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一百一十四回  回头是岸

金庸2018-12-21 13:21:57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这一棒打得突兀之极,裘千仞左掌一起,要待带住棒端,那知这棒连戳三下,竟在霎息之间连点他胸口三处大穴。裘千仞大惊,但见竹棒来势如风,挡无可挡,闪无可闪,只得又退回崖边。山后一条人影身随棒至,站在当地。郭靖黄蓉齐叫:「师父!」正是九指神丐洪七公到了。

裘千仞骂道:「臭叫化,你也来多事。论剑之期还没到啊。」洪七公道:「我是来锄奸,谁跟你论剑?」裘千仞道:「好,大英雄大侠士,我是奸徒,你是从来没作过坏事的大大好人。」洪七公道:「不错。老叫化一生杀过五百三十一人,这五百三十一人个个是恶徒,若非贪官污吏、土豪恶霸,就是大奸巨恶、负义薄倖之辈。老叫化贪饮贪食,可从来没错杀过一个好人。裘千仞,你是第五百三十二人!」

这番话大义凛然,裘千仞听了不禁气为之夺。

洪七公又道:「裘千仞,你铁掌帮上代帮主上官剑南何等英雄,一生尽忠报国,至死不悔。你同样是个帮主,却去与金人勾结,通敌卖国,死了有何面目去见上官帮主?你今日上华山来,妄想争那武功天下第一的荣号,莫说你武功未必能独魁群雄,纵然是当世无敌,天下英雄岂能服你这卖国奸徒么?」

这番话只把裘千仞说得如癡如呆,数十年来往事,一一翻向心头,想起自己初任铁掌帮帮主之时,前任帮主在病榻,传受帮规遗训,谆谆训诫该当如何爱国为民,那知自己年纪渐长,武功渐强,越来越与本帮当日忠义报国、杀敌禦侮的宗旨相违。陷溺一深,帮众流品曰滥,忠义之辈洁身引去,奸恶之徒蜂聚群集,竟把大好一个铁掌帮,变成了藏垢纳污、为非作歹的盗窟邪薮。一抬头,只见明月在天,洪七公一对眸子凛然生威的钉住自己,猛然间天良发现,但觉一生行事,无一而非伤天害理,不禁全身冷汗如雨,叹道:「洪帮主,你教训得是。」转过身来,涌身便往崖下一跃。

洪七公持着竹棒,只防他羞愧之余,忽施突击,此人武功非同小可,这一出手实在难当,万料不到他竟会忽图自尽。正自错愕,忽然身旁灰影一闪,一灯大师身子已移到了崖边,他本来盘膝而坐,这时仍然盘膝坐着,左臂长出,揽住裘千仞双脚,硬生生将他拉了回来。说道:「善哉,善哉!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你既已痛改前非,重新为人尚自不迟,你好好去吧。」

裘千仞放声大哭,向一灯跪倒,心中有千言万语,却一句也说不出来。瑛姑见他背向自己,正是复仇良机,从怀中取出利刃,猛向他背心插下。

周伯通道:「且慢!」伸手在她手腕上一架。瑛姑大怒,厉声道:「你干什么?」周伯通自她出现,一直胆战心惊,被她这么仰头一喝,叫声:「啊哟!」转身便向山下奔去。瑛姑道:「你到那里去?」随后赶来。周伯通大叫:「我肚子痛,要拉屎!」瑛姑微微一怔,不加理会,仍是发足急追。周伯通大惊,又叫:「啊哟,不好啦。我裤子上全是屎,臭死啦,你别来。」瑛姑寻了他二十年,心想这一次再给他走脱,此后再无相见之期,不理他拉屎是真是假,只是追赶。周伯通听得脚步声近,吓得魂飞天外,本来他口叫拉屎是假,只盼将瑛姑吓得不敢走近,自己就可乘机溜走,那知心中一急,大叫一声,当真是屎尿齐流。

