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英雄传

第一百零二回

金庸2018-12-21 11:59:41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成吉斯汗进入金帐,召来书记,命他修写战书。那书记在一大张羊皮纸上写了长长一大篇,跪在地下朗诵给大汗听:“上天立朕为各族大汗,七年来朕已建非常功绩,自古德业之隆,未有如朕者。朕雷霆一击,汝能当乎?汝国祚存亡,决于今日,务须三思,若不轮诚纳款……”

成吉斯汗越听越怒,飞起一脚,将那白胡子书记踢了个筋斗,骂道:“你跟谁写信?成吉斯汗跟这狗王用得著这么啰唆?”提起马鞭,夹头夹脑打了他一顿,叫道:“你听著,我怎么念,你便怎么写。”那书记战战兢兢的爬起来,换了一张羊皮纸,跪在地下,望著大汗的口唇。

成吉斯汗从金帐揭开著的帐幕里望出去,向著帐外三万精骑出了一会神,低沉著声音道:“这么写,只要六个字。”他顿了一顿,大声道:“你要战,便作战!”

那书记吃了一惊,依言在牒文上大大的写了这六个字。成吉斯汗道:“盖上金印,即速送去。”木华黎上来盖了印,派一名千夫长领兵送去。

诸将听信使的蹄声在草原上逐渐远去,突然不约而同的叫道:“你要战,便作战!”帐外三万兵士跟著高声呼叫:“荷呼,荷呼,荷呼!”这是蒙古骑兵冲锋接战时惯常的呐喊,战马一听到主人的呼喊,跟著嘶鸣起来。刹时之间草原上声震天地,似乎正经历著一场大战。

成吉斯汗随即遣退诸将士兵,独自坐在黄金椅上沉思。这张椅子是攻破金国中都时抢来的,椅背上铸著盘龙抢珠,两只把手各有一只猛虎,原是金国皇帝的宝座。成吉斯汗支颐沉思,想到自己多苦多难的年轻日子,想到母亲、妻子、四个儿子和独生的爱女,想到百战百胜的军队,无边无际的帝国,以及即将面临的强敌。

他年纪虽老,耳朵却仍是极为灵敏,只听得远处一匹战马悲鸣了几声,突无声息。成吉斯汗知道这是一匹老马患了不治之症,它主人不忍它缠绵受苦,一刀送了它的性命。成吉斯汗突然想起:“我年纪也老了,这次出征,能活著回来吗?要是我突然在战场上送命,四个儿子争做大汗,岂不吵得天翻地覆?唉,难道我就不能始终不死么?”

任你是战无不胜的大英雄,待得精力渐衰,想到一个“死”字,心中也不禁有栗栗之感。他想:“听说南边有一种人叫做‘道士’,能教人成仙,长生不老,这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他手掌一拍,召来一名箭筒卫士,命他急速传郭靖入帐。

须臾郭靖到来,成吉斯汗问起此事。郭靖道:“长生成仙,孩儿不知真假,若说练气吐纳,延年益寿,那确是有的。”成吉斯汗大喜道:“你识得这等人么?快去找一个来见我。”郭靖道:“这等有道之士,随便征召,他是决计不来的。”成吉斯汗道:“不错,我派一位大官,礼聘他北来。你说该去请谁?”郭靖心想:“天下玄门内功正宗,自是全真派。全真六子中丘道长武功最高,又最喜事,或许请得他动。”当下说了长春子丘处机的名字。

成吉斯汗大喜,当即召集书记进来,将情由说了,命他草诏。那书记适才吃他的一打,想了良久,写诏道:“朕有事,即速来。”学著大汗的体裁,诏书上也只有六字,自以为这一次定然称旨。那知成吉斯汗一听大怒,骂道:“我跟狗王这生说,对有道之士也是这生说么?要写长的,写得谦恭有礼。”

