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十七回  甘露云霞

金庸2018-12-20 14:18:55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都史骂道:“滚开,别在这里啰唆!”须知他的爹爹是雄视北方的君长,他平时骄蛮已惯,谁也不敢惹这小孩子。那骑黄马的人骂道:“这小子这样横,快放手!”这时商队中其余的人也过来了,一个女子道:“三哥,别管闲事,去吧。”

那骑黄马的人道:“你自己瞧,你自己瞧。”原来这个沙漠商队中的人。是江南七怪。他们查知段天德逃到北方大漠之中,但此后就没了消息,六年多来,他们沙漠中,草原上到处打听段天德和李萍的行纵,七人个个学会了一口蒙古话,但段李两人却始终渺无音讯。韩小莹看清楚了情形,跳下马去,抓住骑在拖雷背上的孩子一摔,骂道:“两个打一个,成什么话?”

拖雷背上一轻,挣扎著跳起,都史呆得一呆,郭靖猛一翻身,从他胯下爬了出来。两人既得脱身,发足奔逃。都史叫道:“追呀,追呀!”领著众孩随后赶去。江南七怪望著一群蒙古小孩打架,想起自己幼年时的胡闹顽皮,都不禁微笑,柯镇恶道:“赶道吧,别等前面市集散了,可问不到人啦!”

这时都史等又已将拖雷与郭靖追上,将两人围在圈子之中。都史喝问:“投不投降?”拖雷眼中现出怒色,摇了摇头,都史叫道:“再打!”众小孩一起拥上,倏地寒光一闪,郭靖手中已握了一柄匕首,叫道:“谁敢上来?”原来李萍钟爱儿子,把丈夫所遗的那柄匕首给了他,叫他放在怀里,心想宝物能够辟邪,本来是要它保护儿子不受邪魔所侵害的意思,那知他在受人欺逼甚急之际拔了出来。

都史等见他拿了兵器,一时倒也不敢上前动手。

妙手书生朱聪本来纵马已行,忽见匕首在阳光下一闪,光芒十分特异,不觉吃了一惊。他专行偷盗官府富户,见识宝物最多,眼光之准,千不失一,心想:“这光芒一闪,显然是神物至宝,倒要瞧瞧那是什么东西。”当即勒马回头,只见郭靖这小小孩子,拿了一柄匕首威风凛凛的站在圈子之中。

朱聪细看匕首光色,果然是一柄砍金削玉、吹毛立断的宝剑,却不知如何在一个小孩子手中。

他再看这群孩子打扮,除了郭靖之外,个个都穿著名贵的貂皮短衣,而郭靖颈中,也套著一个精致的黄金颈圈,显见都是蒙古王公贵胄的子侄了。

朱聪心想:“这孩子必定是偷了父亲的宝刀,私自出来玩弄。王公的东西,取不伤廉。”他当下起了据为己有之念,笑吟吟的下马,说道:“大家别打了,好好玩儿吧!”一闪身挨进人圈,夹手一把将匕首抢了过来。他用的是空手入白刃的上乘武技,别说郭靖是个小小孩子,就算是一个武艺精熟的武师,遇上了这位妙手书生,也别想拿得住自己的兵刃。

朱聪宝物一到手,一纵身窜出人圈,跃上马背,哈哈大笑,提缰纵马,疾驰而去,赶上了众人,笑道:“今日运气不坏,无意间得了一件宝物。”笑弥陀张阿生道:“二哥这偷鸡摸狗的脾气总是不改。”

闹市侠隐全金发道:“什么宝贝,给我瞧瞧。”朱聪手一扬,掷了过来。众人只见一道清光在空中划过,给太阳光一照,似乎化成了一条小小的彩虹,都不禁的喝了一声采,匕首飞临面前,全金发只感一阵寒意,伸手抓住匕首之柄,先叫了声:“好!”

越看越是不住口的啧啧称赏,忽地俯身在道旁一块凸出的岩石上一划,岩上一个崚角应手而落,再看剑柄,见上面刻著「杨康”两字,心中一楞:“这是汉人的名字啊,怎么此剑落在蒙古?杨康?杨康?倒不曾听说有那一位英雄叫做杨康?可是若非英雄豪杰,又怎配用此等宝物?”他沉吟了一会,叫道:“大哥,你知道谁叫杨康么?”柯镇恶道:“杨康?没听说过。”

“杨康”是丘处机当年替包惜弱腹中胎儿所取的名字,杨郭两人交换匕首,所以刻有“杨康”字样的匕首是在李萍手中。江南七侠尽往过去与当今成名的英侠绿林中去想,那里想得起有此一人。柯镇恶在七人中年纪最长,阅历最深,他不知道,其余六人是更加不知道了。

