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一百一十五回  幽幽忽忽

金庸2018-12-21 13:23:04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洪七公见他忽露破绽,叫声:“著!”一竹棒打在他的天灵盖上。

这一棒是何等的劲力,欧阳锋的脑子本已杂乱一团,经此一击,更是七晕八素,不知所云,只听他大叫一声,拖了蛇杖转身便走。郭靖叫道:“往那里跑?”纵身赶上,但见他忽然在半空豁了两个虎跳,连翻三个觔斗,转瞬间连滚带爬的转入崖后,不知去向。洪七公、郭靖、黄蓉三人相顾愕然,骇极而笑。

洪七公叹道:“蓉儿,今日打败老毒物,倒是你的功劳多。”黄蓉笑道:“师父,这功夫不是你教的吧?”洪七公道:“这是天生成的。有你爹爹这么鬼精灵的老头,才有你这么鬼精灵的女儿。”

忽听山后一个声音叫道:“好啊,他人背后说短长,老叫化,你羞也不羞?”黄蓉大叫:“爹爹!”跃起奔去。此时朝暾初上,阳光闪耀下一个人青袍素巾,缓步而来,正是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。

黄蓉扑上前去,父女俩搂在一起。黄药师见女儿脸上稚气大消,已长成一个亭亭少女,与亡妻更为相似,心中又是欢喜,又是伤感。

洪七公道:“黄老邪,我在桃花岛上言道:你闺女聪明伶俐,鬼计多端,只有别人吃她的亏,她决不能吃别人的亏,她决不能吃别人的亏,叫你不必担心,你瞧!现在怎样?”

黄药师微微一笑,拉著女儿的手,走近身去,道:“恭喜你打跑了老毒物啊,此人一败,了却我一件大心事。”洪七公道:“天下英雄,唯使君与叫化啦。我见了你女儿,肚里的蛔虫就乱钻乱跳,馋涎水直流。咱们爽爽快快的马上动手,是你天下第一也好,是我第一也好,我只等吃蓉儿烧的好菜。”

黄蓉笑道:“不,你若败了,我才烧菜给你吃。”洪七公道:“呸,不要脸,你想挟制我,是不是?”黄药师心性高傲,道:“老叫化,你受伤之后耽误了两年用功,只怕现下已不是我的对手。蓉儿,不论谁胜谁败,你都烧菜相请师父。”洪七公道:“是啊,这才是大宗师的说话,堂堂一位桃花岛的岛主,那能像你女儿这般小气。咱们也别等正午不正午,来吧!”说著竹棒一摆,就要欺近动手。

黄药师摇头道:“你适才与老毒物打了这许久,纵然说不上筋疲力尽,却也是大累一场,我黄药师岂能捡这个便宜?咱们还是等到正午再比,你好好养力吧。”洪七公虽知他说得有理,但不耐烦再等,坚持立时比武。黄药师却坐在石上,不去睬他。

黄蓉见两人争执难决,说道:“爹爹,师父,我倒有个法儿在此。你俩既可立时比武,爹爹又不占便宜。”洪七公与黄药师齐道:“好啊,什么法儿?”黄蓉道:“你们两位是多年老友,不论谁胜谁败,总是伤了和气。可是今日华山论剑,又是势须分出胜负,是不是?”洪黄二人本就想到此事,这时听她言语,似乎倒有一个妙法竟可三全其美,既能立时动手,又可不让黄药师占便宜,而且还能使两家不伤和气,齐道:“你有什么主意?”

黄蓉道:“是这样:请爹爹与靖哥哥先过招,瞧在第几招上打败了他,然后师父再与靖哥哥过招。若是爹爹用九十九招,而师父用了百招,那就是爹爹胜了。倘若师父只用九十八招,那就是师父胜了。”洪七公笑道:“妙极,妙极!”黄蓉道:“靖哥哥先和我爹爹比,两人都是精力充沛,待与师父再比,两人都是斗过一场,岂不是公平得紧么?”黄药师也点头道:“这法儿不错。靖儿,来吧,你用不用兵刃?”郭靖道:“但凭吩咐。”正要上前,黄蓉又道:“且慢,还有一事须得说明。若是你们两位在三百招之内都不能将靖哥哥打败,那便如何?”洪七公哈哈大笑,道:“黄老邪,我初时尚羡你生得个好女儿,会尽心竭力的相助爹爹,咳,那知女生外向,却是颠朴不破的至理。她一心要傻小子得那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啊!”