郭靖与黄蓉见这对冤家越奔越远,终於背影在崖边消失,均感好笑,回过头来,只见一灯大师在裘千仞耳边低声说话,裘千仞不住点头。一灯说了一会,站起身来,道:「走吧!」靖蓉二人急忙上前拜见,又与渔樵耕读四人点首为礼。

一灯伸手抚了抚两人的头,脸现笑容,神色甚是慈祥,向洪七公道:「七兄,故人无恙,英风胜昔,又收得两个贤徒,当真可喜可贺。」洪七公躬身道:「皇爷安好。」一灯笑道:「老衲早就不是皇爷了。七兄,山高水长,后会有期。」双手合什行了一礼,转身便走。洪七公叫道:「唉,明日论剑啊,段皇爷怎么就走了?」他叫惯了口,一时之间改不过来。

一灯转过身来,笑道:「想老衲乃世外之人,怎敢再与天下英雄比肩争先?老衲今日来此,为的是要化解这一场纠缠二十年的冤孽,幸喜功德圆满。七兄,当世亳傑舍你更有其谁?你何必自谦?」说着又合什行礼,携着裘千仞的手,迳自下山去了。四大弟子一齐向洪七公躬身下拜,跟着师父而去。

那书生经过黄蓉身边,见她晕生双颊、喜透眉间,知她心中极是欢喜,笑吟道:「隰有苌楚,猗滩其枝!」黄蓉听他取笑自己,也吟道:「鸡栖於埘,日之夕矣。」那书生哈哈大笑,一揖而别。

郭靖听得莫名其妙,不知二人打什么哑谜,问道:「蓉儿,这又是什么梵语么?」黄蓉笑道:「不,这是诗经上的话。」郭靖听说他们对答诗文,也就不再追问了。原来那书生说的两句诗经,下面有「乐子之无知,乐子之无家,乐子之无室」等三句,原来是少女爱慕一个未婚男子的恋歌,意思是说「你性子冒冒失失,还没有成家娶妻,我心中很是欢喜。」那书生引这两句话,正说中了黄蓉心事。黄蓉引的这两句诗经,下面接着是:「羊牛下来,羊牛下括。」意思是说时候不早,羊与牛下山坡回家去啦,那是骂这书生为畜牲了。那书生是状元之才,经书烂熟於胸,自然知道她意中所指。

郭靖适才听了洪七公斥骂裘千仞的一番话,登时凛然有所悟,这些日来苦恼地折磨他的一个疑团,因洪七公片言而解。

他想:「师父说他生平杀过五百三十一人,但这五百三十一人个个都是恶徒。只要不错杀一个好人,那就是问心无愧,瞧师父指斥裘千仞之时,何等神威凛凛。那裘千仞的武功未必就在师父之下,只因邪不胜正,气势先就沮了。只要我将一生武功用於仗义为善,又何须将功夫抛弃忘却?」这番道理其实极是平易浅白,只是他随成吉思汗西征,眼见屠戮之惨,战阵之酷,生民之苦,心中对刀刃征战大是厌憎,这才有这番苦思默想。但经此一反一覆,他为善之心却是更坚了一层。

靖蓉二人上前拜拜师父,互道别来之情。原来洪七公随黄药师同赴桃花岛养伤,以九阴真经中所载上乘内功自通经脉,历半年而内伤痊愈,又半年而神功尽复。黄药师因挂念女儿,待他伤势一愈,即行北上寻女。洪七公反而离岛较迟,他日前曾与鲁有脚相遇,因而靖蓉二人之事已得知大略。

三人谈了一阵,郭靖道:「师父,你休息用功吧,天将破晓,待会论剑比武,用劲必多。」洪七公笑道:「我年纪越老,好胜之心却是越强,想到即将与西毒东邪过招,心中竟然惴惴不安,说来大是好笑。蓉儿,你爹爹近来武功大进,你倒猜猜,待会比武,你爹爹和你师父两人,到底是谁强谁弱?」

黄蓉道:「您老人家的武功和我爹爹向来难分上下,可是一灯大师传了您一阳指,现下您又会了九阴神功,我爹爹那里还是您的对手?待会见到我爹爹,我会跟他说乾脆别比了,早些儿回桃花岛是正经。」