那书记伏在地下,草诏道:“天厌中原骄华大极之性,朕居北野嗜欲莫生之情,反朴还淳,去奢从俭。每一衣一食,与牛竖马圉共弊同飨。视民如赤子,养士如兄弟,谋素和,恩素畜。练万众以身人之先,临百阵无念我之后,七载之中成大业,六合之内为一统。非朕之行有德,盖金之政无恒,是以受天之佑,获承至尊。南连赵宋,北接回纥,东夏西夷,悉称臣佐。念我单于国千载百世以来,未之有也。然而任大守重,治平犹惧有缺。且夫刳舟剡楫,将欲济江河也。聘贤选佐,将以安天下也。朕践祚已来,勤心庶政,而三九之位,未见其人。访闻丘师先生,体真履规,博物洽闻,探头穷理,道冲德著,怀古君子之肃风,抱真上人之雅操,久栖岩谷,藏身隐形。阐祖宗之遗化,坐致有道之士,云集仙迳,莫可称数。自干戈而后,伏知先生犹隐山东旧境,朕心仰怀无已。”

那书记写到这里,抬头道:“够长了么?”成吉斯汗笑道:“这么一大橛,够啦。你再写我派汉人大官刘仲禄去迎接他,请他一定要来。”

那书记又写道:“岂不闻渭水同车,茅庐三顾之事?奈何山川悬阔,有失躬迎之礼。朕但避位侧身,斋戒沐浴,选差近侍官刘仲禄,备轻骑素车,不远千里,谨邀先生暂屈仙步,不以沙漠悠远为念,或以忧民当世之务,或以恤朕保身之术。朕亲侍仙座,钦惟先生将咳唾之余,但授一言,斯可矣。今者,聊发朕之微意万一,明于诏章,诚望先生既著大道之端,要善无不应,亦岂违众生之愿哉?故兹诏示,惟宜知悉。”

成吉斯汗道:“好,就是这样。”又命郭靖亲笔写了一信,务恳丘处机就道,即日派刘仲禄奉诏南行。

次日,成吉斯汗大会诸将,计议西征。会中封郭靖为“那颜”,命他统率万人。那颜是蒙古最高的官衔,非亲贵大将,不能当此称号。

此时郭靖武功大进,但说到行军打仗,却是毫不通晓,只得连夜向哲别、速不台等大将请教,但他资质本就鲁钝,战阵之事,又是变化万端,一时三刻之间那能学会?他烦恼了数日,心想出征时,只要一个号令不善,立时败军覆师,不但损折成吉斯汗威名,而且枉自送了这一万人的性命。这一日正要去向大汗辞官,甘愿做个小兵,临敌之际只单骑陷阵杀将,忽然亲兵报道,帐外有一千多名汉人求见。

郭靖大喜,心道:“丘道长来得好快。”急忙迎出帐去,只见草原上站著一群人,都是化子装束,心中一怔。三个人抢上来躬身行礼,原来是丐帮的鲁有脚与简梁两位长老。郭靖急问:“你们得知了黄蓉姑娘的讯息么?”鲁有脚道:“小人等到处访寻,未得帮主音讯,听说官人领军西征,特来相投。”郭靖大为奇怪,问道:“你们怎样得知?”鲁有脚道:“大汗派人去征召丘处机丘道长,我帮自全真教处得获官人消息。”

郭靖呆了半晌,望著南边天上悠悠白云,心想:“丐帮帮众遍于天下,连他们也不知蓉儿下落,只怕是凶多吉少。”言念及此,眼圈儿不禁红了。当下命亲兵安顿了帮众,自去禀报大汗。

成吉斯汗道:“好,都编在你麾下就是。”郭靖说起辞官之事,成吉斯汗怒道:“谁是生下来会打仗的,不会嘛,打几仗就会了。”

郭靖不敢再说,回到帐中,只是烦恼。鲁有脚问知此事,随意勤勉了几句。到得傍晚,鲁有脚进帐道:“早知如此,小人从南边带部孙子兵法,或是太公韬略来,那就好了。”一言提醒了郭靖,猛然想起自己身边有一部武穆遗书,此是军阵要诀,怎地忘了?当即从衣囊中取将出来,挑灯夜读。这一读真是读得废寝忘食,到次日午间,方始微有倦意。