黄药师生性怪僻,可是怜爱幼女之心却是极强,暗道:“我成全了她这番心愿就是。”当下说道:“蓉儿的话也说得的是。咱们两个老头若不能在三百招之内击败靖儿,那里还有颜面自居第一?”可是转念又想:“我原可以故意相让,容他挡到三百招,但老叫化却不肯让,必能在三百招内败他。那么我倒不是让靖儿,却是让老叫化了。”一时沉吟未决。

洪七公用力在郭靖背后一推,道:“快动手吧,还等什么?”郭靖一个踉跄,冲向黄药师面前。黄药师心道:“好,我先试试他的功夫,再定行止。”左掌翻起,向他肩头斜劈下去,叫道:“第一招!”

当黄药师举棋不定之际,郭靖心中也是好生打不定主意:“我决不能占那天下第一的名号,可是该当让黄岛主得胜,还是让师父得胜?”正自迟疑,黄药师已一掌劈到。他右臂挥起,架开了一招,身子一晃,险险摔倒,心道:“我好胡涂,竟想什么让不让的?我纵出全力,也决挡不了三百招。”眼见黄药师第二招又到,当下凝神接战,此时心意已决,任凭二人各用真功夫将自己击败,谁快谁慢,由其自决,自己绝无丝毫偏袒。

数招一过,黄药师心中大是惊异:“数年之间,这傻小子的武功怎么竟练到了这个地步?我手下若是稍有容让,莫说被他挡到三百招之外,只怕还得输在他的手里。”高手比武,实是让不得半分。黄药师初时出手只用七分劲,那知被郭靖反制扣先,竟然压在下风。他心中一急,忙展开落英掌法,身形飘忽,力争先著。

可是郭靖的功力实是大非昔比,黄药师连变十余种拳法,绐终难以反先,待拆到百余招,他倏施诡招,郭靖忠厚老实,一个不察,险险被他左脚踢中,只得退开两步,这才扳成平衡之局。黄药师舒了一口长气,暗叫:“惭愧!”欲待乘机占到上风,不料郭靖守得坚稳之极,不论他攻势有无惊风骇浪,始终是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拳脚上竟然没半点破绽。耳听得女儿口中已数到“二百零三,二百零四”,黄药师大是焦躁:“老叫化出手刚硬,若是他在一百招内败了靖儿,我这老脸搁到那里去?”招势一变,掌影飘飘,出手快速无伦。

这一来,郭靖立时处于下风,只感呼吸急喘,有似一座大山重重压在身上,眼前金星乱冒,堪堪抵挡不住。那知黄药师出手一快,攻势大盛,可是黄蓉口中,却也跟著数得快了。郭靖唇干口燥,手足酸软,越来越是难挡,正要出口服输,忽听黄蓉大叫一声:“三百!”黄药师脸色一变,向后跃开。

此时郭靖已被逼得头晕眼花,身不由主的向左急转,接连打了十多个旋子,眼见再转数下,就要摔倒,危急中左足使出“千斤堕”功夫,待要将身子定住。可是黄药师的攻人之术后劲极大,他人虽退开,拳招的余威未衰,郭靖竟然定不住身子。只得弯腰蹲下,右手用力在地上一拨,借著「降龙十八掌”的一股猛劲,滴溜溜的向右打了十多个旋子,脑中方得清明,呆了一呆,向黄药师道:“黄岛主,你再出数招,我非摔倒不可。”