全金发为人精明细心,忽道:“丘道长追寻那人是杨铁心的妻子,不知这杨康与那杨铁心有无牵连。”七人在大漠中苦苦寻找了六年,丝毫没有头绪,这时忽然有了一点线索,虽然渺茫之极,但总不肯放过。

韩小莹道:“咱们回去问问那小孩。”韩宝驹马快,一马当先的冲了回去,只见众小孩又打成一团。韩宝驹斥喝不开,急了起来,抓住几个小孩掷在一旁。都史见他力大,不敢再打,指著拖雷骂道:“你们这两个小狗,有种的明天再在这里打过。”

拖雷道:“好,明天再打。”他心中已想好计议,回去就请三哥窝阔台帮忙。三位兄长中三哥和他最好,力气又大,明日定能来助拳。都史带了众小孩走了。

郭靖满脸都是鼻血,伸手向朱聪道:“还我!”朱聪把匕首拿在手里,笑道:“还你就还你,但你得老实说,这匕首是那里来的?”郭靖用袖子一擦鼻中仍然流下来的鲜血,道:“妈妈给我的。”朱聪道:“你爹爹姓什么?”郭靖生平没有爹爹,这问题倒将他楞住了,当下摇了摇头。七怪见这孩子傻头傻脑的,都好生失望。

全金发问道:“你姓杨么?”郭靖又摇了摇头。江南七怪最重信义,言出必践,虽是对一个孩子,也决不愿说过的话不算,朱聪把匕首交在郭靖手里。

韩小莹拿出手帕,给他擦去鼻血,柔声道:“回去吧,以后别打架啦!”七人掉转马头,赶了负货的骆驼起行,郭靖怔怔的望著他们。拖雷道:“郭靖,回去吧!”

这时七人已走出一段路,但柯镇恶眼睛瞎了,听觉敏锐之极,听到“郭靖”两字,全身一震,一提缰,回马转来,问道:“孩子,你叫郭靖?”郭靖点了点头。柯镇恶大喜,急问:“你妈妈叫什么名字?”郭靖道:“妈妈就是妈妈。”柯镇恶搔搔头,问道:“你带我去见你妈妈,好么?”

郭靖道:“妈妈不在这里。”柯镇恶听他语气之中含了敌意,叫道:“七妹,你来问他。”韩小莹跳下马来,温言道:“你爹爹呢?”郭靖道:“我爹爹给坏人害死了,等我大了,去杀死坏人报仇。”韩小莹问道:“你爹爹叫什么名字?”她过于兴奋,声音也发颤了,郭靖却摇了摇头。柯镇恶冷然道:“害死你爹爹的坏人叫什么名字?”郭靖咬牙切齿道:“他名叫段天德!”

原来李萍身处荒漠绝域之地,知道随时都会遭遇不测,要是自己突然之间丧命,岂非儿子连仇人的姓名也不知道,所以早就将段天德的名字形貌,一遍又一遍的说给郭靖听了。

江南七侠听到“段天德”三字,不禁欣喜若狂,韩小莹欢呼大叫,柯镇恶暗暗感谢苍天,张阿生紧紧搂住了南希仁的脖子,韩宝驹却在马背连翻筋斗,拖雷与郭靖见了他们的样子,又是好笑,又是奇怪。韩小莹道:“小兄弟,咱们坐下来慢慢的说话。”拖雷心里挂著要去找三哥窝阔台助拳,不住催郭靖回去。

郭靖道:“我要回去啦”,拉了拖雷的手,转身就走。韩宝驹急了,叫道:“喂,喂,你不能走,让你那个朋友先回去吧!”两个小孩见他们行动诡秘,害怕起来,发足奔跑。韩宝驹抢上去伸出肥手,猛向郭靖后领抓来。

朱聪叫道:“三弟,别莽撞。”在他手上轻轻一架,韩宝驹愕然停手。朱聪加快脚步,赶在拖雷与郭靖头里,从地下捡起三枚小石子,笑嘻嘻的道:“我变个戏法给你们瞧瞧。”

郭靖与拖雷当下发生了兴趣,停步望著他。朱聪把三枚小石子放在右掌之中,喝声:“变!”手掌成拳,再伸开来时,小石子全已不见。两个小孩奇怪之极,朱聪向自己头上帽子一指,喝道:“钻进去!”揭下帽子,三颗小石子好端端的正在帽里。

郭靖和拖雷哈哈大笑,齐拍手掌。

正在这时,远远雁声长唳,一群鸿雁排成两个人字形,从北边飞来。朱聪心念一动,道:“现在让大哥变个戏法。”从怀里摸出一块汗巾,交给拖雷,向柯镇恶一指,道:“你把他眼睛蒙住。”