这部书中诸凡定谋、审事、攻伐、守御、练卒、使将、以及动静安危之势,用正出奇之道,无不详加阐述。当曰郭靖在沅江舟中翻阅过,并未留心,此刻当用之际,只觉无一非至理名言。

书中有些处所看不明白,他将鲁有脚请来,向他请教。鲁有脚道:“小人一时不明,待下去想想。”他只出帐片刻,立时回来解释得清清楚楚。郭靖大喜,继续向他领教。但说也奇怪,鲁有脚当面总是回答不出,只要出去思索一会,立即心思机敏,疑难立解。郭靖初时也不在意,但一连数日,每项均是如此,不禁奇怪起来。

这日晚间,郭靖拿书上一字问他。鲁有脚又说记不起了,须得出去想想。郭靖心想:“书上疑难,你慢慢想想也就罢了。一个字若是不识,岂难道想想就会识得的?”他虽身为大将,究属年轻,童心犹盛。等鲁有脚一出帐,立即从帐后钻了出去,伏在长草之中,要瞧瞧他到底闹的是甚玄虚。

只见他匆匆走进一个小小营帐,立即回来。郭靖急忙回帐,鲁有脚跟著进来,道:“小人想著了。”接著说了那字的音义。郭靖笑道:“鲁长老,你既另有师父,何不请他来见我?”鲁有脚一怔道:“没有啊。”郭靖握了他的手掌,笑道:“咱们去瞧瞧。”说著出帐向那小帐走去。

小帐前有两名丐帮的帮众守著,见郭靖走来,同时咳嗽了一声。郭靖听到后,撇下鲁有脚,急步往那小帐奔去。一掀开帐幕,只见后帐来回抖动,显是刚才有人出去。郭靖抢步上前,掀开后帐,但见一片长草,却无人影,不禁呆在当地,做声不得。

郭靖心知这帐中人对已并无恶意,只是不愿见,也就不便强人所难,当下将这事搁在一边。

他晚上研读兵书,日间就依书上之法,操练士卒。蒙古骑兵素习野战,对这列阵为战极感不惯,但主师有令,不敢违背,只得依法操练。过了月余,成吉斯汗兵粮俱备,而郭靖所属的万人队,也已将天覆、地载、风扬、云垂、龙飞、虎翼、鸟翔、蛇蟠八个阵势演习纯熟。这八阵原为诸葛亮所创,传到岳飞手里,又加多了若干变化。

这曰天高气爽,长空万里,一碧如洗。蒙古十五个万人队,一列列的排在大草原之上。成吉斯汗祭过天地,誓师出征。他大集诸将,说道:“石头无皮,人命有尽。我头发胡子都白了,这次出征,未必能活著回来。今日我要立一个儿子,在我死后举我的大纛。”

开国诸将随著成吉斯汗东征西讨,到这时身经百战,尽已白发苍苍,听到大汗忽要立后,都不禁又惊又喜,一齐望著他的脸,静候他说出继承者的名字。

成吉斯汗道:“术赤,你是我的长子,你说我该当立谁?”术赤心里一跳,他精明干练,立功最多,又是长子,自以为父王死后,自然由他继承,这时大汗忽然相问,却不知如何回答是好。成吉斯汗的次子察合台性如烈火,与大哥向来不睦,听父王问他,叫了起来:“要术赤说话,要派他作甚?我们能让这蔑儿乞惕的杂种管辖吗?”原来成吉斯汗初起时兵力微弱,他妻子曾被蔑儿乞惕部掳去,有孕归来生了术赤,只是成吉斯汗并不以此为嫌,对术赤自小视作亲子。

术赤听兄弟如此辱骂,那里忍耐得住,一跃而前,抓住察合台胸口衣襟,叫道:“父王并不将我当作外人,你却如此辱我!你有什么本事强过我?你只是暴躁傲慢而已。咱俩马上出去比划比划。要是我射箭输给你,我将大拇指割掉。要是我比武输给你,我就倒在地上永远不起来!”他转头向成吉斯汗道:“请父王降旨!”两兄弟互扭衣襟,当场就要拚斗。