洪七公听她语气之中有些古怪,已明白了她的心意,哈哈大笑,说道:「你不用跟我绕弯儿说话,一阳指是段皇爷的,九阴神功是你们俩的,你就是不激我,老叫化也不会老着脸皮使将出来。待会和黄老邪比武,我只用原来的武功就是。」

黄蓉正要他说这句话,笑道:「师父,若是您输在我爹爹手里,我烧一百样菜肴给您吃,好不好?」洪七公吞了一口馋涎,哼了一声,道:「你这小孩儿心地不好,又是激将,又是行贿,刁钻古怪,一心就盼你爹爹得胜。」

黄蓉一笑,尚未说话。洪七公忽然站起身来,指着黄蓉身后叫道:「老毒物,你到得好早啊!」

郭靖与黄蓉一跃而起,站在洪七公身旁,回过头来,只见欧阳锋一个高高的身驱站在当地。他悄没声的忽尔掩至,两人竟没知觉,心中都是大为骇异。

欧阳锋道:「早到早比,迟到迟比。老叫化,你今日跟我是比武决胜呢,还是性命相拼?」洪七公道:「既赌胜负,亦决生死,你下手不必容情。」欧阳锋道:「好!」他左手本来放在背后,突然甩将出来,原来掌里握着那条蛇杖。他将杖尾在山石上一登,道:「就在这儿呢,还是换个宽敞的所在?」

洪七公尚未回答,黄蓉接口道:「华山比武不好,还是到船里去比。」洪七公一怔道:「什么?」黄蓉道:「好让欧阳先生再来一次恩将仇报、背后袭击啊!」洪七公哈哈大笑,道:「上一次当,学一次乖,你别指望老叫化再能饶你。」

欧阳锋听黄蓉出口讥嘲,竟是丝毫不动声色,双腿微微蹲下,杖交右手,左掌运起蛤蟆功的劲力。

黄蓉将打狗棒交给洪七公道:「师父,打狗棒加一阳指,跟这奸贼动手,不必讲什么仁义道德。」洪七公心想:「单凭我原来功力,未必不能制胜,只是待会尚要与黄老邪比武,若与老毒物打得筋疲力尽,就不能敌黄老邪了。」当下接过打狗棒,一招「打草惊蛇」,一招「拨草寻蛇」,分攻左右。

欧阳锋与他对敌过数次,从未见他用过打狗棒法,虽曾见黄蓉用这棒法时招数精奇,却也不十分在意,这时见洪七公两招一出,棒夹风声,果然非同小可。当下蛇杖抖处,挡左避右,直攻敌人中宫。

洪七公当日背心受他狠力一掌,险些送命,直养了将近两年方始康复。这是他一生从未有之大败,从未遇之奇险,今日这一战,非惟关连一生的成败荣辱,而且也是生死存亡之争,但见他运棒成风,着着抢攻。

那欧阳锋身材极高,虽然双腿微曲以运蛤蟆功劲,仍是高出了洪七公半个头。他的蛇杖已失落两次,现下手中所持的是他第三次新制,杖上人头彫得更是诡奇可怖。只是两条蛇虽然毒性如旧,但驯养未久,临敌之时却不如从前那两条这般运用自如。

两人第一次华山论剑,争的是荣名与九阴真经;第二次桃花岛过招,是为了郭靖与欧阳公子争婚;第三次海上相斗,洪七公手下尚自容让;现下第四次恶战,两人各出全力,再无半点留情。两人均知对方近来年事虽长,武功却较前大是狠辣,只要自己稍一疏神,中了对方一招半式,立时命丧当地。

