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一百零九回  以一敌四

金庸2018-12-21 13:17:24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周、裘、欧阳三人武功卓绝,而郭靖与欧阳锋斗了这数十日后,刻苦磨练,骎骎然已可与三人并驾齐驱。这四大高手密闭在这两丈见方的斗室之中,目不见物,耳不闻声,言语不通,四人都似突然变成又聋又哑又瞎,一味闷斗。

郭靖心想:“我挡住欧阳锋,让周大哥先了结裘千仞。那时咱们两人合力,杀欧阳锋不难。”心中算计已定,双掌虚劈出去,右掌打空,左掌却与一个人的手掌一碰。郭靖在桃花岛的洞中与周伯通拆解有素,双手一交,已知是他,当即纵上前去,待要拉拉他的手臂示意,那知周伯通童心忽起,右手斗然出拳,砰的一下,击在郭靖肩头。

这一下并未使劲,但在郭靖绝不提防之下,倒教他击得隐隐作痛。周伯通道:“好兄弟,你要试试大哥的功夫来著?小心了!”左手跟著一掌。郭靖虽未听到他的话声,却已有了防备,当下运功卸开。

这时欧阳锋与裘千仞已拆了十余招,均已了然对方是谁。他两人倒无仇怨,但想到日后华山论剑,势须拼个你死我活,此时相逢,若能伤了对手,自是大妙,是以手上竟然是毫不放松。斗了片刻,只觉面上背后疾风掠来掠去,一愕之下,立时悟到周伯通在与郭靖相过招。两人心中奇怪,但想周伯通行事颠三倒四,人所难测,有此良机,如何不喜?当下不约而同一齐放攻了上去。

周伯通与郭靖拆了十余招,觉得他武功已大非昔比,心下又惊又喜,连问:“兄弟,你从那里学来的功夫?”但门外厮杀正酣,郭靖那里听见?周伯通怒道:“你卖什么关子?”只觉劲风扑面,欧、裘两人攻了上来,足下一点跃到梁上,叫道:“让你一人斗斗他们两个。”

欧阳锋与裘千仞从他袍袖拂风之势,察觉周伯通上梁暂息,心想正好合力毙了这傻小子,当下一左一右,分进合击。郭靖先被周伯通缠住了,连变七八种拳法始终无法抽身,待他退开,两个强敌却又攻上,不禁暗暗叫苦,只得打起精神,以左右互搏之术分挡二人。又斗得片刻,欧阳锋与裘千仞都不禁暗暗称奇,以郭靖功力,单是欧裘任何一人,都能胜他,那知两人联手,他竟左掌挡欧、右拳击裘,两人一时之间居然奈何他不得。

周伯通在梁上坐了一阵,心想再不下去,只怕郭靖受伤,当下悄悄从墙壁溜下,闭著眼双手乱抓。这一抓恰好抓到欧阳锋后心。他蹲在地下,正以蛤蟆功向郭靖猛攻,突觉背后有人,急忙回掌抵挡。郭靖乘机向裘千仞踢出一腿,跃在屋角,不住喘气,若是周伯通来迟了一步,欧阳锋适才这一推他定是挡架不住了。

四人在黑暗中倏分倏合,一时周伯通与裘千仞斗,一时郭靖与裘千仞斗,一时欧阳锋与裘千仞斗,一时周伯通与欧阳锋斗,一时郭靖又和周伯通交手数招。四人这一场混战,其中周伯通最是兴高采烈,觉得生平大小各场战斗,好玩莫逾于此。斗到分际,他忽然缠住郭靖不放,说道:“我两只手算是两个敌人,欧裘两个臭贼自然也是两个敌人,你以一敌四,试试成不成?”

郭靖听不见他说话,但觉三人同时向自己猛攻,只得拼命闪躲。周伯通不住鼓励:“别怕,别怕。危险时我会帮你。”但在这漆黑一团之中,只要著了任谁的一拳一足,都有性命之忧,周伯通纵然事后相救,那里还来得及?

