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十八回  黑风双煞

金庸2018-12-20 14:19:52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柯镇恶沉吟片刻,知道各人意不可回,叹了一口气道:“好,既是如此,大家千万要小心了。那铜尸是男人,铁尸是女人,两个是夫妻,详情来不及说了,大家防他们手爪厉害。六弟,你向南走一百步,瞧是不是有一口棺材。”

全金发连奔带跑的数著步子走去,走满一百步,见地下并无他所说的棺材,仔细一瞧,才见地下露出石板一角,但石上铺著泥土,长满了清草,他用力一揪,石板纹丝不动。

他招了招手,各人一齐过来,张阿生、南希仁、韩宝驹俯身用力,叽叽数声,四人合力把石板抬了起来。月光中只见石板之下果然是一口棺材模样的石匣,匣中放著两具尸首。柯镇恶忽地跃入石匣之中,说道:“仇人不久就要过来来练功,要取尸首应用,我躲在这里出其不意的攻他们要害。大家四周埋伏,千万不可被他们惊觉。必须等我发难之后,大家才一齐拥上,下手不可有丝毫留情。这样偷袭暗算虽然不够光明磊落,但敌人太狠太强,不是这样,咱们七兄弟个个性命不保。”

他低沉了声音,一字一句的说著,六兄弟连声答应。柯镇恶又道:“仇人机灵之极,稍有异声异状,他们在远处就能惊觉。把石板盖上吧,只要露一条缝给我透气就是。”

六人依言,轻轻把石板盖上,各拿兵刃,在四周草丛树后躲好。

韩小莹见大哥柯镇恶如此紧张严重,那是与他相识以来从所未有之事,心中又是挂虑,又是好奇,躲藏时靠近著朱聪,悄悄问道:“二哥,铜尸铁尸是什么东西?”朱聪低声道:“那就是江湖上有名的黑风双煞。他们在北方横行时,七妹你年纪还小,所以不知道。这两人心狠手辣,武功高强,不论黑道白道,无不闻风丧胆,死在他们手里的英雄好汉,真是不计其数。”

韩小莹道:“大伙儿怎么不联起手来干他们呀?”朱聪道:“听我先师说,大江南北的豪杰曾在恒山三次大会,连接三年围拿这黑风双煞,但他们滑溜得紧,一见人多,便躲了起来,等大家一散,他们又出来作恶。后来不知怎地,江湖上不见了他们的纵迹,过了几年,十家都只道他们恶贯满盈,已经死了,那知道却是在这穷荒极北之地。”

韩小莹道:“他们叫什么名字?”朱聪道:“铜尸是男的,名叫陈玄风,因为他脸色焦黄,有如赤铜,脸上又从来不露喜怒之色,好像僵尸一般,所以人家叫他铜尸。”

韩小莹道:“那么那个女的铁尸是脸色黑黝黝的了?”朱聪道:“不错,她姓梅,名叫梅超风。”韩小莹道:“大哥说他们练九阴白骨爪,那是什么功夫?”朱聪道:“我也从没听说过。”韩小莹沉吟了一下道:“怎么大哥从来不提这回事?难道……”她话未说完,朱聪突然伸手在她口上一掩,向小山下指了一指。韩小莹从草丛间望下去,只见远处月光照射之下,一个臃肿的黑影在沙漠上急速的移动而来,她心中暗叫:“惭愧,惭愧,原来二哥和我说话时,竟是全神贯注的监视著敌人。一顷刻之间,黑影已近小山,这时已可分辨出来,原来这黑影是两个人影并在一起,所以显得特别肥大。”

江南六怪屏息凝神,静待大敌上山。朱聪握住点穴用的扇子,韩小莹把长剑插在土里,以防剑光映射,但右手却紧紧抓住剑柄,只听山路上沙沙声响,脚步声直移上来。各人心中紧张,只觉这一刻特别漫长。

过了一阵,脚步声停息,山顶空地上竖著两个人影,一个站著不动,头上戴著皮帽,似是蒙古人打扮,另一人在风中长发飘动,却是个女子。韩小莹心想:“那必是铜尸铁尸了,且瞧他们怎样练功。”

只见那女子绕著男子缓缓行走,骨节中发出微微响声,她脚步慢慢加快,骨节的响声也越来越响,越来越密,犹如几面羯鼓同时击奏一般。

江南六怪听著暗暗心惊:“她内功竟练到如此地步,无怪大哥要这郑重。”只见她双掌不住的一伸一缩,每一伸缩,都是喀喇一声,长发随著她的身形转动,尤其显得诡异可怖。韩小莹虽然艺高胆大,这时却觉一股凉意从心底直冒上来,全身汗毛竖起。突然间那女子右掌一立,左掌拍的一声打在那男子胸前。

江南六怪无不大奇:“难道那男子是以血肉之躯抵挡她这样厉害的掌力?”