黄药师见郭靖竟然有此定力,抗得住自己十余年之功练成的“奇门五行转”,不怒反喜,笑道:“老叫化,我是不成的了,天下第一的称号是你的啦。”双手一拱,转身欲走。

洪七公道:“慢来,慢,世事如棋,变化难料。”走到郭靖身前,将打狗棒往地下一掷,却从身边抽出一柄长剑来,递在郭靖手里,道:“你用长剑,我空手跟你过招。”郭靖一愕,道:“这个……”洪七公道:“你掌法是我教的,拳脚有什么比头?上吧!”左手五指如钩,一把抓住他手腕,将长剑夺了过来。郭靖没懂他的用意,脱手放剑,竟未抵御。洪七公骂道:“傻小子,咱们是在比武哪!”左手将长剑递还给了他,右手却又去夺。郭靖这才回剑避开。黄蓉数道:“一招!”

高手比武,手上有无兵刃相差其实不多,洪七公将降龙十八掌使将开来,掌锋扫到一丈开外,郭靖虽有长剑,那能近身还击?他本来不擅使用兵器,但自在西域石屋之中被欧阳锋逼著过招,兵器功夫大进。自来学武练艺,必是攻守兼习,只是郭靖的兵刃功夫,练的是八成守御,二成攻敌。原来江南六怪授他的是粗浅本事,他习得九阴真经后再据此进修,却是在西域石屋之中,那时他但求自保,不暇伤敌,以木剑抵挡欧阳锋的木杖,钻研出不少防身消势之法,此刻用以抵挡洪七公凌厉无伦的掌风,果然大见功效。

洪七公见他门户守得极是紧密,心中甚喜,暗道:“这孩子极有长进,也不枉了我教导一场,但我若在两百招之内败他,黄老邪脸上须不好看。一过二百招,我再使用重手便是。”当下依著降龙十八掌的招式,自一变以至九变依次演将下去,但听得呼呼风响,掌影将郭靖全身裹住。

此时洪七公若猛下重手,郭靖兵刃功夫未至登峰造极,原是不易抵挡,但他要在二百招后再设法取胜,却是想错了一著。须知郭靖正当年轻力壮,练了“九阴锻骨篇”后内力更健旺,洪七公却年纪已老。被欧阳锋这么在背后一击,究亦大见摧伤。降龙十八掌招招须用真力,到九变时已是一百六十二掌,拍出来的势道虽仍刚猛悍狠,但后劲却已渐见衰减。

待拆到两百招外,郭靖的剑招倒还罢了,左手配合的招势却是愈来愈见强劲。洪七公暗想不妙,只怕反要输在他的手里,此人可以智取,不可力敌,当下双掌外豁,门户大开。郭靖一怔,心想:“这招掌法师父却从未教过。”若与旁人对敌,他自可直进中宫,攻敌前胸,但眼前对手是自己恩师,岂能用此杀手?正欲想以何招术拆解,微一迟疑,洪七公骂道:“傻小子,你上当啦。”猛起左足,一脚将他手中长剑踢飞,右掌斜翻,打在他的肩头。

他这一掌手下容情,不愿让他身子受伤,只用了八成力,准以为他定要摔倒,那就算是胜了。岂知郭靖这几年来久历风霜,身子练得极为粗壮,受了这一掌只幌得几幌,肩头虽是一阵剧痛,竟未跌倒。洪七公见他居然硬挺顶住,不禁大吃一惊,道:“你吐纳三下,调匀呼吸,莫要受了内伤。”郭靖依言吐纳,胸气立舒,说道:“弟子输了。”洪七公道:“不,你若认输,黄老邪如何能服?接招!”说著又是一掌劈了过去。

郭靖右手没了兵刃,见来招势道锋锐,当下用周伯通所授的空明拳化开。那空明拳是天下至柔的拳术,是周伯通从“道德经”的几句话中化出来的,那几句话道:“兵强则减,木强则折。坚强处下,柔弱处上。”经中又云:“天下莫柔弱于水,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,其无以易之。弱之胜强,柔之胜刚,天下莫不知,莫能行。”那降龙十八掌却是武学中至刚至坚的拳术。虽语云“柔能克刚”,但也须视“柔”的功力是否胜“刚”而定,以洪七公的功夫,纵然周伯通以至柔之术敌他,却也未必能胜。但郭靖习了那左右互搏的法子,一手出的是空明拳,另一手出的却是降龙掌,刚柔相济,阴阳为辅,洪七公的拳招虽刚猛莫敌,竟也奈何他不得。