再拆数十招,郭靖累得筋疲力尽,但觉欧裘两人的拳招越来越沉,只得边架边退,要待跃到梁上暂避,却始终被周伯通的掌力笼罩著无法脱身。不禁又惊又怒,再也忍耐不住,破口骂道:“周大哥你这傻老头,尽缠住我干什么?”

但苦于屋外杀声震天,说出来的话别人一句也听不见。郭靖又退几步,忽被地下的大石上一绊,险险跌倒。他弯著腰尚未挺直,裘千仞的铁掌已拍了过来。郭靖百忙之中不及变招,顺手抱起大石挡在胸前。裘千仞一掌击在石上,郭靖双臂运劲,往外一推,接了他这一掌。只觉左侧风响,欧阳锋掌力又到,郭靖力透双臂,大喝一声,将大石往头顶掷了上去,身子一侧,已避过敌掌。

那大石被他用力一抛,穿破屋顶飞出,砖石泥沙如雨而下,天空星星微光登时从屋顶射了进来。周伯通怒道:“瞧得见了,那有什么好玩?”

郭靖疲累已极,双足一登,已从屋顶破洞中穿了出去。欧阳锋飞身而起,急忙追出。周伯通大叫:“别走,别走,陪我玩玩。”长臂抓他左足。欧阳锋一惊,急忙右足回踢,破解了他这一抓,但身子不能在空中停留,又复落下,裘千仞不待他著地,飞足往他胸口踢去。欧阳锋胸口微缩,伸指点他足踝。三人连环邀击,又恶斗起来。只是此时人影已隐约可辨,门外杀声也渐渐消灭,远不如适才胡斗时的惊险。周伯通大为扫兴。一口恶气都出在两人身上,拳法一变,突然连下杀手。

郭靖逃出石屋,眼里只见人马来去奔驰,耳中但听金铁铿锵撞击,不时夹著一声双方士卒中刀中箭时的惨呼号叫。他冲过人丛,飞奔出村,在一个小树林里躺下休息。恶斗了这半夜,这一躺下来,只觉全身筋骨酸痛欲裂,此时回想石屋中的情景更是栗栗自危,躺了一阵,竟然沉沉睡去。

睡到第二日清晨,忽觉脸上冰凉,有物蠕蠕而动。郭靖不及睁开眼睛,已一跃而起,只听一声欢嘶,原来适才是小红马舐他的脸。郭靖大喜,抱住红马,一人一马,亲热了一阵。他被欧阳锋囚在石屋之时,这马自行在草地觅食,昨晚大军激战,它仗著捷足机敏,居然逃过了祸殃,又把主人找到,可算是极通灵性了。

郭靖牵了红马慢慢走回村子,只见遍地折弓断箭,人马尸骸枕籍重叠,偶而有几个受伤未死的士兵发出几声惨呼。郭靖久经战阵,见惯死伤,但这时想起自己身世,不禁感慨良多。他悄悄回到石屋,侧耳一听,寂无人声,再从门缝向内张望,屋中早已无人。他推开大门,前后察看了一遍,未见任何痕迹,周伯通欧阳锋、裘千仞三人,不知是死是活,亦不知到了何处。

郭靖呆立半晌,上马东行。小红马奔跑迅速,不久就追上了成吉斯汗的大军。

原来此时花剌子模各城或降或破,数十万雄师一败涂地,傲慢暴虐的花剌子模王摩诃末逃得不知去向。成吉斯汗令大将速不台与哲别统带两个万人队向西穷追,自己率领大军班帅凯旋。速不台与哲别一直追到今日莫斯科以西、第聂伯河畔基辅城附近,大破俄罗斯和钦察联军数十万人,将投降的基辅王公及十一个俄罗斯王公尽数用车轮压死。这一战史称:“迦勒迦河之役”,俄罗斯大片草原自此长期呻吟于蒙古军铁蹄之下。当时战况,今日苏俄史家有详细研究记述,此是余话,暂且不表。