拖雷依言把汗巾缚在柯镇恶眼上,笑道:“捉迷藏么?”朱聪道:“不,他没有眼睛,却能把天空中的大雁射下来。”说著将一副弓箭放在柯镇恶手里。拖雷道:“我不信。”

说话之间,雁群已飞到头顶,朱聪顺手将三块石子往上一抛,雁群受惊,领头的大雁高声大叫,正要率领雁群转换方向,柯镇恶已辨清楚了位置,嗖的一声,正射中那大雁的颈项之中,连雁带箭,跌了下来,拖雷与郭靖一声欢呼,奔过去拾了起来,交在柯镇恶手里,小心灵中钦佩之极。

朱聪道:“刚才他们七八个人打你两个,要是你们学会了本事,就不怕他们了。”拖雷道:“明天咱们还要打,我去叫哥哥来。”朱聪道:“叫哥哥帮忙?哼!那是没用的孩子,我来教你们一些本事,管叫明天打他们。”拖雷道:“咱们两个打嬴他们八个?”

朱聪道:“正是!”拖雷大喜道:“好,那你就教我。”朱聪见郭靖站在一旁似乎毫不感兴趣,问道:“你不爱学么?”郭靖道:“妈妈说的,不可以与人家打架。学了本事打人,妈妈要不高兴的。”

韩宝驹轻轻骂道:“胆小的孩子!”朱聪又问:“那么刚才你们为什么打架?”郭靖道:“是他们打咱们的。”柯镇恶低沉了声音道:“要是你见到了仇人段天德,你怎办?”郭靖小眼中闪出怒光道:“我杀了他,给爹爹报仇?”柯镇恶道:“你爹爹一身好武艺,尚且给他杀了,你不学本事,怎能报仇?”郭靖怔怔的发呆,良久不语,慢慢的流下泪来。朱聪向左边一座荒山一指,道:“你要学本事报仇,今天半夜里到这山上来找我们。但只能你一个人来,也不能让人知道。你敢不?怕不怕鬼?”郭靖仍是呆呆不答。拖雷却道:“你教我本事吧!”

朱聪忽地拉住他手膀一扯,左脚轻轻一勾,拖雷扑地倒了。他爬起身来,怒道:“你怎么打我?”朱聪笑道:“这就是本事,你学会了吗?”拖雷很是聪明,当即领悟,点点头道:“你再教。”朱聪向他面门虚晃一拳,拖雷向左一避,朱聪左拳早到,正打在他鼻子之上,只是这一拳并不用力,触到鼻子后立即收回,拖雷大喜,叫道:“好极啦,你再教。”朱聪忽地俯身,肩头在他腰眼里轻轻一撞,拖雷猛地跌了出去。全金发飞身出去接住,将他放在地下。

拖雷喜道:“叔叔,再教。”朱聪笑道:“你把这三下好好学会,大人都不一定打得嬴你了,够啦够啦。”朱聪转头问郭靖道:“你学会了么?”郭靖正在出神,茫然摇了摇头。七怪见拖雷如此聪明伶俐,相形之下,郭靖更显得笨拙,都不禁怅然若失,韩小莹一声长叹,泪光莹莹。

全金发道:“我瞧不必多费心啦,好好将他们母子接到江南,交给丘道长,比武之事,咱们认输算了。”朱聪也道:“这孩子资质太差,不是学武的胚子。”韩宝驹道:“他没一点儿刚烈之性,我也瞧不成。”七怪用江南土话纷纷议论。韩小莹向两孩子挥挥手道:“你们去吧。”拖雷拉了郭靖,欢欢喜喜的走了。这边七怪还在议论,南山樵子南希仁却始终一言不发。柯镇恶道:“四弟,你看怎样?”南希仁道:“很好。”朱聪道:“什么很好?”南希仁道:“孩子很好。”韩小莹急道:“四哥总是这样,难得开一下金口,也不肯多说一个字。”南希仁微微一笑道:“我小时候也很笨。”

南希仁生性沉默寡言,每一句话都是经过详细考虑再说出来,所以不言则已,言必有中,七怪向来极尊重他的意见,听他这样说,登时犹如见到一线光明。

朱聪道:“那么咱们瞧他晚上敢不敢一个人上山来。”全金发道:“我瞧多半不敢,我先去找到他的住处。”说著跳下马来遥遥跟著拖雷与郭靖,望著他们走进蒙古里。

当晚七怪守在荒山之上,将至亥时三刻,眼见斗转星移,但那里有郭靖的影子。朱聪叹道:“江南七怪纵横一世,到头来却败在这道士手里!”七人正自气沮,韩宝驹忽然“咦”了一声,向草丛里一指道:“那是什么?”这时明月渐至中天,照著青草丛中三堆白色的东西,模样很是诡奇。

全金发纵身过去一看,只见三堆都是死人的骷髅骨头,却叠得整整齐齐,他笑道:“不知是不是那些顽皮孩子们搞的,把死人头摆在这里……啊!什么?……二哥,快来!”各人听他语声中含著惊讶詑异之意,除柯镇恶外,其余五人都忙走近。全金发手中拿著一个骷髅,递给朱聪道:“瞧!”