各人正自诧异,那女子又是一掌,这一次却打在男子的小腹之上,只见她身形挫动,风声虎虎,接著连发七掌,一掌快似一掌,一掌猛似一掌,那男人犹如死人一般,始终不动声色。

等到第九掌发出,那女子忽然跃起,飞身半空,头下脚上,左手抓起那男子的皮帽,噗的一声,右手的五指全插在那人的脑门之中。

韩小莹险些失声惊呼,那女子哈哈长笑,伸出一只染满鲜血脑浆的手掌,在月光下一面笑一面瞧,忽地回过头来。

韩小莹见她脸色虽是黝黑,模样却极为悄丽,大约四十岁左右年纪,只是有点异常奇特,她口中虽然笑声不绝,脸上竟是没半丝笑意。

江南六怪这时都已知道那男子并非她的丈夫,只是一个被她捉来喂招练功的活靶子,而那女子必是铁尸梅超风了,六人心中无不痛恨她的残忍。

梅超风笑声一停,伸出双手,嗤嗤数声,撕开了死人的衣服。北国天寒,人人都穿皮袄,她撕破坚轫的皮衣,竟如撕布扯纸一般毫不费力。她将死人皮袄剥下后,把一个裸体的尸首放在空地之上,自己双手贴住身体,双足拼拢,绕著尸首打圈子前后跳跃,纵跳时膝盖不弯,身子不曲,倏地凭空拔起数尺。六怪一面愤恨,一面却也不禁暗暗钦佩。

她跳了一阵,忽地一声长啸,一纵而起,在空中连翻两个筋斗,落在裸尸身旁,双手扯开他的胸腰小腹,将内藏一件件取出来,细细在月光下检视,看了一件,掷开一件。

六怪瞧那心肺肝脾之类时,只见件件都已碎裂,才知她用活人作靶练功的用意,原来她在那人身上击了九掌,那人外部虽无伤痕,内脏却已全部震烂。她检视内脏,显是查考自己功力进度若何了。

韩小莹恼怒之极,心想这里的许多骷髅头骨,想必都是被她无辜害死之人的遗迹,当下悄悄抽出长剑,想要上前掩袭,朱聪急忙拉住,摇了摇手。

她心中寻思:“这时只有铁尸一人,虽然厉害,但咱们七兄弟合力可以抵敌得过,先除了她,再来对付铜尸,那是容易得多,要是两人齐到,那咱们无论如何应付不了……但安知铜尸不是躲在暗里,乘隙偷袭?大哥知他们甚深,还是依他的吩咐,由他先行发难为妥。”

这时铁尸梅超风检视已毕,心里十分满意,坐在地下,对著月亮调匀呼吸,做起内家的吐纳功夫来。她背脊正对著朱聪与韩小莹,背心一起一伏,看得清清楚楚。韩小莹心想:“这时一剑,十拿九稳可以穿她一个透明的窟窿。但要是一击不中,那可误了事。”

她全身发抖,一时拿不定主意,朱聪也是紧张之极,不敢喘一口大气。梅超风一口气行到了周身百骸,站起身来,拖了尸首,走到柯镇恶藏身的石匣之前,弯腰去揭石板。江南六怪个个紧握兵刃,等她一揭石板,立即跃出。梅超风忽听得背后树叶微微一响,似乎不是风声,猛然回头,月光下一个人头影子在树梢上显了出来,她一声长啸,斗然往树上扑去。

原来躲在树颠的是马王神韩宝驹,他仗著身矮,藏在树叶之中不露形迹,这时作势下跃,微一长身,那知立被敌人发觉。他见这婆娘扑上之势猛不可当,金龙鞭一招“天龙取水”,居高临下,往她手腕上击去。梅超风竟自不避,顺手一带,已拉住了鞭梢。

韩宝驹突觉手上一紧,他力大异常,用劲往里一夺,梅超风身随鞭上,左掌已如风行电掣般拍到。掌未到,风先至,迅猛已极。韩宝驹见势不好,松手撤鞭,一个筋斗从树上翻了下来。梅超风那里容他缓势脱身,五指向他后心疾抓。