成吉斯汗那曰在撤麻尔罕城忽然不见了郭靖,甚是忧虑,此时见他归来,不禁大喜过望。华筝公主自是更加欢喜。

丘处机随大军东归,一路上力劝大汗爱民少杀。成吉斯汗虽然和他话不投机,但知他是有道之士,也不便过拂其意,因是战乱之中,百姓凭丘处机一言而全活者不计其数。

元史“丘处机传”云:“太祖(即成吉斯汗)时方西征,曰事攻战。丘处机每言:欲一天下者,必在乎不嗜杀人。及问为治之方,则对以敬天爱民为本,问长生久视之道,则告以清心寡欲为要。太祖深契其言,曰:天赐仙翁,以悟朕志。命左右书之,且以训诸子焉。于是锡之虎符,副以玺书,不斥其名,惟曰仙翁。”后来蒙古军攻金,丘处机全力救民,“元史”中云:“由是为人奴,得复为良,与滨死而复得更生者,母虑二三万人。中州人至今称道之。”

花剌子模与蒙古本土相距数万里,成吉斯汗大军东还,路上历时甚久,回国后庆祝大捷,休养士卒。又过数月,眼见金风肃杀,士饱马腾,成吉斯汗又兴南征之念,这一日大集诸将,计议伐金。

郭靖自黄蓉死后,忽忽神伤,常自一个儿骑著小红马,携了双雕,在蒙古草原上漫游竟日,痴痴呆呆,每常接连数日竟不说一句言语,华筝公主温言劝慰,就似没有听见。众人知他心中难过,也就无人敢提婚姻之事。这日在大汗金帐之中,诸将各献策略,他始终不发一言。

成吉斯汗遣退诸将,独自在山冈上沉思了半天,次日传下将令,遣兵三路伐金。其时长子术赤、次子察合台都在西方统辖新征服的各国,是以伐金的第一军由三子窝阔台统率,第二军由四子拖雷统率,第三军则由郭靖统率。

成吉斯汗宣召三军统帅进帐,命亲卫暂避,对窝阔台、拖雷、郭靖三人道:“金国精兵都在潼关,南据连山、北限大河,难以遽破。诸将所献各策虽各有见地,但正面硬攻,不免旷曰持久。现下我蒙古与大宋联盟,最妙之策,莫如借道宋境,自唐州、邓州进兵,直捣金国都城大梁(按:即今河南开封)。”

窝阔台、拖雷、郭靖三人听到此处,一齐跳了起来,互相拥抱,大叫:“妙计!”成吉斯汗向郭靖微笑道:“你善能用兵,深得我心。我问你,攻下大梁之后怎样?”郭靖沉思良久,摇头道:“不攻大梁。”

窝阔台与拖雷明明听父王说直捣大梁,怎么郭靖却又说不攻大梁,心中疑惑,一齐怔怔的望著他。成吉斯汗仍是脸露微笑,问道:“不攻大梁便怎样?”郭靖道:“既不是攻,也不是不攻;是攻而不攻,不攻而攻。”这几句话把窝阔台与拖雷听得更加糊涂了。成吉斯汗笑道:“‘攻而不攻,不攻而攻。’这八个字说得很好,你跟两位兄长说说明白。”

郭靖道:“我猜测大汗用兵之策,是佯攻金都,歼敌城下。大梁乃金国皇帝所居之地,可是驻兵不多,一见我师迫近,金国自当从潼关急调精兵回师相救。中华的兵法说:‘卷甲而趋,日夜不处,倍道兼行,百里而争利,则擒三将军。劲者先,疲者后,其法十一而至。’百里疾趋,士卒尚且只能赶到十分之一。从潼关到大梁,千里赴援,精兵锐卒,十停中到不了一停,加之兵马疲敝,虽至而弗能战。我军以逸待劳,破之必矣。金国精锐尽此一役而溃,大梁不攻自破。若是强攻大梁,反易腹背受敌。”

成吉斯汗拊掌大笑,叫道:“说得好,说得好!”取出一幅图来,摊在案上,三人一看,不禁大为惊异。

原来那是一幅大梁附近的地图,图上画著敌我两军的行军路线,如何拊敌之背,攻敌腹心,如何诱敌自潼关劳师远来,如何乘敌之疲,聚歼城下,竟与郭靖所说的全无二致,窝阔台与拖雷望望父王,又望望郭靖,心中又惊又佩。

成吉斯汗道:“这番南征,破金可必,这里有三个锦囊,各人收执一个,待攻破大梁之后,你们三人在大金皇帝的金銮殿上聚会,共同开拆,依计行事。”说著从怀里取出锦囊,每人交付一个。郭靖接过一看,见囊口用火漆密封,漆上盖了大汗的金印。成吉斯汗又道:“未入大梁,不得擅自拆开。启囊之前,三人相互检验囊口有无破损。”三人一齐拜道:“大汗之命,岂敢有违?”