两人翻翻滚滚斗了两百余招,忽然月亮隐没,天色转黑。这是黎明之前的昏黯不明,转瞬随即破晓。两人生怕黑暗中着了对方毒手,只是严守门户,不敢抢攻。

郭靖与黄蓉不禁担心,踏上数步,若是洪七公有甚差失,立即出手相助。郭靖眼中瞧着二人恶斗,心内思潮起伏:「这两人都是当今一等一的高手,可是一个行侠仗义,一个恃强为恶,可见武功本身并无善恶,端在人之为用。行善则武功愈强愈善,肆恶则愈强愈恶。」到后来天色阴暗,情势颠危,眼下瞧不清楚,但闻北丐西毒二人偶而呼喝之声,不禁心中怦怦乱跳,暗想:「若是师父因运功疗伤,耽误了两年进修。高手的功劲原本是差不得分毫,这一进一退,莫要由此而输在欧阳锋的手里。若是如此,当初实不该三次相饶。」他又想起丘处机曾说「信义」两字,该分大信大义与小信小义之别,若是因全一已的小信小义而亏大节,那就算不得是信义了。他想到此处,热血上涌,心道:「虽然师父言明与他单打独斗,但若他害了师父,从此横行天下,却不知将有多少好人害在他的手里。我从前不明「信义」二字的真意,以致作出多少胡涂事来。」当下心意已决,双掌一错,就要上前相助。

黑暗中忽听黄蓉叫道:「欧阳锋,我靖哥哥和你三击掌相约,饶你三次不死,那知你仍是恃强欺我,还想争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干么?」

欧阳锋一生恶行干了不计其数,可是说话向来说一是一,说二是二,从无反悔,生平也是一直以此自负。若非事势迫切,也决不致违约强逼,此时与洪七公斗得正紧,忽听黄蓉提起此事,不禁耳根子发烧,险险被打狗棒戳中。

黄蓉又叫道:「你号称西毒,行为奸诈原也不在话下,可是要一个后生小辈饶你三次不死,已然丢尽了脸,居然还对后辈食言,真叫江湖上好汉笑歪了咀巴。欧阳锋啊欧阳锋,有一件事,普天下当真无人及得上你老人家,那就是不要脸天下第一!」

欧阳锋大怒,知道这是黄蓉的诡计,有意要引自己心有二用,只要内力一个运转不纯,立时便败在洪七公手里,但他为人狡诈,识破了黄蓉的计策,就给她来个听而不闻。那知黄蓉越骂越是刁钻古怪,有些坏事其实他并未做过,却都给她栽在他的名下。她这么东拉西扯一阵胡说,似乎普天下就只他一个歹人,世间千千万万桩恶事尽是他一人所作所为。初时欧阳锋尚能忍耐,但到后来有些话黄蓉说得太过不近人情,忍不住驳她几句。不料黄蓉正是要他与自己斗口,越加的跟他歪缠胡闹。这样一来,欧阳锋拳脚兵刃是在与洪七公恶斗,与黄蓉却是另一场口舌之争。说到费心劳神,与黄蓉斗口似乎犹在洪七公斗力之上。

又过半晌,欧阳锋心智渐感不支,猛然间想起:「老叫化不会九阴真经上的功夫,我非恃此不足以取胜。」他虽未依照黄蓉所说,将全身经脉逆转,但修习了半年,凭着他武功根底深厚,竟尔已有小成,当下蛇杖一挥,忽变怪招。洪七公吃了一惊,凝神接战。

黄蓉叫道:「源思英儿,巴巴西洛着,雪陆文兵。」欧阳锋一怔:「这几句梵语是什么意思?」他那里知道黄蓉全是信口胡说,卷起舌头,将一些全无意义的声音乱搬乱说,只是她说话之中语气却各各不同,有时似在叫骂,有时似是劝诫,有时却又是欢呼。突然之间,她用追问的语气连叫数声,显是极迫切的质问。欧阳锋虽欲不理,却不由自主的道:「你问什么?」

黄蓉又用假梵语答了几句,欧阳锋茫然不解,竭力在郭靖所写的「假经」中去追寻,一时之间,脑海中各种混乱不堪的声音、形貌、武功、祕诀,纷至沓来,但觉天旋地转,竟不知身子到了何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