黄蓉在旁数著拳招,眼见三百招将完,郭靖丝毫没有败象,心中甚喜,一招一招的数著。堪堪数到二百九十九招,洪七公好胜心起,突然一掌“亢龙有悔”,排山倒海般直击过去,一招发出,心中登时懊悔,只怕郭靖抵挡不住,受了重伤,大叫道:“小心啦!”

郭靖刚听到叫声,掌风已近面扑到,他学降龙十八掌之时,第一掌学的就是这一招,知道无法用空明拳化解,危急之下,右臂划个圆圈,呼一声,也是一招“亢龙有悔”拍出。只听砰的一响,双掌相交,两人身子都震了一震。黄药师与黄蓉齐声惊呼,走近观看。

两人双掌相抵,登时胶住不动。郭靖有心相让,但知师父掌力厉害,若是此刻退缩,被他顺势推将过来,自己必受重伤,决意先运劲抵挡一阵,待他掌劲稍杀,再行避让认输。洪七公见郭靖居然挡得住自己毕生精力之所聚的这一掌,不由得又惊又喜,怜才之意大盛,好胜之心顿减,决意让他胜此一招,以成他之名,当下留劲不发,反将已发出去的劲力缓缓收转。

就在这双方不胜不败、你退我让之际,忽听山崖后一人大叫三声,三个斛斗翻将出来,正是欧阳锋。洪七公与郭靖同时收掌,向后跃开。只见欧阳锋全身衣服破烂,满脸血痕斑斑,大叫道:“天王老子到了,玉皇大帝下凡啦!”举起蛇杖,向四人拦腰横扫过来。

洪七公抬起打狗棒,抢上去将他蛇杖架开,数招一过,四人心中无不骇然。欧阳锋招术本就奇特,此时更是怪异无伦,忽尔伸手在自己脸上猛抓一把,忽尔出足在自己臂上狠踢一脚,每一杖打将出来,中途方向必变,却不知他打将何处。洪七公惊奇万分,只得使开打狗棒法紧紧守住门户,但求护住自身,那里敢进一招?

斗到深处,欧阳锋忽然反手拍拍拍,连打自己三个耳光,大吼一声,双手据地,向洪七公爬了过来。洪七公大喜,心想:“我这打狗棒法打狗最为擅长,你忽作狗形,岂非自投罗网?”竹棒伸处,向他腰间挑了上来。那知欧阳锋忽地翻身一滚,将竹棒半截压在身下,顺势滚去,洪七公拿捏不定,竹棒脱手。欧阳锋突然飞身而起,跃在半空,双足踢向洪七公眼睛。洪七公大惊,向后急退。

黄药师拔出长剑,斜刺而出。欧阳锋道:“段皇爷,我不怕你的一阳指!”说著纵身扑上。黄药师见了他的行为举止,已知他神智错乱,只是心中虽疯,出手却比未疯时更是厉害。要知他苦读郭靖默写的假经,本已经缠得头昏脑胀,黄蓉更多处引他走入岐路,盲练瞎闯,兼之急欲取胜,贪图速成,用功更莽撞,只是他武功本强,虽然走了错路,错有错著,出手恢诞,竟教洪黄两位大宗师难以捉摸。

数十招一过,黄药师又败下阵来,郭靖仗剑挺上。欧阳锋忽然哭道:“我的儿啊,你死得好惨!”抛去蛇杖,扑上来搂抱。郭靖知他将自己认作了他的侄儿欧阳公子,听他叫声凄惨,心中又是不忍,又是骇怕,出掌要将他推开。欧阳锋左腕一翻,已抓住郭靖手臂,右臂将他牢牢抱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