朱聪就他手中一看,只见骷髅的脑门上有五个窟窿,模样就如用手指插出来的一般。他伸手在窟窿中一试,五只手指刚刚插入五个窟窿,大拇指插入的窟窿大些,小指插入的窟窿小些,犹如照著人的五指模型细心雕刻而成,这显然不是儿童们搞的玩意。朱聪再从地下拿起头个骷髅一看,那两个头骨顶上仍是各有刚可容纳五指的洞孔,他心中起了疑惑:“难道这是有人用手指插出来的?”他虽有这个疑心,但想世上不会有如此武功高明的人,五指竟能洞穿头骨,所以虽然有这个念头,口中却不说出来。

韩小莹叫道:“难道这里有吃人的山魔妖怪?”韩宝驹道:“是了,一定是妖怪。”全金发沉吟道:“怎么它把头骨这样整整齐齐的排在这里?”

柯镇恶听了他们纷纷议论,一跃而至,问道:“怎样排的?”全金发道:“一共三堆,排成品字形,每堆九个骷髅。”柯镇恶道:“是不是分为三层?下层五个,中层三个,上层一个?”全金发奇道:“是啊!大哥!你怎么知道的?”柯镇恶的神态十分焦急,不回答他的问话,急道:“快向东北方,西北方各走一百步,看有什么。”

六人见他神色严重,甚至近于惶急,大异平素镇定自若的情态,不敢怠慢,三人一边,各向东北与西北数了脚步走去,顷刻之间,东北方的韩小莹与西北方的张阿生同时大叫起来:“这里也有骷髅堆。”

柯镇恶飞身抢到西北方,低声喝道:“这是咱们生死关头,千万不可大声。”三人愕然不解,柯镇恶早已纵到东北方韩小莹等身边,同样喝他们禁声。朱聪低声道:“是妖怪呢还是仇敌?”

柯镇恶道:“我的瞎眼,我的跛脚,都是拜受他们之赐。”这时西北方的张阿生等都奔了过来,围在柯镇恶身旁,听他这样说,无不惊心。

原来他们与柯镇恶虽然义结金兰,情同手足,但他极恨别人提及他的残疾,所以六兄弟只道他是幼时不幸受伤,从来不敢问起,这时一听,才知是仇敌所害。但柯镇恶武功高强,内功外功,俱臻上乘化境,为人又精明沉著,竟然落得如此惨败,那么仇敌必定厉害之极了。

柯镇恶又问道:“这里也是三堆骷髅么?”韩小莹道:“不错。”柯镇恶低声问道:“每堆是九个骷髅么?”韩小莹数了一下道:“一堆是九个,一堆是八个……”柯镇恶道:“你快去数数那边的。”韩小莹飞步奔到西北方,俯身数点,随即奔回来道:“那边每堆都是七个。”柯镇恶低声道:“那么他们马上就会来。”

六兄弟惘然望著他,静待他的解释。柯镇恶道:“这是铜尸铁尸!”朱聪吓了一跳,道:“铜尸铁尸不早就死了么,怎么还在人世?”

柯镇恶道:“我也只道已经死了。原来躲在这里暗练九阴白骨爪,各位兄弟,大家快上牲口,向南急驰,千万不可再回来,驰出一千里后等我十天,我第十天上不到,就不必再等了。”

韩小莹急道:“大哥你说什么?咱们喝过血酒,立誓同生共死,怎么你叫咱们走?”柯镇恶连连挥手道:“快走,快走,迟了可来不及啦!”韩宝驹怒道:“你瞧咱们是无义之辈么?”

柯镇恶急道:“这两人武功不可测,现在又练了九阴白骨爪,虽然还没练成,但也已成功了十之八九,咱们合七人之力,也决不是他的对手。何苦在这里白送性命?”六人知他平素心高气傲,从来不肯推许别人的功力,以长春子丘处机如此威名,他也敢与之拚斗,对这两人却如此忌惮,想来所说的话不假。全金发道:“那么咱们一起走。”柯镇恶冷然道:“他们害了我一生受苦,那也罢了,我兄长之仇却不能不报。”南希仁道:“有福共享,有难同当。”他言简意赅,但说了出来之后,誓死不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