韩宝驹只感颈中一股凉气,用力往前一挺,同时树下南希仁的透骨锤与全金发的袖箭双双向敌人打到。

梅超风左掌犹铁扇一般,将两件兵器一一拨落,嗤的一声,韩宝驹后心衣服被扯去了一块。

他左足点地,立即向前纵出,那知梅超风正落在他的面前。这铁尸动如飘风,喝道:“你是谁,到这里干什么?”双爪已搭住他的肩头。

韩宝驹只感一阵剧痛,敌人十指犹如十把铁锥般嵌入了自己肉里,他又惊又怒,飞起一脚,正踢在敌人小腹之上。那知不踢倒也罢了,这一脚就如踢在石板之上,喀的一声,大趾竟尔折断,急痛攻心,险险晕倒,但他究是江湖上成名之士,临危不乱,著地滚开。

梅超风飞起一脚往他臀部踢去,忽地边上一条黑黝黝的扁担闪出,猛往她足踝上砸下,那正是南山樵子南希仁。

梅超风倒退一步,眼观六路,只见自己陷入敌人包围之中,一个手拿点穴铁扇的书生与一个使剑的女子从右攻到,一个长大胖子握著屠牛尖刀,一个瘦小汉子拿著一件怪样兵刃从左攻到,抡动扁担的则是一个乡下佬的模样的壮汉,这些人自己都不相识,然而个个武功精奇,心想:“彼众我寡,先施辣手杀掉几个再说。”身形晃动,一爪猛往韩小莹脸上抓来。

朱聪见她来势锐极,铁扇疾打她右臂肘心的“曲池穴”。

岂知铁尸来得古怪,竟然不理,右爪直伸,韩小莹一招“白露横江”,横削敌人手臂。

梅超风手腕一翻,伸手硬拿宝剑,看样子她手掌竟似不怕兵刃。韩小莹大骇,急忙缩剑退步,只听拍的一声,朱聪的铁扇已打中梅超风的“曲池穴”,这是人身的要穴,点中后全臂立即酸麻失灵,动弹不得。

朱聪正在大喜,忽见敌人手臂一晃,手爪已抓到了他的头顶。朱聪仗著身形灵动,倏地窜出,躲开了这一抓,心中惊疑不定:“难道她身上没有穴道?”

这时韩宝驹已捡起地下的金龙鞭,六人将梅超风围在核心,刀剑齐施。梅超风丝毫不惧,一双肉掌,竟似比六怪的兵刃还要厉害。

只见她双爪犹如钢爪铁钩,不是硬夺兵刃,就是往人身上狠抓恶挖。江南六怪想起骷髅头顶五个手指窟窿,无不暗暗心惊。

更有一件棘手之事,这铁尸浑号有一个“铁”字,确非贸然之称,周身真如钢铸铁打一般。

她后心被全金发秤锤击中两下,胯上被南希仁横扫了一扁担,但似乎并未受到重大损伤。

照南全两人功力,这两下本来非把敌人打得筋断骨折不可,这才知她“金钟罩、铁布衫”的横练功夫已练到上乘境界。

除了对张阿生的尖刀,韩小莹的长剑不敢用身体硬接之外,对其余兵刃,竟是不大闪避,一味凌厉进攻。斗到酣处,全金发躲避稍慢,左臂被她一把抓住。五怪大惊,向前疾攻,梅超风一扯之下,全金发手臂上连衣带肉,竟被她血淋淋的抓了一块下来。

朱聪心想:“有横练功夫之人,身上必有一个功夫练不到的炼门,这地方柔嫩异常,一碰即死,不知这恶妇的练门是在何处?”

他纵高窜低,铁扇晃动,连打敌人头顶“百汇”、咽喉“环结”两穴,接著又点她小腹“脐门”、后心“尾龙”两穴,瞬时之间,连试了十多个穴道,要想试出她对身上那一部门防护特别周密,那就是她“练门”的所在了。

梅超风知道他的用意,喝道:“鬼穷醉,你奶奶功夫练到家,全身没有练门!”倏的一抓,抓住了他的手腕。朱聪大惊,幸而他心思机灵,手法伶俐,不待她爪子入肉,手掌一翻,将铁扇塞入了她的掌心。