众将纷纷上前劝解,博尔术拉住术赤的手,木华黎拉著察合台的手。成吉斯汗想起少年之事,自己连妻子也不能保,以致引起今日纷争,不禁默然。众将都数说察合台不该提起往事,伤了父母之心。成吉斯汗道:“两人都放手。术赤是我长子爱儿,以后谁也不许再说。”

察合台笑著放开术赤,说道:“术赤的本事高强,谁都知道。但他不及三弟窝阔台仁慈,我推举窝阔台。”成吉斯汗道:“术赤,你怎么说?”术赤见此情势,心知汗位无望,他与三弟向来和好,又知他为人仁爱,将来不会相害,于是道:“很好,我也推举窝阔台。”四王子拖雷更无异言。当日成吉斯汗大宴诸将,庆祝新立太子。

将士们一直饮至深夜方散。郭靖回营时已微有酒意,正要解衣安寝,一名亲兵突然匆匆进帐,报道:“驸马爷,不好了,大王子、二王子喝醉了酒,各自带了兵厮杀去啦。”郭靖吃了一惊,道:“快报大汗。”那亲兵道:“大汗醉了,叫不醒他。”

郭靖知道术赤和察合台各有亲信,麾下都是精兵猛将,若是相互厮杀起来,蒙古军力非大伤元气不可,但日间两人在大汗之前尚且殴斗,此时又各醉了,自己去劝,如何拆解得开。一时彷徨无计,在帐中走来走去,自言自语的道:“若是蓉儿在此,必能教我一个计策。”只听得远处呐喊声起,两军就要对杀,郭靖更是焦急,忽见鲁有脚奔进帐来,递上一张纸条,上写道:“以蛇蟠阵阻隔两军,用虎翼阵围擒不服者。”

这些日子来,郭靖已将武穆遗书读得滚瓜烂熟,斗然间见了这两行字,顿时醒悟,叫道:“怎地我如此愚拙,竟然计不及此,读此兵书何用?”当即命军中传令下去。蒙古军令严整,众将士虽已多半饮醉,但一闻号令,立即披甲上马,片刻之间,已整整齐齐的列成阵势。

郭靖令中军点鼓三通,号角声响,前阵发喊,向东北方冲去。驰出数里,哨探报道,大王子和二王子的亲军两阵相对,已在厮杀,只听荷荷之声,自四面八方响起。郭靖心中焦急:“只怕我来迟来了一步,这场大祸阻止不了。”忙挥手发令,万人队的右后天轴三队冲上前去,右后地轴三队列为后尾,右后天冲,右后地冲,西北风,东北风各队列于右边,左军相应各队列于左边,随著郭靖中军大纛,布成蛇蟠之阵,向前猛冲过去。

术赤与察合台属下各有二万余人,正手舞长刀接战,郭靖这蛇蟠阵突然自中间疾驰而至,军容严整,声威赫赫。两军一怔之下,微见散乱。只听察合台扬声大呼:“是谁?是谁?是助我呢,还是来助术赤那杂种?”郭靖不理,令旗一挥,各队旋转,蛇蟠阵登时化为虎翼阵,阵面向左,右前天冲四队居为前首,其余各队从察合台军两侧包抄了上来,只左天前冲二队向著术赤军,守住阵脚。

察合台这时已看清是郭靖旗号,高声怒骂:“我早知南蛮不是好人。”下令向郭靖军冲杀。但那虎翼阵变化精微,两翼威力极盛,当年韩信在垓下大破项羽,用的就是这个阵法。兵法云:“十则围之。”本来是十倍兵力,方能包围敌军,但若是阵势变幻,却能以少围多。

察合台的部下见郭靖一小队一小队的纵横来去,不知有多少人马,心中各存疑惧。片刻之间,察合台的二万余人已被割裂阻隔,左右不能相救。他们与术赤军相战之时,斗志原本极弱,一来对手都是族人,二来又怕大汗责罚,这时被郭靖军冲得溃不成军,变了各自为战之势,更是无心拚斗,只听得郭靖中军大声叫道:“咱们都是蒙古兄弟,不许自相残杀。快抛下刀箭,免得大汗责打斩首。”众将士正合心意,纷纷下马,投弃武器。

