头,犹如无物。梅超凌空下击,立占上风。梅超风念念不忘内功的秘诀,一面迎敌,一面问道:“修练内功时姿式怎样?”郭靖道:“盘膝而坐,五心向天。”梅超风道:“何谓五心向天?”郭靖道:“双手掌心,双足掌心,头顶心,是为五心。”梅超风大喜,精神为之一振,刷的一抓,梁子翁肩头已著,登时鲜血迸现,急忙跃开。郭靖上前追赶,忽见鬼门龙王沙通天踏步前,帮同师弟擒拿黄蓉,心里一惊,忙掮著梅超风飞步过去,叫道:“先打发这两个!”岂知梅超风的手臂忽长忽短,犹如通臂猿一般,候通海一缩,她手臂跟著一伸,已抓住侯通海后心,一把提了起来,右手五指疾往他天灵盖抓下。侯通海只觉全身麻软,动弹不得。

沙通天大惊,跃起一格,挡开了梅超风这一抓。两人手腕相交,都是一麻。这时左边嗤嗤连声,彭连虎的钱镖又已陆续向梅超打风到,梅超风把侯通海往钱镖飞来的方向一掷,只听得“啊”一声,侯通海身上中镖。沙通天见这一掷其势十分劲疾,侯通海只要和地面相碰,必致震得五脏碎裂,倏地飞身过去,伸掌在他腰间向上一托。

侯通海的身体犹如纸鹞般飞了起来,待得再行落地,那已是自然之势,他一身武功,这样一跌并不要紧。

梅超风掷人,沙通天救弟,都只是一瞬间的事。侯通海的身子尚在半空,彭连虎的钱镖已陆续打到,同时欧阳公子、梁子翁、沙通天从前、后、右三路攻来。

梅超风听音辨形,手指连弹,只听得铮铮铮铮一连声响,数十只钱镖分向欧阳、梁、沙、彭四人射去,同时问道:“何谓攒簇五行?”

郭靖道:“东魂之木、西魄之金、南神之火、北精之水、中意之土。”梅超风道:“何谓和合四象?”郭靖道:“藏眼神、凝耳韵、调鼻息、缄舌气”。

梅超风道:“不错。那什么叫做五气朝元?”郭靖道:“眼不视而魂在肝、鼻不香而魄在肺、舌不吟而神在心、耳不闻而精在肾、四肢不动而意在脾,是为五气朝元。”

“和合四象”、“五气朝元”这些关键性的行功,在“九阴真经”中一再提及,然而经中却未阐明行功的法门。梅超风苦思十余年而不解的秘奥,一旦得到郭靖的指点而豁然贯通,教她如何不喜,当下又问:“何为三花聚顶?”

她练功走火,关键正在此处,所以问了这句话后,凝神倾听。郭靖道:“精化为气,气化为神……”梅超风留神了他的话,心神微分。

她的敌手四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梅超风全神对敌,时间稍长都要落败,何况心有二用?

郭靖一言未毕,梅超风左肩右胁同时中了欧阳公子和沙通天的一掌,她虽有一身横练功夫,但也感到剧痛难当。黄蓉本拟让梅超风挡住各人,自己和郭靖就可溜走,那知郭靖却被她牢牢缠住,脱身不得,心里暗暗著急。

再拆数招,梅超风已完全落于下风,她高声叫道:“喂!你那里惹了这许多对头来?师父呢?”

她这时心情甚为尴尬,一面盼望师父这时赶到,看见他救助师妹,同时出手助她,打发了这四个厉害的对头,但想到师父的为人处事,又不禁毛骨悚然,但愿永远不再遇到他。

黄蓉道:“他马上就来,这几个人那里是你对手?你就是坐在地下,他们也不能动你一根毫毛。”她是盼望梅超风受了她的奉承,要强好胜之下放了郭靖,那知梅超风左支右绌,打得有苦难言。

再斗片刻,梁子翁一声猛喝,跃在半空。梅超风觉到左右同时有人袭到,双臂扩扬出去,猛觉头上一紧,一把长发已被梁子翁拉住,这一下教她如何不惊?