梅超风觉到手里突然出现一件硬硬的东西,呆了一呆,朱聪已把手挣脱。

他跃开数步,把手拿近一看,手背上深深的五条血痕,不禁全身是汗,眼见久战不下,已方倒已有三人被她手抓受伤,万一她丈夫铜尸到来,那么七兄弟真的要暴骨荒山了。

只见张阿生、韩宝驹、全金发都已气喘连连,额头见汗,只有南希仁功力较深,韩小莹身形轻盈,尚未见累,敌人却是愈战愈勇。

一斜眼瞥见月亮惨白的光芒从云间射出,照在三堆骷髅之上,不觉一个寒噤,情急智生,飞步往柯镇恶躲藏的石板前奔去,同时大叫:“大家逃命呀!”五侠会意,边战边退。

梅超风冷笑道:“那里钻出来的野种,到这里来暗算老娘,现在逃已迟了。”飞步追来。

南希仁、全金发、韩小莹三人拼力挡住。朱聪、张阿生、韩宝驹三人俯身合力,砰的一声,将石板抬在一边。就在此时,梅超风左臂已圈住南希仁的扁担,右爪递出,直取他的双目,朱聪猛喝一声:“快下来打!”

手指向上一指,双目望天,左手高举,连连招手,似是叫隐藏在上面的同伴下来夹击。梅超风一惊,不由自主抬头一望,只见明月在天,那里有人?朱聪叫道:“七步之前!”柯镇恶双手齐施,六枚毒菱望著七步之前的部位分上中下三路激射而出。

呼喝声中,柯镇恶从坑中一跃而起,江南七怪四面同时攻到。

梅超风惨叫一声,双目被两枚毒菱同时打中,但射在她胸膛和腿上的四枚毒菱,却竟打不进去。震落在地。

梅超风急怒攻心,双掌齐落,柯镇恶早已闪在一旁,只听得彭彭两响,打得石屑纷飞。她愤怒若狂,飞起一脚,正中石板之上,将石板踢成两截。七怪在旁看了,无不心惊,一时不敢上前相攻。

梅超风双目已瞎,不能视物,展开身法,乱抓乱拿,朱聪连打手势,叫众兄弟避开,只见她势如疯虎,形若邪魔,爪到处树木齐折,脚踢时沙石纷飞,但七怪屏息凝气,离得远远的,那里打著他们。

过了一会,梅超风感到眼中渐渐发麻,知道中了喂毒暗器,厉声喝道:“你们是谁?快说出来!老娘死也死得明白。”朱聪向柯镇恶摇摇手要他不要开口说话,让他毒发自死,刚摇了两摇手,猛地想起大哥目盲,那里瞧得见手势。

只听见柯镇恶冷冷的道:“你还记得飞天神龙柯辟邪,飞天蝙蝠柯镇恶么?”

梅超风仰天长笑,叫道:“好小子,你还没有死!你是给飞天神龙报仇来著?”柯镇恶道:“不错,你也还没死,那好得很。”梅超风叹了口气,默然不语,七怪凝神戒备。这时寒风刺骨,各人都感到阴气森森。突然间朱聪、全金发齐声大叫:“大哥留神!”语声未毕,柯镇恶已感到一股劲风当胸袭来,铁杖往地下一撑,身子纵起,落在树颠。

梅超风一扑落空,一把抱住柯镇恶身后大树,双手十根手指,全插入了树干之中。六怪吓得面容奱色,柯镇恶只要稍迟一瞬纵起,这十指插在身上,那里还有性命?她一击不中,忽地怪声长啸,有如鹤唳长空,猿啼巫峡,声音尖细,却远远的送了出去。朱聪心念一动:“不好,她是在呼唤丈夫铜尸前来相救。”忙道:“快干了她!”运气在臂,用重手法往她后心拍去。

张阿生双手举起半截大石板,猛力往她头顶砸来,梅超风双目刚瞎,未曾如柯镇恶那么练得能够听风辨形,石板砸到时声音粗重,尚能分辨得出,身子向旁一偏,但朱聪这一掌却未克避开,“哼”的一声,后心中了一掌。饶是她横练功夫厉害,但妙手书生岂是寻常之辈,这一掌也教她痛澈心肺。

朱聪一掌得手,第二掌跟著进击。梅超风右爪一钩,朱聪疾忙跳开过,余人正要上前,忽听得远处传来一声长啸,声音就如梅超风刚才的啸声一般,隐隐传来,令人毛骨悚然,顷刻之间,第二声啸声又起,但声音已近了许多。七侠都是一惊:“这人脚程好快!”

柯镇恶道:“铜尸来啦!”韩小莹跃在一旁,向山下望去,只见一个黑影疾逾奔马的飞驰而来,边跑边啸。此时梅超风守紧门户,不再进击,一面运气裹毒,使眼中的毒不致急速行散,只待丈夫赶来救援,尽歼敌人。

朱聪向全金发一打手势,两人往草丛里一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