察合台领著千余亲信,向郭靖中军猛冲,只听三声锣响,八队兵马从八方围到,霎时地下尽都布了绊马索,千余人一一都跌下马来。那八队人四五人服侍一个,掀在地下都用绳索反手缚了。

术赤见郭靖挥军击溃察合台,不由得又惊又喜,正要上前叙话,突听号角响,郭靖前队变后队,后队变前队,四下里如万马奔腾围了上来。术赤久经战阵,但见了这等阵仗,也是惊疑不已,急忙喝令拒战,却见郭靖的万人队分作十二小队,不向前冲,反而后却。术赤更是奇怪,那知道这十二队分为大黑子、破敌丑、左突寅、青蛇卯、摧凶辰、前冲巳、大赤午、先锋未、右击申、白云酉、决胜戍、后冲亥,按著十二时辰,奇正变幻,人所莫测。十二队稍向后退,阵法倒转,或右军左冲,或左军右击,行军全然不依常规。这一番冲击,术赤军立时散乱。不到一个时辰,术赤也是军溃被擒。

他想起初遇郭靖时曾将他鞭得死去活来,察合台想起当时曾逐猛犬咬他,都怕他乘机报复,一吓之下,酒都醒了,又怕父王重责,心中均悔恨不已。

郭靖擒了两人,心想自己究是外人,做下了这件大事,也不知是福是祸,正要去和窝阔台、拖雷商议,突然号角大鸣,成吉斯汗驰马而来。

他酒醒后得报二子正拚杀,心中惊怒交迸,不及穿衣披甲,散著头发急来阻止。驰到临近,只见两军将士一排排坐在地下,郭靖的骑军监视在侧,又见二子虽然骑在马上,每人都被八名武士执刀围住,不禁大奇。

郭靖上前拜伏在地,禀明原由。成吉斯汗见一场大祸被他消弭于无形,欣喜不已。当即大集诸将,把术赤和察合台狠狠责骂了一顿,重赏郭靖和和他属下将士。

郭靖将所得的金银牲口,都分给了士卒,一军之中,欢声雷动。诸将见郭靖立了大功,都到他营中道喜。

郭靖送了客后,取出鲁有脚交来的那张字条细看,不禁又起疑心:“蛇蟠、虎翼两阵,我未和他说起过,他怎知有此两阵?难道他偷读了我的兵书?但这兵书我随身携带,坐卧不离,他又怎能偷看?”当下将鲁有脚请到帐中,说道:“鲁长老,这兵书你若爱看,我借给你就是。”鲁有脚笑道:“穷叫化这一辈子是决不会做将军的,兵书读了无用。”郭靖指著字条道:“那你怎知蛇蟠、虎翼之阵?”鲁有脚道:“官人曾与小人说过,怎地忘了?”郭靖知他所言不实,越想越是奇怪,始终不明他隐著何事。

次日成吉斯汗升帐点将。第一军先锋由察合台统领;第二军由术赤统领;第三军由郭靖统领。成吉斯汗与拖雷自将主军,随后应援。

但听号角齐鸣,十余万蒙古精兵,带大批粮草辎重,浩浩荡荡的向西进发。

大军渐行渐远,入花剌子模境后,一路势如破竹。摩诃末兵力虽众,却不是蒙古军的敌手。

这一日郭靖驻军那密河畔,晚间正在帐中研读兵书,忽听帐顶喀的一声轻响,帐门掀处,一人钻了进来。帐前卫士上前喝止,被那人手臂轻挥,一一点倒在地。郭靖急忙收书入怀,站起身来。那人抬头而笑,烛光下看得明白,正是西毒欧阳锋。郭靖离中土万里,不意在此异邦绝域之地竟与他相遇,不禁惊喜交集,叫道:“黄姑娘在那里?”