黄蓉见到势危,一掌往梁子翁背心打来。梁子翁反手一撩,来带黄蓉手腕,左手却仍拉住长发不放。梅超风五指在拉紧了的头发中一划,长发如被刀割,齐齐中断,随手一掌向梁子翁打到。

梁子翁轻功了得,在半空侧身飞开。彭连虎和她拆了这些招,早知她是黑风双煞的中梅超风,后来见黄蓉也助她动手,骂道:“小ㄚ头,你说不是黑风双煞门下,撒的瞒天大谎。”

黄蓉道:“她是我师父?教她再学一百年,也未必能够。”

彭连虎见她武功家数明明与梅超风相同。可是非但当面不认,而且言语之中对梅超风十分不敬,不知是什么缘故,正自琢磨,沙通天叫道:“射人先射马!”横扫一腿,猛往郭靖踢去。

梅超风大惊,心想:“这小子武艺低微,不能自保,只要被他们伤了,我行动不得,立时会被他们送终。”

一声低啸,一抓往沙通天脚上抓去,她身子一俯,欧阳公子乘势直上,一掌打中她的背心。梅超风“哼”了一声,右手一抖,只见白光闪动,一条毒龙似的长鞭挥舞开来,登时将四人逼了开去。

(新版第一册到此完)1999/1/13 PS6;04

(共214424字)

校勘后记:

1. 页25至26原旧本缺漏,由新本代;而新本此段情节有所删节。(旧本缺四页)

2. 页204杨康与郭靖在张家口第一次相遇。新本删除,改在比武招亲上见面。

3. 页268旧本郭靖吸吮蛇血有增添功力,新本则删除此项增添功力之叙述。

4.页290起,梅超要扼杀郭靖之时,笔锋一转,而写梅超风对桃花岛旧事的回忆,但却非平铺直叙,而是运用电影手法,复现当年的特写镜头,然后再接入现实之景,(“碧血剑”中从袁承志之斗温家五老,重现他们当年暗算金蛇郎君的镜头,也是同样手法.),近乎银幕上“淡入”“淡出”的运用.在小说上运用电影的手法,这可是金庸独有的特点.(页116,梁羽生的武侠文学,新派武侠小说两大家,佟硕之,台北风云时代出版公司出版,1988/7出版)

5.叶洪生评述:其实金庸于一九五七年所著《射雕英雄传》,历经一九七三年的增删改写(台版《大漠英雄传》),已非原著面目。据金庸在新版“后记”中的说法;“修订时曾作了不少改动;删去了一些与故事或人物并无必要的情节,如小红鸟、蛙蛤大战、铁掌帮行凶等等。除去了秦南琴这个人物,将她与穆念慈合而为一。也加上一些新的情节,如开场时张十五说书、曲灵风盗画、黄蓉迫人抬轿与长岭遇雨、黄裳撰作《九阴真经》的经过等等。我国传统小说发源于说书,以说书作为引子,以示不忘本源之意。”金庸说得很含蓄,实则语藏玄机全在“等等”中。例如:一、金庸是用一九七三年的见识眼光来修改十六年前的“旧作”,而且是逐字逐句的推敲,大段大段的增删;迥异于一般修饰、整理,殆可视为脱胎换骨,重新改造-慬仅保留原著故事主要人物、情节而已。因此,凡原著中所沿用的传统章回小说套语如“且说”、“暂且不表”等,一律删去;以适应今人阅读习惯,趋近现代小说外在形式要求。

二、所谓“我国传统小说发源于说书”,却单以说书作为《射雕》引子,正有借此书“开宗立派”-建立既传统又改良的流派风格之意。盖金庸当年全仗《射雕》(第三部作品)始成不世之名,进而有“武林盟主”之誉,故曰“不忘本源”。其不欲以“新派”自居,良有以也。三、所谓“等等”,还包括改写各种武功招式名称、各种属性、量词以及运用补笔描写人物心理活动在内。但其弄巧成拙之处,亦不一而足。(详后)……页335-336,由《射雕》到《大漠》之改写,“偷天换日”的是与非-比较金庸新、旧版《射雕英雄传》,叶洪生论剑—武侠小说谈艺录,台北联经出版社出版,83年11月初版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