成吉斯汗问郭靖道:“你平日行事极为迟钝,何以用兵却又如此机敏?”郭靖当下将熟读武穆遗书之事说了。成吉斯汗问起岳飞的故事,郭靖将岳飞如何在朱仙镇大破金兵,金兵如何称他为“岳爷爷”、如何说“撼山易,撼岳家军难”等语一一述说。成吉斯汗不语,背著手在帐中走来走去,叹道:“恨不早生百年,与这位英雄交一交手。今日世间,能有谁是我敌手?”言下竟是大有寂寞之感。

郭靖从金帐辞出,想起连日军务悾惚,未与母亲相见,明日誓师南征,以报大宋历朝世仇,今日这一日该当陪伴母亲了,当下走向母亲营帐。却见帐中衣物俱已搬走,只剩下一名老军看守,一问之下,原来他母亲李氏奉了大汗之命,已迁往另一座营帐。

郭靖问明所在,走向彼处,见那座营帐比平时所居的大了数倍。他揭帐进内,不由得微微一惊,只见帐内陈设得金碧辉煌,华丽异常,到处是蒙古军从各处名城掠夺来的珍贵宝物。华筝公主陪著李萍,正在闲谈郭靖幼年的趣事。她一见郭靖进来,微笑著站起迎接。

郭靖道:“妈!这许多东西那里来的?”李萍道:“大汗说你西征立了大功,特地赏你的。其实咱们清寒惯了,那用得著这许多物事?”郭靖点点头,见帐内又多了八名服侍母亲的婢女,都是大军掳来的女奴,这些人当经家国沦亡之先,本来都是王孙贵裔。

三个人说了一会闲话,华筝告辞出去。她想郭靖明日又有远行,今日必会有许多话说,那知她在帐外候了半曰,郭靖竟不出来。

李萍道:“靖儿,公主定是在外边等你,你也出去和她说一会话儿。”郭靖答应了一声,却坐著不动。李萍叹道:“咱们在北国一住二十年,虽然多承大汗眷顾,我却是想家得紧。但愿你此去灭了金国,母子俩早日回归故乡。咱俩就在牛家村你爹爹的故居住下,你也不是贪图荣华富贵之人,这北边再也休来了。只是公主之事,却不知该当如何,这中间实有许多难处。”

郭靖道:“孩儿当早日跟公主明言,蓉儿既死,孩儿是终身不娶的了。”李萍叹道:“公主或能见谅,但我推念大汗之意,却是甚为耽心。”郭靖道:“大汗怎样?”李萍道:“这几日大汗忽对我优遇无比,金银珠宝,赏赐无数。虽说是酬你西征之功,但我在漠北二十年,大汗性情,颇有所知,看来此中另有别情。”郭靖道:“妈,你瞧是什么事?”李萍道:“我是女流之辈,有甚高见?只是细细想来,大汗必是要逼咱们做什么事。”郭靖道:“嗯,他定是要我和公主成亲。”李萍道:“成亲是件美事,大汗多半不知你心中不愿,也不须相逼。我看啊!你统率大军南征,大汗是怕你忽起异心叛他。”郭靖摇头道:“我无意富贵,大汗深知。我叛他作甚?”

李萍道:“我想到一法,或可探知大汗之意。你说我怀念故乡,欲与你一同南归,你去禀告大汗,瞧他有何话说。”郭靖喜道:“妈,你怎么不早说?咱们共归故乡,那是何等美事,大汗定然允准。”他掀帐出来,不见华筝,想是她等得不耐烦,已怏怏离去。

郭靖去了半晌,垂头丧气的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