欧阳锋道:“我正要问你,那小ㄚ头在那里?快交出人来。”郭靖听了此言,心中一喜:“如此说来,蓉儿尚在人世,而且已逃脱他的魔手。”他生性质朴,心有所动,即现于色。欧阳锋厉声道:“小ㄚ头在那里?”郭靖道:“她在江南随你而去,后来怎样了?”

欧阳锋知他不会说谎,但想从种种迹象看来,黄蓉必在郭靖营中,何以他全然不知,一时思之不解,盘膝在地上铺著的毡上坐下。

郭靖解开卫兵的穴道,命人送上乳酒酪茶。欧阳锋喝了一杯马乳酒,道:“傻小子,我跟你不妨明说。那ㄚ头在嘉兴府铁枪庙中确是给我拿住了,那知当晚她就逃走了。”郭靖大喜叫好,道:“她聪明伶俐,若是想逃,定然逃得了。她是怎样逃了的?”欧阳锋恨恨的道:“在太湖边归云庄上……,唉,说它作甚,总之是逃走了。”郭靖知他素来自负,这等失手受挫之事岂肯亲口说出,当下也不再追问。

欧阳锋道:“她逃走后,我紧追不舍,好几次险些抓到,总是被她狡猾兔脱。但因我追得紧急,这ㄚ头却也没机会逃赴桃花岛去。我们两人一追一逃,到了蒙古边界,忽然失了她的踪迹。我想她定会到你军中,这守株待兔之计倒是上策。”郭靖听说黄蓉到了蒙古,又惊又喜,忙问:“你见到她没有?”

欧阳锋怒道:“若是见到了,我还不抓她回去。我日夜在你军中窥伺,料定她是与你在一起,可是始终不见人影。傻小子,你到底在捣什么鬼?”郭靖呆了半晌,道:“你日夜在我军中窥伺?我怎地半点不知道?”欧阳锋笑道:“我是你天前冲队中的一名西域小卒。你是主帅,怎认得我?”原来蒙古军中本多俘获的敌军,欧阳锋是西域人,混在军中,确是不易为人察觉。

郭靖听他这么说,不禁骇然,心想:“他若是要伤我性命,这条命早就不在了。”喃喃的道:“你怎么说蓉儿在我军中?”

欧阳锋道:“你擒大汗二子,攻城破敌,若不是那小ㄚ头从中指点,凭你这傻小子就办得了?可是这ㄚ头从不现身,那也当真奇了。现下只得落在你身上交出人来。”郭靖笑道:“倘若蓉儿现身,那我真是求之不得。可是你倒想想,我能不能将她交付于你?”

欧阳锋道:“你不肯交人,我自有对付之道。你虽手绾兵符,领兵数万,可是在我欧阳锋眼中,嘿嘿,这帐外帐内,就如入无人之境。要来便来,要去便去,谁又阻得了我?”这几句话倒非大言不惭,郭靖默然不语。

欧阳锋道:“傻小子,咱俩定一个约怎样?”郭靖道:“什么约?”欧阳锋道:“你说出她的藏身之处,我担保决不伤她一毫一发。你若不说,我慢慢总能找到,那时候啊,哼哼,可就没什么美事啦。”

郭靖素知他神通广大,只要黄蓉在世,只要她不在桃花岛藏身,总有一日能给他找著,所以这番话倒也不是信口胡吹,当下沉吟片刻道:“好,我跟你订个约,但不是如你所说。”欧阳锋道:“什么约?”郭靖道:“欧阳先生,你现下远胜于我,但我年纪比你小,总有一日,你年老力衰,会打我不过。”

欧阳锋从未想到“年老力衰”四字,给他一提,心中一凛:“傻小子这几句话倒也不傻。”说道:“那便怎样?”郭靖道:“你与我有杀师深仇,此仇不可不报,你便走到天边,我也总有一日要找到你。”

欧阳锋哈哈笑道:“乘著我尚未年老力衰,今日先将你毙了!”语声甫毕,双腿一分,人已蹲起,两掌排山倒海般劈了过来。